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六章 第六节 2012-11-12 10:42 更新 | 3,385 字

第二天一早,我同王阿姨两人来到了我家所在的这个区的法院门前。我对这样的地方其实是排斥的,虽然我不能保证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曾经在监狱里待过,但至少父亲昨晚的话已让我的心凉了半截了。

“哎!哎!你们俩是干什么的啊?”一个穿着制服的门卫阻止了我和阿姨继续向里走去。

“叔叔您好!我们进去有事的。”我礼貌的答道。

“有事?有什么事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有事也得先登记啊!”说话的人是随后走出来的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看他模样也就比我大一两岁,但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明显要高于我很多。

我微微低下头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就登记。”

“现在登记什么,这里九点才上班的!这才七点不到,在外面等着吧!到时候再进来。”眼前的小伙子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报纸一边没好气的对我说道。

我心里在压着一团火,刚想要上前说些什么,却不想一旁的王阿姨拉了拉我的手臂说道:“小墨啊!要不咱们先去外面吃顿早餐再来好了。走吧!阿姨带你去吃早饭!”

阿姨的话让我一下子缓过神来,我点了点头,心想差点没控制住又要闯祸了。于是我和阿姨一前一后的向门外走去。其实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卖早点的,除了政府机关单位还是政府机关单位。这些单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们的建筑物都很庞大,气势恢宏。就拿我身旁的这座法院来说,单楼前的那扇屋檐就有将近十米高,两边都是粗达半米的大理石圆柱。再看那拔地而起的暗灰色墙壁,像是欧洲的城堡。

当然,我面前的法院自是没有欧洲的城堡那么庞大,但它却要压抑很多。为什么说它压抑呢?因为此时的它挡住了从东方射出的阳光。

我同阿姨一直向西走去,印象中记得转个弯就会有好多买早点的小摊铺。不过这条路有很长一段距离,这距离足以将那些不起眼的小摊铺与身边的这些看似宏伟庄严的建筑物隔开。王阿姨因为刚刚出院的缘故,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没走一会就说累了,于是她很不好意思的说:“小墨啊!阿姨我坐下来歇会,我给你钱,你去买早点吃吧。”她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团卫生纸,然后又从这团卫生纸里抽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递给我。

“不用啦,阿姨那我去买点过来吃,你在这等我一会。”我说完就向西跑去。我不想拿她的钱,不是不能,而是不忍心。这就像儿子知道自己的母亲宁可自己苦点,也要讲将所有的好东西留给孩子一样,那种感动和难过的心情让人无奈。

到了路口,向北转了个弯便到了卖早点的地方。说这里更像一个小集市更贴切一点,买早点的摊贩不停的吆喝着,行人的谈话声,马路上汽车的轰鸣声,还有几个中年味、妇女在菜摊旁砍价还价的吵闹声。这真是一个热闹的早晨,但我无暇顾及这些。买好早点,我便快速的往回走去,不是时间来不及,只是不想让阿姨等的太久。

阿姨见我拎着豆浆和包子走来,站起身来满脸微笑的结果我手中的一份早餐。

“吃吧,阿姨!”我望着她微笑的脸庞,开心的说道。

“哇!买这么多啊!我吃一个就够了,这两个给你。”

“啊?就三个呀,不多的。”我望着阿姨递过来的两个肉包说道。

“真吃不了,阿姨我又不像你们这些年轻小伙子,哪能吃的了三个。一个就够了,再说这不还有豆浆嘛。快拿着吃吧。”她说着就将包子放进了我袋子里,然后自己咬了一口另一只手里的包子。还不忘了问我这包子在哪买的,挺好吃的。

我望着袋子里的五个肉包子,每一个都比那小汤包大不了多少,而且贵的要死,五毛钱一个。本来我是想阿姨吃三个加一杯豆浆肯定是够的,至于我就算吃六个也吃不饱的。但我年轻啊,少吃一点根本不碍事,于是能省就省点了。而现在想想,早知刚才就买十个回来好了。

“哦,就在那转弯的地方,一过去就是的,蛮多的。”我嘴里嚼着包子说道。

“多少钱一个啊?”

“五毛啊!”

