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八章 第一节 2012-11-28 01:21 更新 | 2,563 字

与唐晓晓告别之后,我在慌乱的情绪中度过了整整平静的一周。这样的平静与我内心的不安有着很大的冲突,但我还是在奢望能够就这样永久的平静下去。

这天是周五,我如往常一样,骑着那辆三轮电动车去批发市场进货。迎着东方渐渐浮现的暗白色黎明的曙光,我感到了一丝清凉。伴着这一丝清凉,我的心情也在慢慢变得舒坦。我甚至已经觉得这日子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这样多好,好的让我竟也无所欲求了。

回到家中,父亲已经在院子里给十几只鸡喂食,而王阿姨还是一如既往的将烧好的早饭端在桌子上等着我回来吃。

“爸、阿姨,我回来了!”我一边将货从车上卸下来,一边说道。

“小墨啊,你快去吃饭,这个阿姨来弄。”阿姨放下手中的活,走过来说道。

这样的情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几乎每次我进货回来阿姨都要帮着我卸货。货虽然不重,但阿姨对我的这份关心却是无比之重。所以我也没有拒绝阿姨的关心,而是微笑着与她一起忙活起来。

待我将早饭吃完,王阿姨正准备送小星上学的时候,那位我最不愿也最不敢见到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杨少军今天一个人来到了我家中,而且穿的是便衣,所以除了我和父亲之外,王阿姨和小星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警察。

“小王,你赶快送孩子去上学吧,别迟到了。”父亲的语气很温和,但在王阿姨和小星走出院门之后,父亲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哼!”父亲扔下手中的鸡食便走进了屋子。

我尴尬的冲杨警官笑了笑,示意他随我进屋。杨警官也没有绕弯子,进屋之后就直奔主题。

“赵子墨,我们警方怀疑你和之前的那起谋杀未遂的案件有直接关系。”

听到杨警官这样说,我一时间也紧张起来。毕竟我之前还在想着这日子终于平静下来了呢,可又怎会想到现在来了这么一出。

“说吧,之前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的,并没有告诉我。”杨警官追问道。

“没有,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当即反驳,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确是被冤枉的。

不错,当初我是和老刘合计过,可是后来我并没有参与。还有那八千块钱本就是老刘欠我的,难道在别人还我钱的时候,我还得考虑他这钱是从哪来的吗?

“赵子墨,我今天之所以没有穿警服,就是不想给你压力,只是想跟你好好聊聊,希望你能把事情彻底的,明明白白的跟我说清楚。如果你交代清楚了,我会考虑向法院申请,尽量对你从轻处理。”

我听得出杨警官话语中那坚定的语气,按照他的意思我是肯定要被抓捕起来的。此刻我的心已经凉到了谷底,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因为我也看过不少的警匪片,觉得这是杨警官给我下的套,无非是想让我全盘招来,最后抓住证据将我逮捕。想到这,我竟然笑了出来。

“呵呵,杨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招供的。”

面前的杨警官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静静的望着我,然后很认真的说出一句话:“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心。”

“谢谢,但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再说你们警察抓人也要有证据的,没有证据的话,我还是自由的,不是吗?”我依旧笑道,但除了我自己,杨警官也能看出我的笑容是有多么的牵强。

见我这样,杨警官竟然没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微微点了点头后离开了我家。

当杨警官的身影从我视线里消失之后,我便如一团烂泥瘫坐在了椅子上。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我不想坐牢,再也不愿意回到那面墙内。我还年轻,我的家庭才刚刚好起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是这样的一条路。不过••••••对!我本来也没犯什么罪啊?如果警方愿意放我一马不加追究的话,那这事情其实跟我也是没有关系的。想到这里,我心生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趁着警察还没真正掌握逮捕我的证据之前离开这里。毕竟这也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案子,只要我在外面躲个几年再回来,应该也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了。我是这么想的,甚至认为杨警官这次故意没穿警服一个人过来找我就是给我报信的,或许他也是希望我赶快离开这里躲躲风头吧。

于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将酝酿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想法跟父亲还有王阿姨说了出来。对于这件事情,父亲似乎已经在心里默认了,以至于在听了我的想法之后,他并没有反对,而是缓缓说道:“不管警察今天来是什么意思,你还是出去待一段时间为好,家里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知道父亲这样说只因我是他的儿子,作为父亲又怎会愿意自己的儿子坐牢呢?况且我已经被抓进去过一次了。反倒是王阿姨在一旁一直红着眼圈,最后她竟在饭桌上哭了起来。这顿饭吃的很压抑,而我做出的这么一个决定连我自己都觉得疯狂。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是脑袋犯浑了吗?还是命运对于我来说本身就不是公平的?我想不透,我觉得生活从来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好不容易能够看到一丝阳光的时候,却在不经意间又被一片乌云遮挡起来。

“爸,我不逃了。”当我拔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时,我哽咽着说出这句话。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我知道即便逃走了,那丢下的烂摊子也还是得需要父亲和王阿姨来处理。等到那时候,父亲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失去儿子的悲痛,还有警方不间断的“登门拜访”若是这样,那么我在外面活着似乎也不会好过在围墙里面的日子。

“那你去哪?”父亲还是如先前那般平静,他像一位长者,而我就是他眼里的众生。他不是菩萨,也不是神灵,所以他也没有能力改变属于我的命运。但是我知道,他在等我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去••••••自首。”说完我放下碗筷,站起身来。

父亲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用他那长满老茧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感受到父亲的力度,那粗糙的老皮给我的是一种枯骨铭心的疼痛。这样的疼痛有失望,也有无限的温暖和爱。

“爸,杨警官说了,只要我主动配合他们,他会尽量让法院对我从轻处理的,或许根本没有事的,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安慰着父亲,我也希望自己的想法是真的,因为我真的没有犯什么大错啊?

我听到了父亲的哭泣声,那滴滴泪水如一块块石头撞击着我的心房。就在我准备扶起父亲去房间里休息会的时候,那紧握住我的大手突然松了开来,随后便是父亲整个人从椅子上跌倒在了我的面前。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