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2019-01-17 14:55 更新 | 1,404 字

六月。

栀子花开的季节,细雨绵绵。转眼间,分别的画面再次上演……

回忆起初来乍到的大学生活,懵懂的我们裹着青春的色彩,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们从腼腆地说着Hi,到肆无忌惮地细数着昨天的不快,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后来,时间似乎喝醉了酒的老者,过的亦快又亦慢。身处于其中,就像是一副连不断的画卷,上面绘制了青春与梦想,它远在天边,又好似近在眼前,好在,有知己在身边。

再后来,青春渐渐燃烧起来,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红得是那般鲜艳、显眼,我们变得浮躁,变得不安,开始尝试着把理想变成未来,用行动将脑中的天马行空填满,只是……

后知后觉,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直到现在,期许的似乎已慢慢走远,又似乎从未到来,往事浮现在眼前,好的、不好的,值得怀念的、值得祭奠的,都已成为画卷中的倩影。教室、操场、宿舍楼,还有校门口的食杂店,那么美,却已然成为了过去式。

紧接着,大四那年的六月,我们毕业了。

尽管依依不舍,也无可奈何。

于是有人说,体会过别离才是青春,拥有过遗憾才会成长,就如同踟蹰在十字路口,不知向前向后还是向左向右的陌路人,从此,他将要踏上未知的征程,开启新的旅程,而曾经的年少和狂妄,似乎也如同雨滴般尘埃落定,和入泥土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生命。

那故事,就从这年的毕业前夕,五月初开始说起吧……

这日的清晨,向来吝啬的阳光竟然穿过里枝杈的缝隙,毫无征兆地洒向了男生宿舍,将床头那来不及按掉的闹钟照亮。

“唐奭!快起来,来不及了!”说话的这位是一个小胖墩,全名赵明睿,只见他粗鲁地拔掉了闹钟的电池,麻利地拿过痒痒挠伸到了睡在他下铺的唐奭脸上,使劲挠了挠。

“搞什么……”唐奭不满地睁开睡眼,一把把痒痒挠扯了下来,“现在才七点钟不到!”

“可是在晚一会,食堂的鸡腿就没了!”赵明睿边说着这话,边顺着两个脚踏板从上铺叽里咕噜地爬了下来,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唐奭,他想要吃鸡腿,非常想。

而唐奭呢?

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或许是受不了赵明睿的絮絮叨叨,他黑着脸下了床,顶着一头鸟巢似得枯发一路跟着赵明睿走向了操场,微风吹拂到他的脸上,直到这一刻它才后知后觉,今天是个大晴天。

学校食堂。

赵明睿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两个大鸡腿,唐奭则是看着一碗白粥发呆,见况,赵明睿禁不住问道:“昨天晚上?你又熬夜了?”

“废话,还不是为了你。”唐奭打了个哈欠,一想到眼前的胖子竟然为了一己私利,自作主张地把他拖下水,硬逼着他参与制作一款学习软件参加比赛,他就懊恼地皱起了眉头,“干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剩,说的就是你。”

“好哥们,如果我像你一样啥都会,就不用拜托你帮忙了,”赵明睿倒是委屈地嘟起了嘴,“如果这次我能够在天恒科技公司举办的‘原创软件设计大赛’中获得奖金,我买电脑的愿望就实现了!”

唐奭叹口气,“又是电脑,你脑袋里能不能想点别的。”

“我还没有女朋友。”

“……”

或许是良心发现,只见赵明睿将其中一个鸡腿放到了唐奭面前的空盘子上,“消消气,今天就是比赛截止的日期了,只要你小手一点,将我们参赛作品上传到指定的邮箱,你就解脱了。”

“赵明睿,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说罢,唐奭抓起鸡腿就往嘴巴里面塞,“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只是唐奭并不知道,他口中的“最后一次”,却在无形中成为了故事的转折点,就仿佛名为“命运”的巨大齿轮在骤然之间加快了运转,推动着毫无防备的他加速向前,而这一转,不仅仅点亮了他的青春,还改变了他的余生……

接下来的故事,就从半个月后开始说起吧……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