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五年后的相遇 2012-05-14 12:00 更新 | 2,205 字

徐彦一放下手中的报纸,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冰蓝色的眼眸像是一方平静的湖泊,没有一丝涟漪,可是只有徐彦一自己知道,他的心,就像是平静的湖面里投入了一颗石子,荡起了层层的波浪,一圈又一圈,开始无限扩散。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报纸上清秀的脸庞,上面写着“巴黎时尚界的传奇,莫依瞳华丽回归”,他的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呢喃:“依瞳,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雅致的别墅,依瞳一开门便将鞋子甩到一边,把自己陷在沙发里。她讨厌那些所谓的舞会,都是一群衣冠楚楚的家伙带着面具假意逢迎,可是就算再怎么讨厌,她都要笑脸相迎,寒暄几句。这就是社会的现实,面具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依瞳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她也变得这样的虚情假意了呢?是从那一天被人抛弃开始,还是从在巴黎设计学院被人欺负开始?已经记不清了。

脖子后面突然有一股很暖的体温传递过来,她闻到了男孩子头发上特有的清香。垮下去的脸一时间又笑容满面,不同的是,这次的笑容看上去如沐春风,发自内心。

“小轩,还没有睡?”语气中满是宠溺。

“嗯,”莫哲轩点点头,清秀的脸庞上有些心疼,“姐,很累么?”

依瞳摇摇头,否认:“不累,这是工作。”

“你总是逞强。”莫哲轩责备,依瞳的脾性他很清楚,从来不说累,也不会让他知道她很辛苦,在巴黎是这样,回到这里还是这样。

“只要你去弹一首钢琴曲,我就不累了。”依瞳也不和莫哲轩争辩,笑道。

莫哲轩闻言,便听话地走向角落里的钢琴,崭新的琴身在黄色的灯光下泛着冰冷的光,如一把凛冽的刀。

优美的钢琴曲从少年特有的纤长手指下流泻,是贝多芬的《月光》。别墅外面,清冷的月光正满满地照进大厅,卸下一地的凉意。

依瞳享受地闭上眼睛,能够找到小轩,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事。所以有人才说,当上帝把一扇门关上的时候,他会为你开一扇窗。如果当时不是柳惠如,恐怕她这一生都无法找到小轩。

一曲奏罢,门铃适时地响了。依瞳略微皱一下眉,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她刚从巴黎回来,以前的人都已经断了联系,会是谁?

莫哲轩刚想起身去开门,便被依瞳按住,她示意他不要动,小时候便开始的训练让她比常人更加敏锐和缜密,她曾经有不光彩的过去,被人追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孤身一人的时候了无牵挂,但是现在有了小轩,她就要为他的安全考虑。

依瞳屏住呼吸,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却突然愣住了。

门外,徐彦一无敌的笑脸绽放地比白天的太阳更加灿烂,月牙似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柔软的黑色头发发出特有的光泽。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轻柔:“莫依瞳,好久不见。”然后猛地抱住了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紧紧地,把头埋进了她发间,有些哽咽:“依瞳,我很想你。”

依瞳,我很想你。这句话,他练了千万遍,就只为在见到她的在这一天说出口,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不争气地难过了。

依瞳呆愣片刻,轻轻环住了徐彦一,轻声道:“彦一,我也很想你。”

是真的,很想你,只不过不是你那种程度的想念。

并肩坐在沙发上,徐彦一有些局促,身边都是依瞳的味道,让他的每一个神经细胞都紧张起来。莫哲轩回了房间,他知道姐姐这个时候还没有准备好让他知道她的所有过往,这需要时间。因此,大厅里只剩下莫依瞳和徐彦一两个人,时间忽然间过得很漫长。

依瞳反而显得有些放松,她开口,率先打破了沉默:“这些年,你还好么?”

徐彦一侧过头,盯着依瞳,眼睛里那一片蓝色的湖泊荡起涟漪:“不好,这五年,我为了找你,几乎没有睡好觉。”

依瞳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白地回答,眼神闪烁了几下,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彦一,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那个时候,我没有选择。”

“因为你以为你当时的选择只有洛辰,可是……”

“彦一,能不能不要提他,”依瞳打断彦一,声音不大,却还是让人没办法抗拒,“我和他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

徐彦一闻言低声笑了几下,好看的脸上满是落寞:“依瞳,你始终都忘不了他。”

“过去了的没有必要再提,这无关忘记与否。”依瞳不着痕迹地辩解。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欺欺人。”徐彦一调侃。认识她那么久,她始终都是那个傻得有点冒烟的丫头,但是徐彦一忘记了一点,在他眼前的这个莫依瞳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那个人,而是作为盛世公司中国分公司总经理兼设计师,是巴黎时尚界的一个传奇。

依瞳笑笑,没有接话,于是空气又陷入了难以呼吸的沉默。尴尬横行,沉默肆虐。徐彦一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门铃再一次响了。依瞳有些自嘲地说了一句:“今晚可真热闹。”

又一次,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依瞳愣住了,她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男子,额发还带着汗珠,俊美的脸庞因为喘息而显得微红,像极了古代小说里唇红齿白的书生模样。依瞳在回过神的那一霎那,下意识地想要关门,没想到颜洛辰更快一步地将门强硬地打开,他抓住依瞳的手,那么用力地盯着她,仿佛想要把她看穿,他的声音低沉,带着少许的咬牙切齿:“莫依瞳,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失踪?!”

五年,依瞳原本以为五年很长,长到应该可以忘记颜洛辰这个人,但是所有的努力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崩塌,她几乎都分不清,她现在惶恐地想要逃离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恨。

记忆铺天盖地而来,所有的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