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八章 第二节 2012-11-30 00:08 更新 | 2,519 字

我不知道对于我的事情,父亲在心中憋藏了多久,以至于在我将他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狠狠的臭骂了我一顿。

“我说你们这些做子女的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父亲才做完手术不到半年,根本不能受太大刺激的。也不单单是这种病,包括任何病情,好心情才是最好的良药。”医生说的有些急切,看到那样子,似乎父亲的病情并不乐观。

“那医生,我爸他••••••”我一边紧跟着医生后面一边焦急的问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医生便摆了摆手示意我闭嘴。

“我••••••可是••••••”我还想说什么,但王阿姨在后面把我拉住说道:“小墨,你爸爸会没事的。”

我停下脚步,眼睁睁的望着几名护士将父亲推进了抢救室。当抢救室的门被随后关上,我隐隐有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里面夹杂着一丝生离死别的味道。我希望是自己想的太多了,所以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祈祷着。

抬头看向走廊外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是秋雨,便顺带着丝丝凉意掠过我的脸庞。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像被人将灵魂抽走的瞬间哆嗦了一下。

“小墨啊,你是不是冷啊?冷的话就回去加件衣服,别感冒了。”身后传来王阿姨那和蔼的话语声。

“没事的,阿姨,我出去抽根烟。”

阿姨望着我点点头,而我不由的避开了她的眼神,因为那眼神满是母亲对儿子的关爱和心疼。我想我还是没法承认这么一个现实,面前的女人不是我的母亲,她只是我的王阿姨罢了。

秋雨绵绵,叶落纷飞,脚下满是被雨水湿润过的枯叶。它们像是被老树抛弃的孩子,洒落在飘雨的秋季里,随风飘摇,无依无靠。无疑它们的生命是短暂的,可这就是它们该有的归宿。想到这里,我便觉得人也不过如此,从娘胎里掉下来的那一刻便注定着在某年某月的时候死去。

突然!!!我手中的香烟滑落在潮湿的地上,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就在我准备将其捡起丢进一旁垃圾桶里的时候,王阿姨在身后哭喊了起来。她一边哭着向我跑来,一边叫喊着我让我进去。我知道这不是喜极而泣,所以在我没有走进病房之前便猜到了王阿姨哭喊的缘由。

我站立在抢救室门口,医生和护士就立在我的面前。我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一旁的主治医生打破了死寂。

“节哀顺变吧,小伙子。”一句平静的话好似一把锋利的刀插进我的胸膛,然后狠狠的不停的绞动着我的心脏。

“节哀顺变?!!!!!!”“呵呵。”我点了点头干笑一声。

医生和几个护士从我身边走过,他们的任务结束了。也许真的是他们见的死人太多了,所以我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悲伤和难过。亦或是这死去的人不是他们的亲人,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平静。可是我呢?我不一样啊!那死去的人就是我的父亲啊!是那个给予了我生命,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父亲啊!然而我却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立在抢救室的门口处,我甚至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我不知道我这算是镇静还是冷血无情,我只知道自己的心口痛的要命。

当王阿姨趴在父亲的遗体旁早已泣不成声的时候,我缓缓走到了父亲的遗体面前。医生已经在确定父亲死亡的那一刻为其盖住了脸庞,而此时我已忍不住的掀开那层白布。还是那样的脸庞,稍显黝黑的肤色上纵横着无数条被岁月烙下的皱纹。我想我似乎忘了是有多久不曾这么仔细的端详过父亲的脸庞了,所以我也不会想到这张脸庞已是如此的沧桑。

“爸。”我轻轻喊了一声。躺着的男人却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他依旧安静的躺着,睡着。

“爸,起床了,我们回家吧••••••”我继续轻声的呼唤着,一遍一遍的,我想只要这样一直喊下去,那父亲终究会醒来的。直到我的眼泪伴着呼唤声一滴一滴的落下,直到王阿姨和一名护士费力的将我搀扶起来时,我再也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痛楚。

“爸!!!我是你儿子啊!!!爸••••••你醒醒啊!!!爸••••••”

“小墨,你不要这样••••••小墨••••••”王阿姨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我,可我清楚,她的悲伤不比我少。

我一头栽进王阿姨的怀里,我像是落水的人儿抓住了唯一一棵可以依靠的枝树。就这样,我在王阿姨的怀里哭着,和着她的哭声,我永远的失去了父亲。

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命中早已注定,在父亲死去的这一个下午,杨警官带着一对人马来到了医院。

“很抱歉,我这是秉公执法。”杨警官略带歉意的对走出门口的我说道。

“没事,就算是你不来,我也会去自首的。就在中午,我还跟我爸爸商量了这件事情,他也同意了。”我感觉自己有些无力,微微指向被护士推向太平间的父亲。

“你们想干嘛!!!你们放开我儿子!!!”伴随着王阿姨的这一声呼喊,杨警官抓着手铐的右手垂放了下去。“跟你母亲交代一下吧。”他说完便带着其他几位警员走到了医院大门外等候。

“小墨!!!”王阿姨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她早已哭红了双眼,一双颤抖的手将我紧紧的握住。

也就是这么短短的几分钟里,我回想起了王阿姨对我的每一次关心和呵护。似乎每一次她都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在与我相处,只是我不曾承认过罢了。然而此时此刻,当她第一次喊我儿子的时候,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我不是铁人,我有血有肉!

“妈!!!儿子对不起你们!!!”我哭着跪在了她的面前,除了这一句“对不起”以外,我再也无法言语。

••••••

戴着手铐坐上警车,一切恍若昨天,而我又一次的掉进了那个望不见底的深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