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七章 第五节 2012-11-21 17:16 更新 | 2,303 字

次日起床,屋外一阵凉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如鬼魅般的冲进我的屋子。我微微打了个寒颤,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迎面扑来的便是一阵凉意。我望向远处。天空布满了一层灰黑的云雾,几片枯黄的树叶随风轻轻摇摆起来。

随便吃了点王阿姨做好的早饭,然后望着她走出门口送小星去上学的背影,我不禁有些淡淡的欣喜。只不过这小小的欣喜之情被父亲的叫唤声打断了。

“小墨啊,以后每次进货就多进点,天气凉了,有些蔬菜还是可以摆上几天的,这样你就省的每天一大早跑来跑去的。”父亲的语气很随意,而且他说话的内容也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爸,我知道了。你••••••不生我气啦••••••”我有些结巴的样子,惹得父亲一下子没控制住竟笑出声来。

“我生你什么气啊!昨天也是被那两个警察给气坏了。有些话说的也不对,这不现在事情过了嘛,再生气还有什么意思。”

“嗯,你不生气就好了。”

“不过小墨啊••••••你跟那个老刘的关系这么好,到时候他出了什么事不会连累到你吧。”父亲突然很是担心的望向我说道。

“不会的,你放心吧。那我去店面看看了,免得东西被人偷光了。”

其实我说东西被人偷光了也并非夸大其词,因为是确有其事。周围小偷小摸的人也不在少数。几天前临近晚饭时的某天下午,就因为我们一家人在屋子里忙事情,一时间大家都没顾得上外面的菜摊,等到阿姨出来准备收摊的时候,却发现原本摆在上面的十几颗青菜都没了踪影。

父亲点点头便说不再说话,可我的心里反倒逐渐烦躁起来。父亲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至少已经有现象证明我似乎和老刘的这件案子扯上了关系。比如警察这段时间就已经开始跟踪我,对我的日常行动早已了如指掌。还有那个杨警官说叫我这段时间不要离开这里,以方便他们找到我,这完全是被软禁的待遇。若真是如父亲所说的那样,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还得再一次走进那么一个灰暗的地方吗?

我一边招呼着前来买东西的顾客,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老刘到底会犯了什么罪?“谋杀未遂”如果真是谋杀未遂的话,那他到底想杀的人是谁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闪出了一个人影——唐天成

“对!!!就是他!!!”我嘴里有些激动的念叨着唐天成的名字,以至于站在一旁准备付钱的大妈不明所以的望向我问道:“小伙子,这钱••••••”

“哦!哦!十块四毛钱!收十块钱好了!”我一边将钱放进小铁盒中,一边跟父亲打了声招呼说出去有点事。父亲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意思是默认了。

在赶往唐晓晓家的途中,我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但都无一例外提示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让我本就因为激动而不安的心情更加忐忑。

我想起了自己当初与老刘商量如何谋害唐天成的事情,如果那个杨警官的情况属实,那么这唐天成肯定是被老刘伤的不轻。而我最担心的是唐晓晓,老刘并不知道我和唐晓晓的关系,搞不好连同唐晓晓也遭了殃。尤其是唐晓晓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我内心的恐慌变得更加剧烈。

车在别墅区的大门口停下,我付了帐径直走向门卫。有了上次在法院的经历,这次我也稍微明白了些。虽说这些穿着制服看上去挺拉风的门卫在遇到真正大事的时候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这个程序还是要走的。你没法忽略他们的存在。

“小伙子去哪?”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嘴里叼着烟,正歪着脖子盯着手中的报纸。他也不抬头,就这么随便的问了我一声。

“去找人,你好!”我见他抽烟,便也顺手在口袋里掏出一包金南京,并抽出一根递给了他。

“哦••••••哦!找人啊!在这边登记一下吧。来,这是笔。”只见此人顺手接过并点起我递给他的金南京。此时我看到了他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登记结束,我便光明正大的走向别墅区内。虽然此时我的长相和穿着都与这周围的人和景物很是不搭,更应该说是配不上这里的环境,但这都无所谓了,因为至少不用为被人当成小偷抓起来而担心。

来到唐晓晓家门前,大门是关着的,但唐晓晓房间的窗户是敞开着的。我走到门前,徘徊着到底要不要按下门铃向唐晓晓当面问清楚。若老刘谋害的人不是唐天成,那倒还好。倘若真是唐天成的话,估计我真的要被扯进来了。此刻我的内心出现了无比的恐慌。这种害怕的感觉要远远大于当初因刺伤城管而进监狱的时候。

我还记得自己曾经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要看见那么一个地方,周围是高耸的灰白色墙壁,围墙内是一群除了肉体以外失去了所有的人。他们在这里漫无目的的劳作,他们在这里改造。有人改造了几年或者更长一点时间后便离开了这个地方,而有人却要在这里终老,而曾经的我就是如前者一样。

“我害怕”这是我此时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就是这件事我能不管就不管,最好是自己不要主动撞到枪口上。还有就是我与唐晓晓之间似乎早已没了关系,至于她和她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情,那也由不得我这个外人插手的。想到这,我便觉得自己这一举动真是有些自作多情。于是我放下了抬起来的手臂,转身准备离去。

“赵子墨。”一个很安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这声音很熟悉,即便是几个月没有听见了,我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