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七章 第一节 2012-11-14 18:13 更新 | 2,181 字

其实在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我是有多么的想听到她还会如曾经一样在我身后大声叫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毫无顾忌的冲到我的身边再一次的拉起我的手。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连她哭泣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就这样,我与唐晓晓分手了,再次埋葬了我和她的爱情,就像飘落的秋叶被脚下的厚土所掩埋,然后腐烂。

在随后的日子里,这一阵所激起的波澜也随着时间被慢慢的抚平。到了八月底,小店也很顺利的开张了,而且正如我当初所预料的一样,生意好的让父亲和王阿姨整天乐呵呵的。同时我也给小星报了一所小学,并且定好了九月一号开学的时候就去上课。由于小星不是本地户口,所以在报名的时候交了八千元的赞助费。

至于我自己,也算是子承父业了。每天清晨天还未亮的时候便起床赶到批发市场进一些比较新鲜而且便宜的蔬菜,因为在这个地方很多人也只愿意买些便宜的蔬菜回去,而且要早起,毕竟一整个白天的时间他们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

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当我同父亲一起将闲置很久的电动三轮换了个电瓶重新投入使用。于是我每天就骑着这车穿梭在夜色与黎明交际的地方。我迎着清晨的凉风一路向前,道路两旁零星的路灯总是毫不吝啬的为我照明。这样的日子,我乐在其中。有时我甚至在想,若是这辈子一直这样安静的生活下去也未必不是件让人舒服的事情。只是想着想着,我就会想起死去的母亲,随后我便会陷入无比的思念与痛楚之中。我想念她对我的关心,也为她再也无法望见我的幸福而感到伤心。

父亲和王阿姨两人基本上就是在家中照应着店面,每个月也都会去医院检查一次身体。从每次看到他们二人从医院里满脸笑容的回到家中时,我的心也就跟着笑了。我从心里面希望他们能够一直这样健康下去,不奢求他们能够活到百岁,但至少也希望他们能够尽可能多陪我一天。

小星是个聪明的孩子,在知道自己就要上学之后,每天都会缠着要我教她写字看书。我自然是乐意的,于是每当我望着小星认真的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的写着我教给她的字时,我的内心总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激动。甚至有那么一刻,我想要紧紧将她包入怀中,然后坚定的告诉她说:“只要你好好学习,哥哥我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的。”我想我是真的把小星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了。

我在忙碌之余,依旧是喜欢坐在门前不远处的那块小土堆上。坐在那里,我会回忆起很多事情很多人,包括唐晓晓在内。最后一次见到唐晓晓是在我去进货的途中,那次我在很远处就认出她来,只是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当时看那人模样并不是很强壮,至少还比我差点。但我还是得承认跟唐晓晓走在一起的男人比我长得帅气,同时看上去也比我干净许多。我就站在远处静静的望着他们俩人,虽然我的心有些微微发痛,但我还是能够清醒的认识到,那人明显要比我更加适合唐晓晓,确切的说适合唐晓晓的家境。

日子总是匀速的从我的身边流淌而过,平静的如空气一样。我将如今的自己和这个家庭的生活定为一种“新生”,因为这就像新的生命一样毫无选择的告别过去,然后开始又一年的生根发芽。只是我忘了在这生根发芽的过程里,依旧会遇到根被虫咬断、嫩芽被暴风雨吹落的困境。

于是在某一天晚上,我正和父亲在屋子里统计着账单的时候,一位消失已久的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老刘的出现让我感到万分惊讶,为了不让家人有所顾虑,我只是跟父亲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说老刘是我在批发市场认识的一个朋友后,随即领着他往屋外的远处走去。

“说吧,怎么突然找到我这来了?”此时连我自己也能听出来这句话是多么的冷淡,丝毫没了当初见面时的那种热情。我想若不是他当时一声不响的拿着我的钱消失的话,我和老刘真的不至于这样。

“我是来还你钱的。”老刘的声音很小,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不过对于我而言,他的确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

“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何要那样做吗?”

老刘听后停顿了一下说:“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不说也罢,反正这两万块钱你拿着,多余的一万二就当为当初那件事的补偿好了。”

只见他说完后便准备转身离开,这倒让我一时愣住了。就冲他还我这八千块钱的事已经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如今还多给了我两万块钱,这算什么事情?我转念一想,觉得此事定有蹊跷,便赶忙走上前拉住老刘的手问道:“你怎么回事?走,咱俩去吃顿饭再说。”

不由他做任何反抗,我便拉着他往大排档走去。

此时已经进入十月份,到了晚上天气也有了凉意,但这大排档的生意却是愈发红火。我和老刘二人好不容易才在一个小角落里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酒菜还未上来之前,我点了支烟开口问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老刘一边摇头一边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根烟点了起来。我看的清楚,他抽的的是市面上两块五一包的红杉树,大概是目前能买到的最便宜的香烟了。不过烟的好坏是其次,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从掏烟到点火,整个过程他用的都是左手,那支少了根手指的左手。

老刘轻轻的吐出一口烟雾,我透过飘渺的烟雾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几个月不见,老刘明显苍老了许多,完全没了曾经那种给人硬朗精神的感觉。突然,我的眼神扫过了他的右臂上,很明显,那袖子里是空的。老刘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于是他想起身离开,但被我眼疾手快的按在了座位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