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七章 第二节 2012-11-16 16:26 更新 | 2,301 字

老刘很不自然的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已经瞒不过我,于是咳嗽了两声,拖着沙哑的声音跟我说起了他这几个月来发生的的事情。

故事的开始还得从那次我和老刘吃完大排档后说起,当时我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这个我自己也清楚,否则当时老刘和那些人发生那么大的动静我不可能没有知觉。据老刘回忆所说,当时他把我扶到了房间,看我已经熟睡下去,自己便也打算洗个澡睡觉。谁知他刚一进浴室,就被三个人按倒在地,还没等他叫喊出声,其中一人就已经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他认识眼前带头的人,就是跟着唐天成身后做事的。

后来那三人在将老刘带出去之前,又把房间里都搜了一遍,最后在我包里拿走了八千块钱,并在老刘耳边轻声笑道:“等这下子醒来发现你和钱都不在了,那么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偷了他的钱,哈哈!”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便问老刘:“人家怎么偏偏搜到了我的钱,而你不是也有两万吗?”

“我两万是存在银行卡里的,而我的银行卡之前都是放在自己的鞋子里的。”老刘的声音依旧沙哑,以至于我怀疑他是感冒了。

“然后呢?”

在我问完之后,老刘又继续缓缓道来:“然后自己就被带到一间仓库里,唐天成也在。我当时还不明白唐天成为何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可是没过一会他便告诉我说只要我把两万块钱拿给他就会放我走的,否则就要我留下一只膀子。”

“那你为什么不给他?给他不就好了吗?”我此时已经有些生气了,想到这老刘是不是老糊涂了,竟为了那两万块钱失去了一只手臂。

“哎••••••你忘了当初我是怎么答应你的吗?我还指望找个合适的机会逃出去与你一起把唐天成做了呢。可是我还真没想到他唐天成真的是够狠心的,在我刚刚说完没有后,他便走到我身边,手起刀落,我的手臂就这样没了。”老刘说到这里,眼神里似乎还透着一丝恐惧。

此时菜已上齐,我示意老刘拿起杯子整点白酒,但是老刘摇了摇头说:“我戒酒了。”

“戒酒?好好的戒酒干嘛?是不是因为这?”我指了指自己的胳膊说。

老刘依旧是摇了摇头说:“喝酒误事,呵呵。”“

“看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句话还真没错。你不想喝我也不勉强点,不过话说回来,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刚才对我所说的?再说了,我怎么就知道这两万块钱就是从你当初藏在鞋里的银行卡中取出来的。”

我没有欢喜,亦没有悲伤,我的语气很平淡,所以我的大脑也很清醒。之所以要这样质问老刘,那是因为我实在是怕了。至今我还能记得自己一个人第一次去外地的时候,在汽车上被一个我自认为是好心人的人把钱偷光了。当然,我也不会忘记当初老刘一声不响的消失之后,我内心的悲痛。有那么一瞬间我是觉得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谎言,以至于我无法分辨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老刘有些错愕的望着我,或许他没想到我竟会如此直接的去怀疑他。只见他低下头,口中小声念叨:“我知道你不会信的,其实要不是你硬让我说出来,我也压根就没打算告诉你这些。我本来是想给你两万块钱就走的。”老刘说话的样子让我一阵心酸,于是我猛喝了一杯酒,希望能借助这酒精带给我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吃了口菜,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二十块钱的金南京。这烟我一般自己不抽的,主要是出去进货的时候散给那些批发商。我抽出一支自己点上,随后就将剩下的都扔给了老刘。

老刘还是先前那个样子,他有些胆怯的看了我一眼后,便用一只手抽出烟点燃。当然,他也没忘了说声谢谢。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除了周围客人的谈话声,我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过来良久,还是老刘先开了口。

“小墨,其它的话我也多说了,反正这钱你拿着吧,也算是替我了了一个心愿吧。”他说着又将一沓用报纸包着的钱从桌子靠墙的一边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抽着烟,静静的望着他。心想按理说这两万块钱我是无论如何要不得的,但这其中的八千块钱本来就是我的。于是我当即从报纸中抽出了八千块钱数了数,然后又将剩余的一万二还给了老刘。老刘想要推辞,但被我的一句话制止了。

“老刘,这八千块钱本就是我的,现在我拿了。那么从今以后你不欠我的了,你也不要有什么不好意思了。现在你酒戒了,这是好事。今后有什么打算?”

“在这里我是呆不下去了,我今晚就准备回老家去。”老刘一脸茫然和无奈的样子望着我说道。

“哦••••••好吧。回去了就好好过日子吧,千万不要再涉入这行了。”我所指的“这行”就是当初老刘跟我提起的黑社会。

“哎••••••我知道的,谢谢小兄弟你提醒。竟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老刘叹了口气,有些急切的样子。

“这么着急?”我跟着老刘站起身问道。

“我是晚上十点的车票,再不走估计就要赶不上车了。小墨啊••••••”老刘想了想突然搂着我肩膀有些哽咽的说道:“小墨啊••••••我老刘实在对不起你啊••••••”

我被他搞得一头雾水,便以去柜台结账为由离开了老刘身边。可是当我把饭钱付了之后,老刘的身影便消失了。我跑到店外,到处黑乎乎的,除了几处零星的微弱的灯光外,再也不见其它光亮。我心想罢了,或许这就是命,而老刘注定就是这样的命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