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1章何止是认识 2019-04-24 07:42 更新 | 2,029 字

“我们帮会,每个月洗钱大概就赚近千万……”西餐厅里,鲁莽的青年男子肆意吹嘘,临了还暧昧地补充,“以后你跟了我,有的是钱!”

舒爽安静地听着,一手拿着刀叉在盘子优雅地滑来滑去,覆在桌上的小手却有意无意地朝他的方向挪了挪……

捕捉到她这个小动作,小虎哥绿幽幽的狼眼顿时发亮,忙伸手摸了上去,“吃完饭,我在丽晶酒店订了……咦!”

话音未落,他因为发现她掌下藏着的录音笔而怔住。

“这是什么?”他脸色顿时一沉,作势要抢。

“录音笔啊!”舒爽依旧是满脸娇笑,红艳的嘴唇张张合合,表情却故作委屈,嘟嘟囔囔的抱怨,暗中握紧了刀叉,“怎么?小虎哥的声音不让录么……”

“那段话不能录!”小虎哥已经是一脸煞气,蛮力地越过桌子抢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啊!”

小虎哥吼到一半就发出凄厉的惨叫,而刚刚还在她手中的刀叉,此刻已经插在了他的手背上,顿时血肉模糊……舒爽笑了笑,利落地收手,彻底把他的爪子钉在了桌面上。

“小虎哥!”他那两个手下一愣,立马挥舞着拳头冲过来。舒爽灵巧地避开,反手一撑,狠狠地踢上他们的后颈,直接就让那两个庞然大物倒地。

她可是有备而来。

“你就派这种家伙保护你?”潇洒地拍了拍手上的泥灰,舒爽无比同情地摇了摇头,“真没用!”

餐厅中尖叫声一片,巨大的动静吓得客人都跑了出去,外面很快传来急促的警笛声,无奈这位小虎哥的手还被“钉”在桌面上无法逃……

他疼得龇牙咧嘴,吸着凉气追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故意拉长了声音,舒爽笑眯眯地踹了他两脚,直到穿着警服的人冲进来,才朝小虎哥眨了眨眼睛:“你就当我是‘协助办案’的路人甲吧!”

说完,她将录音笔往旁边桌子上一放,飞快地转身从偏门跑了出去,那些警员跑到这边的时候,她早已不知所踪……

角落中的雅座上,两个男人气定神闲地看着,成为唯一一桌没逃走的另类客人。

“刚刚那个女人,身手不错。”左迁笑嘻嘻地开口,没正经地举了杯,“没想到帮你接风洗尘,还看了回免费的表演!”

黎北辰只是象征性地抬了抬杯,暗如墨玉的眸子中浮起鲜有的笑意:“得罪野虎团的人,这点身手不知道能活多久?”

“干嘛考虑这么多……”左迁嘟囔,陡然又想到了什么,“难道你认识她?”

黎北辰点头默认——何止是认识?

“那要不要我出面和野虎团的人打个招呼,或者……”

“不用。”他摇头不容置喙地回答,浅笑着靠回椅背,让人无法琢磨地丢出一句,“死了最好。”

左迁茫然:谁死了最好?野虎团的,还是那丫头?

从西餐厅的偏门出去,得经过一条长长的巷子,才能回到马路……

走在漆黑的巷子中,舒爽满心愉悦,唇角第N次再度上扬——她又偷偷帮了裴其扬一次!现在裴其扬的人,应该已经把那小虎哥带进局里了吧?

她其实没有多少惩恶扬善的伟大抱负,她是有私心的:裴其扬整天忙案子不见人,哪有点的未婚夫的样子?所以她秘密“协助办案”,用她自己的方法收集罪证,然后报警抓人……算是帮他分忧。

正思量间,手机“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舒爽连忙翻开看,是来自裴其扬的信息,简单的字句正如他这个人一样简洁干练:‘东城野虎团的案子提早破了,明天有休,我来接你。’

看到他的信息,舒爽的心里顿时像吃了蜜一样甜。

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舒爽明明满心激动,却还要故作矜持,摁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回:‘接我去哪里?’

短信发出去,隔了半响他才回,用词却亲昵了一百倍:‘买钻戒,亲爱的。’

舒爽的心跳当即慢了一拍,俏脸红红的:他这是要把结婚提上日程了吗?他们……终于要从婚约关系转化成合法夫妻了!从中学的时候到现在,这段感情很不容易……

她紧张地捏了半天手机,终于回过神来想给他发个“好”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深更半夜、无人小巷、一片漆黑……

舒爽的脸色不由微微发白,顿时从幸福中抽身,想到了一句俗话——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她什么都不怕,就怕灵异事件!!

根本顾不上回头看一眼,舒爽果断地拔腿就跑!她想着:反正跑到马路上她就安全了,身后的脚步果然穷追不舍,她只能把一百米冲刺的速度都拿出来了!

光明!

光明就在眼前!

只是没想到,她刚跑到巷口便中了事先埋伏好的陷阱:有一个麻袋扣下来,让她眼前一片漆黑……麻袋一落到底,两边迅速有人上来收了口,将她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舒爽的脑子一抽,第一反应竟在庆幸:还好不是鬼,鬼不会用麻袋装人!

第二反应便恢复正常,立马破口大骂:“谁?小人!卑鄙!有种放开我单挑!是不是野虎团的走狗?”

对方却没有和她废话半句,利落地将她扔上车,在没有任何人发现之前扬长而去……而麻袋中的人,挣了几下竟然安静下来,像是睡了过去。

“嘿嘿,麻袋里面下药了吧?”见她不动了,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捅了捅司机,笑得不怀好意,“真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家伙这么禽兽!还弄那种催……”

“没下那种药!”司机脸色一黑,狠狠地瞪回去,“少爷不会喜欢的。”

“那?”他疑惑地朝后面努了努嘴。

“是安眠粉。”他绷着脸解释,却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重剂量的安眠粉。”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