•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

    作者:文宁

    他是高高在上的龙氏继承人,她是坠入尘埃的落魄千金。一场别有用心的车祸,把她推入了他的怀中。她拼命的想要逃,可他却大手一伸把她禁锢在怀中,“女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从此以后安洛璃过上不敢想象的生活……

  • 猎宠:天价小狂妻

    猎宠:天价小狂妻

    作者:杯具的囡

    “10万一次?”容琛说。“有升值空间吗?”顾相思问。开玩笑,股票升值是自然,存款有息是必然,赔本买卖傻子才干……为复仇她爬上烟城第一大少的床,借其手揽财造势,水到渠成溜之大吉。再见、她是燕京第一狂女,手挽美男冲他盈盈一笑:“先生咱们认识吗?”容琛说:“漫漫长夜我不介意帮你慢慢回忆!”

  • 狂爱:老公求放过

    狂爱:老公求放过

    作者:良辰美景

    结婚两月,简兮夜夜与老公承欢却从未见过她,他说:“女人,爱我与死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为了活命简兮只能选择爱上一个只会在黑夜中出现的魔鬼。 魔鬼说:“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在合适的时候。”简兮以为这只是魔鬼的一句玩笑,岂料他竟真给她了她一个盛世婚礼。 婚礼当天他一身儒雅白衣在镁光灯的照射下来到她面前说:“女人,爱上魔鬼的代价知道是什么吗?” 时至此刻,简兮才知他步步为营设计圈套,只为复仇。简兮盈盈一笑说:“我不知道爱上魔鬼的代价是什么,但在这个代价付出之前我会把自己先变成魔鬼!”

  • 萌妻羞答答

    萌妻羞答答

    作者:红粉画眉僧

    身材扁平、发育迟缓,咬一口都能酸掉牙的黄毛丫头傅小泗意外惹上了西市第一少江寰,并且签订了一份契约合同,她以为她的职责就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却不想他再三违背合同,非但亲她摸她还要跟她做造娃娃的事情……“喂!叔叔,快住手,你这样是违反合同,违约金一百万!”“诺,我全部家当。”“……”

  • 总裁,夫人造反了

    总裁,夫人造反了

    作者:空气中氧气

    刚从法国巴黎大学毕业回国的童心,一进门爷爷告诉她嫁人吧,童心问那个叫景延的男人今年多大,爷爷说三十,童心觉得老,不愿嫁。那边景延也不愿娶。 出个门丢了钱包被老男人景延捡到,景延当日行一善去送还,却听到童心和闺蜜正在抨击他,说他是个丑八怪加秃头怪,还不举,景延低头看了看自己壮硕的身材……不举?她试过?为了让她试一试,于是他转变态度,童家这小孙女,他娶了!

  • 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

    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

    作者:乱舞

    “做我的妻子,你欠我的一百万一笔勾销!”他把一张契约扔在了她的面前。 “你的……妻子?”她眼神里都是惊恐。 夏小星不仅年龄小,胸围也小,还是个半生不熟的青苹果。台北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怎么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小妻子身上? 婚后,他仍然夜夜笙歌,风流快活。而小小的她却是逐渐有了成人的忧伤……可是,无论在外面如何,能给他秦家传宗接代的却只能是他这个小得可怜的小妻子。

  • 娇妻已到货,爹地请验收

    娇妻已到货,爹地请验收

    作者:顾伊雪

    黑暗中,她为救他,成了他的女人,他却在隔天清晨匆匆离去。六年后,她进入他的公司,与他擦肩而过,互不相识,但一切已悄然发生改变。单纯的妈妈,腹黑的萌娃,当她们遇上他,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旅程就此开始。

  • 一遇帝少误终身

    一遇帝少误终身

    作者:香菱

    婚前,某总裁有三个心愿,和叶笑笑结婚,和叶笑笑结婚,和叶笑笑结婚。 婚后,某总裁依然有三个心愿,和叶笑笑生孩子,和叶笑笑生孩子,和叶笑笑生很多个孩子。 她遭人算计,错惹上堂堂帝少,帝少性情乖戾喜怒无常,“说吧,你想怎么死?” “我我……我想老死。” “准了,签下这份结婚协议,容你陪我厮守到老。” OMG,总裁大人求放过!

  •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家有悍妃:摄政王独宠

    作者:小 妮子

    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 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 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 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

  • 厉害了,总裁的妻

    厉害了,总裁的妻

    作者:乱 舞

    他说:“姿势我还有很多,今晚咱们慢慢解锁。” “席先生,我第一次……请温柔点……” 为替父翻案,乔薇不惜招惹上全市最尊贵的那位爷,本以为一场等价交易,却误入恶魔手…… 在恶魔一次次狼性迸发之下,为保命她溜之大吉,但为时已晚。 恶魔的爱是禁锢的,霸道且疯狂,她一旦招惹终生逃不出恶魔手掌心。

  • 我被喂着狗粮长大

    我被喂着狗粮长大

    作者:梧桐霏

    未婚夫结婚,新娘却是她的堂妹! 她一怒之下大闹婚礼,却不想惹上了那个矜贵霸道的男人,与之一夜缠绵…… 他说:“你不是想做我的女人么,我给你一个机会。” 但她却慌了,转身逃走。 四年后,她再度归来,身边却跟着一个软萌可爱的小女孩。 “妈咪,那个叔叔好漂亮哦,可以做我爹地了。” 从此以后,萌娃开始过上了被强行喂狗粮的日子。