“什么?这么一个包子五毛?太贵了!”阿姨摆出一副十分惊愕的表情,随后嘟噜着嘴继续说:“你不知道,在我们老家,五毛钱可以买比这大好多的包子了。”她同时还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她老家包子的大小。

“哎,这是市区,没办法的。反正又不是天天吃。”

“那倒是,不过下次出门,咱们还是在家吃早饭的好。”王阿姨说着已经吃完了包子喝起豆浆来。而我笑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大约快九点的时候,我俩又站起身来重新向法院走去。这时已经有不少的轿车陆陆续续的从我们身边开过,有的是驶向法院的,有的是驶向其它机关单位的。

走到法院门口,这次我很自觉的跑到门卫那里准备登记。还是那个小伙子,他用余光扫了我一眼之后,便将一旁的登记本扔到我面前说:“按照上面的要求写,别写错了。”

登记完毕我便带着阿姨向办事处走去,就为了找这个地方,我问了不下于五个人,在楼里绕来绕去的,就差没把我俩绕晕过去了。最后在二楼最东面的一间办公室找到了负责这类事件的律师。

我敲了敲门走进屋里,王阿姨紧随我后面,看得上去她有些紧张,不光是她,就连我这打过城管的人也紧张的狠。

一位中年男子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抬头见我和王阿姨走了进来,便不冷不热的问道:“两位有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该如何说起,便用手点了点一旁的王阿姨。王阿姨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便弯腰走到男人面前急急忙忙的说道:“律师您好,我••••••我是来•••••来告人的。”阿姨说的吞吞吐吐,但很直白,毕竟我们此次前来就告人的。

“你好,请坐。不用紧张,慢慢说。”中年男子此时起身走到饮水机旁给我和阿姨各倒了一杯温水。“小伙子你也坐吧。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也好让我有个了解。”

面前这个男人的言行让我感到陌生和温暖,我真想不起是有多久没被人这么客气的称呼过了。我笑着说了声谢谢后,便在旁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而此时阿姨已经开始跟坐在她对面的律师讲述着自己和前夫的事情了。

阿姨整整讲述了不下于一个小时才结束,就连坐在一旁的我都感觉有些疲惫,然而这位律师却是一边用笔记着什么一边选择性的问些在他看来比较关键的问题。

“没有了吗?”他喝了口茶轻声问王阿姨。

“没有了,律师先生,我想问下这钱能拿到吗?”

“从法律上讲这个钱是该给你们的,而且一分不能少。但是你刚才说你不是本地人,而你的前夫现在已经搬到这里来了,这样的话就有点复杂了。”

“啊?那怎么办呢?”王阿姨此时有些焦急了,一只手很不自在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呵呵,你不用太担心,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你按我说的去做,首先你要到你户口所在地的当地法院起诉唐天成,然后他们受理后就联系我,到时候我再跟你们当地的法院联系,然后将这个案子移交到这边就好了。那,这些流程我都给你在纸上写好了,你回去就按照这上面写的一步步来,放心,这钱肯定能拿到。”

律师那肯定的语气让刚刚还很焦急的王阿姨顿时又安心了许多,只见她站起身连忙说了声谢谢,我也跟着由衷的感谢道。

走出法院,我的心情还算不错,至少这个律师在我看来很负责很友善。不过走在一旁的王阿姨似乎没有我这个心情,她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阿姨,怎么了?”

“哎••••••小墨你说我这还得回去一趟呢,怎么这么麻烦啊!”阿姨摆了摆手中的那张写满字的纸说道。

“哦,这个也急不来的,反正到时候回去弄的时候我还陪你去。你不用担心了,不麻烦的。”我安慰道。

“哎,都是我不好,扯出这么一大堆字的事情,害的你也跟着我后面操心。”

“阿姨••••••这是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要不是为了给家里开个小店,你也不用这样的。其实说到底还是我们连累了你跟小星,甚至•••••••”我话还没说完,王阿姨便赶忙阻止道:“哎呀,行了,行了!这都是应该的,不都是一家子人么。”

“看,你都说一家人了,那还说什么麻不麻烦的。呵呵!”“呵呵!是的,是的!”

我俩相视而笑,并排向来时的路走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