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四章 新上班的地方原来是这样的 2013-05-29 14:23 更新 | 3,967 字

陆儿来到了站牌旁边,想起和好姐妹们一起的快乐时光却是这么段暂,心情低落极了。

当她正低着头,跨上公交车的入口阶梯时,咦,,自己斜挂在身侧的钱包怎么拽不动了,陆儿回头一看是个中年男人,他在拉着自己的挂包,陆儿本就心情不好,她大喊一声,“你拉错包了。”

正好公交车的司机也在大叫,下面的人上不上来,要关门了。陆儿一用力拉过自己的包就上了公车里面,司机很配合的立即按下开关关上了车门。车窗外看去下面的两个小偷儿没偷成后就转身离开了。

上车后的陆儿看了一下司机,微笑的表示着自己的谢意。车上的乘客都议论了起来,“这关外时常会遇见这类三只手的人,最好就是不要挂包,钱放暗袋子最保险了”。有人不同意的说:“遇到不善的小偷最好不要骂他当不看到,不然他会拿利器威胁的。”

陆儿心里想最好是公车上多安排点便衣警察才是安全呢!

陆儿来到了母亲这,在她的安排下自己在晚上见到了五舅舅,他的身家有百万吧,但这也与自己无关,如不是亲戚关联谁认识谁呀。

母亲与她在舅舅家吃过晚饭后就在他家客房过夜,五舅妈是个大学生年龄上比五舅小一轮,她一毕业就嫁给了他。这叫想当有钱人就要是各方面优良才可以。五舅妈就是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吧,她上大三时正好楼下住的是五舅舅,她人长得也是个大美女。这些都是从母亲那听来的。五舅舅的房子是关外的空中花园别墅,当时一进来时就觉得里面的装潢很古典,很有气派,庭院外还有小桥流水,小溪处还养了许多珍惜的鱼类,两旁还种上了一些菜。

坐在床上的陆儿刚从庭院回来,再次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所谓的空中花园,感叹有钱与没钱就是另一种居住环境了。

母亲也走进了五舅舅的客房中,关上了灯后就与陆儿睡同一个床,母亲给陆儿拉好薄毯子后说:“等你再大点就给你相亲,妈也托关系会给你相个有钱人,快睡吧!明天就要去你五舅舅那厂上班了。”

陆儿想,如果这城市没有外婆家的亲戚们在这里安家立业,是否母亲也就不会想着把自己嫁到陌生的城市了!

过会,母亲又说:“你五舅舅的意思是先让你进车间当工人一段时间等熟悉后,就提升你为文员。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在五舅舅那要好好干活,知道没?”

“嗯,”陆儿困了,闭上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母亲与陆儿随着五舅舅的车来到了他的工厂,注塑厂,陆儿没听说这个厂名,不尽好奇起来,上回自己进的是电子厂,现在是这个。这个一听厂名就觉得应是开机器吧!

母亲与五舅舅打过招呼后,就回深圳市中心上班了。五舅舅说:“这班公室里的人都是广西的老乡,这里面有你的远亲表哥,他是车间主管,另一个表哥阿智是人事部经理,指着一个位置上的一个男男说,现你找你的车间主管阿华表哥报个道吧,有什么不懂的就问那俩个表哥好了。“好”陆儿向他回应到。五舅舅听到答复后就进了他的董事长办公室。

陆儿很怕五舅舅,因为他总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一脸冷漠的样子,她从不敢正眼看他。是不是财富上去后的老板都是爱这样冷脸的?

等五舅舅走后,陆儿就走向了华表哥那里,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才知自己还有这么个表哥,就连智表哥也是一样的。

“华表哥,好,五舅舅叫我来向你报道一下,”陆儿边说边打量了一下他和前面坐着的智表哥来,华表哥黑瘦,个子不高,看他的短腿就知了,他长得一副机灵样,一看就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不出28岁的他一笑时额头上显出了三条鱼尾纹,应是脑力劳动过度的下场了。

前面的智表哥,和他就是另一类型的,细腻的白皮肤,可能太过白了一点也没男人风度,倒像个白面书生。他这会站了起来,哇,差不多有1.8吧。

陆儿收回了打量的目光,听着一脸笑意的华表哥说着这里的工作流程,陆儿就跟着他进了车间,临走时也对智表哥打了招呼。

走进车间后,就看到了,一个胖得像佛一样的中年男人,他很白,脸上红光满面,应也是班公室的人了。华表哥介绍了他,原来是副主管呀!也是她的老乡了。

华表哥带陆儿进了车间后就把她交由班长来管了,他就又进了办公室忙别的去了。

班长大概讲了一下这行业是做什么的,接下来又带着她交由组长管了。

陆儿看了一下组长个子比自己还矮呢,脸好小,巴掌那么大,眼睛也是一副机灵的神情。女组长叫做张小铃,和表哥同姓呢。

在组长的教道下,慢慢的也开始学着做起来,她右手拿着一把薄薄的刀片,左手拿着一个塑料产品,一点一事业的削起边锋来。

在女组长的刻意熏陶下,心中升起了以后要当计件高手,这里的高手也可称为“劈锋高手”,就是一个小时内把刚从机器中拿出的塑料产品的边上冒出的边锋削去就可以了。削得越好越快数量多时,工资就会很高,最高的也有4000以上的。

陆儿听到这,两眼闪出亮光,哇,这样就可以发财了,打工不是为财还能为啥,不能复读后自己也无心了,还不如多存钱过好日子呢。

女组长走后,旁边的老员工怪笑起来,你听组长吹的,4000很少有人赚到的,是有一个不过去年回老家结婚去了。

汗,这财梦也碎了,陆儿沉默了,那老员工又说:“3000以上倒是有些人,不过全是工作几年的小年青与小女孩。

这老阿姨应也是老员工吧,看她边说话着可手上的动作也没慢多少,手工活自己能做到像她那样也就很了不起了,加油陆儿!