  • 司少,别来无恙

    司少,别来无恙

    作者:采蘑菇的兔子

    大婚当日—— 穿着婚纱的她被压在梳妆台上,任他予取予求。 男人轻咬她的耳朵,“落落,你以为除了我,你还能嫁给谁?” 的确—— 闺蜜与未婚夫狼狈为奸,滚了床单还顺走了她的家族企业,而她,像是物品一样被送上了他的床。 她哪里还能选? 他撩,她逃,爱得有多深就伤得有多狠,于是,她带着球果断跑了。 七年后再相遇,他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顾落轻笑,“先生,现在不流行这样搭讪了。” 男人勾起她的下巴,眼底火热一片,“睡了你那么多次,顾落,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 独爱你一人

    独爱你一人

    作者:酒仙

    她原本只是希望嫁个有钱人让妈妈高兴,却没想到一嫁嫁给了跨国集团的因不近女色而闻名的季元泽,不小心被宠到了天上,从此夜夜笙歌,她决定要控告季元泽,高冷禁欲系男神什么的,完全就是伪造的好嘛。

  • 首席大人,轻点宠

    首席大人,轻点宠

    作者:冰的情人

    他是不可一世的帝国总裁,却唯独对这个小女人宠之入骨,爱之如命。“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南宫焰站到她的面前,咄咄逼人的开口。从此,爱她、护她、宠她,是他此生戒不掉的嗜好!

  • 总裁追妻:老婆你别闹

    总裁追妻:老婆你别闹

    作者:莫小莫

    齐小念明明是去捉奸的,却被丈夫给暗算到别的男人床上! 醒来发现面前一堵结实性感的胸膛,齐小念咽了咽口水,“你、你是谁?” 他是京城第一权贵,权势滔天,掌控城内数多企业的生杀大权。 他将她囚禁在房间里三天三夜,夜夜食髓知味,直到她崩溃求饶! “求你放过我,我要回去办离婚手续……” 回到家中,丈夫指控她不守妇道,婆婆骂她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可是,小三都住她家里来了! 齐小念勃然大怒,为了跟渣男离婚,她净身出户,以为自己终于解脱,却不想一个更大的陷阱等着她。 “白厉杨!你这个骗子,竟敢骗婚!信不信

  • 半世玄离不绝尘

    半世玄离不绝尘

    作者:通城小沫

    二十年前的一场宫变,血雨腥风的一场战争,红尘迷乱的乱世情仇 玄衣如墨、红衣似火、白衣胜雪 计中计,谋中谋,乱世江山谁主沉浮? 策上策,人上人,终是红尘沧海一粟。 神秘的蝶谷组织,清贵的世外高人,是老谋深算,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纵然我命由我不由天,也逃不开世俗里红尘中那一颗颗跳乱的心,乱了谁的世界?

  • 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

    情深厚爱:鲜妻很抢手

    作者:妃子笑

    一夜醒来,身旁竟躺着个令人一望室息的优等极品男人,才几天的时间他们又重演了一遍那晚疯魔的种种…… 可是她是他的大嫂,两人意外在一起到底是陷害还是…… 某日外出,言浅浅盯着身后不要脸的男人。 “你给我滚!避嫌知不知道!我是你大嫂!” “不知好歹的女人!管你是什么人!要了我的第一次就得负责!” 语毕,他霸道的抬起她的下巴,浅浅的在她樱唇上落下一吻。

  • 豪门继承者:温少宠妻无度

    豪门继承者:温少宠妻无度

    作者:宁夏静

    上床谈工作什么的,陌相思表示好激动啊!可是…… 喂喂喂!大boss,你是性无能吗?还是本美女是丑无盐? 不行!必须上手! 可是她只是想要拍几张照片而已,她后悔了还不行吗? 呜呜~性无能什么的,简直变态! 只听床头一声沙哑。 “要够了吗?我觉得我还能多拍几张。” “……”

  • 独家蜜宠名门妻

    独家蜜宠名门妻

    作者:汐汐晚晴

    她是颜家的掌上明珠,一场被精心算计的丑闻,让她嫁给了玩世不恭的秦家三少!错误婚姻的开始,让他算计她,为难她,他要让她付出一切的代价。而明明看上去柔弱的颜家小姐,却又是夜间最妖娆的玫瑰,刺了手也让人忍不住想要占有她,在商场上的她,游刃有余,独当一面,精明的不像话。他的小妻子好像并不是他所看到的那样,多重面孔下,到底什么样的她才是最真实的,秦三少的猎妻之途却是阻碍重重。远走他乡的前女友归来,心爱妻子的前未婚夫想要和她重修旧好。秦三少欺身而上,“依依,这蜚子你只能是我的妻子!我养着你!”“如果我不呢?”“那就你

  • 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

    独家专宠:青梅萌妻休想逃

    作者:小财迷

    欢迎加入交流群,(303345244)她是小他十岁的青梅未婚妻,他从小疼她入骨,宠她如命,以至于把她宠的无法无天,胆敢背着他和别的男人约会。李佳人心虚的不停往后退,“致远,我今天真的没有和学长去约会,我们就是单纯的去压马路!”宁致远嘴角勾着邪笑,“哦,是吗?就只是压马路?”她连连点头,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解开他上衣的纽扣,白皙结实的胸膛暴露在她眼前,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对对对!你别生气,不然我也陪你去压一回马路,那风景挺好的。”她话音才落,脑袋一阵眩晕,就被某人压于身下,他薄软的唇磨蹭着她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