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1 他和她和它 2012-05-05 23:46 更新 | 1,575 字

清冷的月光洒在我的小阳台上,咕噜噜慵懒的趴在窗台眯着眼,看不出它是否睡着了,它烟灰色的毛发在月光下隐约发亮。我捻手捻脚的走过去,却还是被它察觉到了,它猛然睁开绿的发光的眼睛瞪着我。

我也不动不做声,静静的瞪着它。对待人和动物一样,起码要在气势上压制住对方。很显然,我的气场还是足以镇住它的。于是咕噜噜微眯起眼,喵了一声,站起来往我身上蹭,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缠绵中的情人。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吗?我失笑,把它抱在了怀里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发。它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我怀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顾乔生说过我身上有一种猫性,和咕噜噜很像。

咕噜噜是一只俄罗斯蓝猫,我们相处一年了,它是顾乔生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我和顾乔生相识在两年前,当时我十七岁,他三十。我刚刚签约杂志社入行做了一名小模特,我们杂志社老板和其他几家公司的大老板一起请了一个高官吃饭,硬拉着我去作陪。我们刚坐下菜还没上那群老板就开始一个劲的灌我酒,我当时想这下完了,在这群衣冠禽兽面前我估计很难全身而退了。正在我在心里把他们祖宗八代全都问候了个遍的时候,顾乔生出来替我解了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今天这几个大老板请的那个高官。

他当时给我的第一印象毫不夸张的用个成语来形容就是气宇轩昂。我一开始看见此人还以为他是哪家的公子哥,顶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果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居然他就是那个包括我们老板在内的各个企业大老板都争相巴结的政府高官,那个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官场都呼风唤雨的人物。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一个礼拜后,他直接派人把我接到了本市最高档最昂贵的公寓。我走进去偷偷打量了一下,新房子,小户型,两室一厅,精装,五六十来平米。

他双手背后朝我微笑:“喜欢吗?”

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挑眉点头:“嗯,还不错。”

“是你的了。”顾乔生拉起我的手,将一串钥匙重重的塞进我手心。

我将食指插进钥匙环,举到我眼前摇了摇,钥匙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送房子这么大手笔啊?你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要送我房子,合适吗?”

他依旧笑,笑得春光失色:“是啊,那么请问小姐芳名?”

“尤夏。”我说。

“尤夏。”他重复了一遍:“我现在知道了,那这份礼你是收还是不收呢?”

收,为什么不收。

我没那些小说女主角那样清高矫情,作为一个自幼为生活奔波的孤女,时常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突然有一天有个人跑来送你一套房子,结束了你四处租房搬家的日子,在这个时候装清高的去拒绝人家那才是跟自己过不去。我心里明白的很,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一个男人花心思的在你身上付出,必定是有所图。而我呢?没家世没背景没存款没财产没学历没身份没背景,我所拥有的仅仅只是年轻貌美,这个最荒唐也是最致命的武器。

在回答他的时候,我把我们之间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个遍,最差的也不过是沦为情妇,况且如果对象是这么一个男人的话,我想我也没有太亏。

于是我接受了这份大礼,让我意外的是,顾乔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他经常找我去吃饭看电影,经常送礼物给我,有时像是普通朋友般的聊天寒暄,有时像是情人般的安慰关心,两年来,却没有任何逾越的行为。

我很多时候都不知道顾乔生心里到底想的什么,脑子里又装了什么,我也不想要去了解,我只知道托他的福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下个月的房租问题,再也不用穿打折的衣服用廉价的化妆品,再也不会去想我明天会过得怎样,会不会比现在要好,因为我现在就已经过得很好了。

所以说,在现实面前,那些所谓的坚贞都是不堪一击的。我也不否定在同样的情况下宁愿自己风餐露宿也不接受他人无端恩惠的女子大有人在,只可惜我不是那样的女子,永远也不会是。我是尤夏,我的骨头没那么硬。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