陆儿在这个五舅舅的厂呆了一个月后,也稍稍适应了一些,只是她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从不主动找人聊天,所以一个朋友也没交到。

过年了,明天就可以回家了,陆儿高兴极了,与母亲在五舅舅带领下在大酒楼中吃起了大餐。

不久她们回到了深圳福田区,赶着回家过年,在这睡一晚后就与母亲坐上了回家乡的长途车,这年一过自己就19岁了,悲剧的是,,就要成为母亲的眼中相亲物了。唔,不敢往下想了。

终于回到了家乡,还是这里的空气好呀!深呼一下,与母亲坐上了三轮车,向县中心的自家的商品房而去。

打开了家门后,父亲与弟弟蛮带笑意的迎了出来,哇,弟个子都1.7多了,上了高中的他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一股气的书生味更浓了。

陆儿好钦慕自己的弟可以上高中,她和家人互问候了一下下后,因坐车时间太长困得不行,找了床就睡去了。

在陆儿与家人团圆过着年时,她的心里的结更深了,每当睡觉前,她总会后悔自己如果再向父母坚持久些是不是现在的人生路会不一样呢,而是上高中,上大学,然后找个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她有恨过父母的偏心,可是那又能改变什么。

年就在陆儿矛盾不愉快的心情中静静的过去了。

回到五舅舅厂上班的陆儿,性格大变,每天都会找人聊天开玩笑,这厂的人都说自己是不是长一岁就成开心果了。“呵呵,,”陆儿脸笑心不笑的说:那肯定了,女女们,不也一个个的越大越漂亮了嘛?”

由于陆儿的个性太过活泼,现这厂里的男同事与女同事都喜欢与她打闹嬉戏。有些眼红的新人她的个性新工人都说她太爱疯了。陆儿也没觉得人缘比去年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呀!

这一天,厂里的旧工人宿舍楼不租了,现全部工人都要把行李搬到新的一栋楼去。陆儿这回可伤脑筋了,自己的东西最多了,怎么办?对了找厂里的班长帮我叫其他男同事来帮忙搬下好了。

也不知他们肯不,因要转地方住,今天厂里的工作都下班得早,下班后陆儿嬉皮笑脸的走到中年男的旁边说:“老班长,帮我个忙了,叫上几个男同事,帮搬下行李可以嘛?”

陆儿心里算好了,如厂里的男男们都参于就有12个人了,自己要买什么当谢意呢,那就鸡大腿外加一瓶矿泉水好了。想到这就放心了。

老班长同意了,他是个四川人,用那半调子的普通话说:“阿萍,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一会他们打扫完卫生就一个也不放过的全请你那去。呵呵!”

汗,还是老班长善解人意呀!

不一会,一群男男们,年龄都是17至20几小年轻,一个目的就是陆儿的房间,陆儿站在6楼的楼梯口处向下望去,哇,全来了呢,这下一趟就可以搬完了。

陆儿看着一个接一个的搬她的行李,心里高兴极了。偶而会听到这些人的打趣声,“这人可真多呀,一人一件,搬起来也不费事呢!”

陆儿一路飞奔到楼下的小街市上,一口气买下了,13个鸡大腿,外带13瓶矿泉水。再次飞奔上了新的住宿间6楼。

陆儿喘着气走到房间里后,对着每一个帮她搬行李的男同事递上了一个鸡腿,一瓶矿泉水。

她数了一下人数不对呀,,老班长都在了怎么少了一人呢?

她看着手里多出的一个鸡腿与一瓶矿泉水。

有些男工的名字,她记不清谁是谁了,不过厂里的女工她倒是全记住了。现好了不知哪个忙过后先离开了。

她最不喜欢欠着别人的人情呢,自认是个固执的人。陆儿听着这些人吃着她给的食物,欣慰的说:“你不用这样客气了,都是一个厂里的同事,呵呵!”。他们说完后,就边吃边回去对面的男工宿舍吹风扇了,因现是夏天,全都汗流夹背着,衣服全湿了。

陆儿眼看他们都要全下楼了,她伸出了一只手,拉住了离他最近的男同事,他脸一转过来,哇,长得好帅!翻版谢霆锋呢?但个子才1.6几。平常都是上白班的陆儿都没看到过他,原来夜班的人很帅呢!”甩了一下头的陆儿只是说:“那个,这还有一份没人吃,刚才是不是有人先下楼了,你可否送去给他呢?”

这酷帅哥,冷冷的说一句,你自己送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暂不回宿舍,那小子应是在对面二楼左侧的房里。”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原来酷帅哥就如他的薄唇一样说出的话好冰呀!

陆儿拿着食物来到了对面的男工宿舍,敲了一下二楼左侧房间门,咦,,没人在嘛?是不是今天即搬厂又夜班倒白班放假一天,这里的男工全都出去玩了。刚不是帮过自己搬东西的,现全不见了。

不对这门没锁呢,里面的香烟味传了出来,好嗅!陆儿最讨厌烟味儿了。

这里面肯定有人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