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八章 第三节 一年后 2012-12-02 21:31 更新 | 2,339 字

一年后,杨警官亲自开车将赵子墨送回了家。

在车上赵子墨一言不发,这不是什么怪事,因为自从一年前进了监狱之后,他说的话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句。以至于所有的人大部分时候是把赵子墨当成哑巴的。

一年过去了,但赵子墨还能清晰的记得他与王阿姨当时分别的场景,除了悲哀还是悲哀。两年前,他没能给赶得上给母亲送终。一年前,他也没能给死去的父亲送终。为人子,而不尽孝道,他不知自己活得还有什么意义?

摇下车窗,赵子墨接过杨警官递给他的香烟,点上,就那样静静的抽起来。他望见小城在这一年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通往自己家的这条路上。路的两边冒出了一幢幢小高楼,而且已经有不少商家在此做起了生意。这里已不像当初那么冷清荒凉,同样也没了当初的那份安静。

“快到家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吧。”杨警官轻声对赵子墨说道。

“难道一年前我没有好好过日子吗?”赵子墨没有看向身边开车的杨少军,他的声音不大,但能听得出语气中的愤怒。

是啊,曾经他赵子墨就是好好过日子的,不偷不抢,就靠着自己的辛勤付出来生活的,可是结果呢?结果他被判定为老刘的同谋,而且刑期一年。如果一年前的赵子墨是一把再次燃烧起的火焰,那么如今他算是彻底失去了点燃自己的勇气。这不能否认二进牢房所带来的阴影。

杨少军继续开着车,他没有反驳赵子墨的话。在他自己看来赵子墨的确是有些可怜,毕竟任谁在父亲去世不到一小时的情况下就被警察带走,那都是难以承受的痛苦。所以杨少军在心里是同情赵子墨的,甚至还带着微微的自责。因为他后来曾想过,当初真应该帮助赵子墨向法院申请,答应他回家给父亲送终的。然而他心里似乎又清楚的很,赵子墨是犯人,而自己是警察。直到今天,杨少军的心中依旧是这样想的,这次之所以会亲自送赵子墨出狱,那完全是仅限于一种同情罢了。

“就在前面路口停下吧。”赵子墨扔掉手中的烟头,淡淡的说道。

“好。”

当赵子墨走下车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转身对杨少军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杨少军随后一笑,便发动汽车向远处驶去。

赵子墨望着远去的汽车,眼中有些迷离。他知道在身后的不远处便是自己的家,只是此时的他并没有当初回来时那般激动,他有的只是尴尬,因为在那里已经没了真正意义上的亲人。所谓“血浓于水”亦不过如此吧。

院子的门是紧闭的,但还好没有锁,只是生了一层黄锈,看上去有些不舒服。赵子墨推开了院门,发现院中的几盆花长高了许多,这让他多少欣慰了一些,至少证明这屋子里的人还在。

小星此时正在厨房里做饭,刚满十一岁的她站在小凳子上在锅里炒着土豆丝。时不时的还会用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尝尝味道怎样。小脸因为烧柴火的原因,也被弄的灰溜溜的。若是哪家小孩突然跑来看到小星这样,估计早就耻笑起来了。可是小星自己习惯了,自从赵爸爸去世、小墨哥哥坐牢之后没多久,她便开始了这样的生活。从给母亲和自己洗衣服开始,到跟着母亲后面学做饭,这中间母亲交给自己的每一样家务活,她都认真的学着,就像在课堂上认真听讲一样。这一切不为别的,只因母亲曾在某天晚上对她说过,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一开始小星虽然认真的学着做这些家务,但是并不理解自己的母亲为何要说那样的话。直到不久后的某一天,当她起床准备上学的时候,发现母亲还没有起来。于是小星跑到母亲的房间里,可不管怎么叫,母亲都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经过法医判定,小星的母亲是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而死亡的,于是鉴定为自杀。在她选择自杀前,她写了一份遗嘱留给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小星。遗嘱上写道:小星,妈妈对不起你,在你这么小的时候就抛弃你不管了。可是妈妈也没有办法,因为妈妈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即便是活着也会拖累你的。所以你要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要学会照顾自己,衣柜里有几千块钱,你省着点用,我会让你的亲生父亲尽量照顾你的。最后,你要记得,无论如何不要离开这个家,等你哥哥赵子墨回来。听话,小星!妈妈爱你,永远!

随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小星都是跟着唐天成生活的。不过小星也只有晚上在唐天成家住,至于白天,她大部分时间是在学校上课,以及在周末的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中打扫卫生,顺便给花儿浇浇水。唐天成和女儿唐晓晓不止一次的劝说过小星,但都被小星的一句话打发走了,小星说过这样一句话:“妈妈要我等小墨哥哥回来,我怕他回来后就找不到我了。”

正在厨房做饭的小星听到了院门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晓晓姐又来给她送菜了。自从唐晓晓发现小星是铁定了心要等赵子墨回来,在周末不愿跟她回去吃饭后,她便决定每天中午给小姑娘送些菜过来,在她看来小星也算是自己的妹妹。

此时小星正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却发现站在屋门口的人是赵子墨!!!

不可否认,十一岁的小星还只是个孩子,她没有成年人太多的情感,然而在这一刻,小星所表露的却是一种最原始和单纯的欢心。因为,她等待了一年的小墨哥哥回来了!!!

••••••

一位摄影爱好者正拿着相机,背着旅行包经过小星的家门口。他站在赵子墨曾经最喜欢待的小土坡上,发现这周围除了身后这户人家,基本上都因拆迁而搬走了。这里一片荒凉,而此时正午刚过,阳光也不比夏日里温柔多少,他也口渴的要命,于是摄影爱好者走进院子里,想要向主人要些水喝。

就在他正打算敲门进屋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一幕使他条件反射性的拿起了手中的相机。

随着“咔嚓”一声,赵子墨静静跪在父亲和王阿姨的遗像前,小星站在一旁,一只手紧紧握住赵子墨,另一只手拿起手帕正给跪在地上的小墨哥哥擦拭着眼泪。一抹秋日的阳光正撒在兄妹两人的肩上,完全不像屋外那般毒辣。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