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2018-10-29 20:06 更新 | 1,554 字

落日余晖洒落在古老斑驳的城墙上,不多时,滚滚的浓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它们遮住了火红色的天空。

漆黑的天空下,一片死寂,古老又宏大的城池已经残破不堪,仿佛即将要倒塌。

远处,数不尽的兵马战车飞快驶来,可能是天色过于昏暗,使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甲胄和旌旗。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冰冷的金属器具和那远远而来的冲天杀意。

大厦将倾!

古城前,一名又一名的士兵艰难从废墟中站起,他们聚集到一起,围成圆圈,将中心处的高台牢牢护起。那里,在高台之上,伫立着丈许高的光泽黯淡的铜钟。在铜钟的另一面,有一个明显的缺口,缺口处的断裂颇为整齐,像是人为弄坏的。

面对前方如洪流般的大军,许多士兵面露惧色,双腿和手臂随着大地抖动的节奏而颤抖,不过,终究还是没有人选择退缩。

接下来,战场一片混乱,斧剑刀戈等形状不同的兵器撞击在一起,溅起明亮的火花。高台周围的士兵,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就补上,尽其所能的让敌军远离这里。

“嗡,嗡”的响声伴着钟体上的金光在这一刻突然传出,在此之前那些宏大的场景都没有传出半点声响。只有钟体发光的这一刻,才有清晰的声音传来。

沉闷的钟声仿佛能深入灵魂,高台下方的士兵和敌军都被这种声音波及,手中挥舞着武器的动作开始放缓。

“噔”,一只脚掌从金光弥漫的铜钟内踏出,紧接着,另一只脚掌、胳膊、前胸等相继出现,一道金色的人形虚影从钟内走了出来。

“乱臣贼子,何事……”金色的虚影气势威严,他的声音传遍战场,不过后面的话语却听不真切。

“呜……呜,大夏……必亡。”回应给虚影的,是隐忍且低沉的话语,空中,滚滚的黑烟突兀的出现两条裂缝,漆黑的裂缝中,是两颗巨大的眼球。

两颗眼球漆黑空洞,不过声音就是从中传出的。

“可敢一战?”这句话,听起来十分清晰,说完,虚影陡然间黯淡下来,不过他的体型却变大了数倍。

“呵呵。”阴冷的笑声从上方传出,之后,九团黑烟从半空分离出来,落在地上,它们的身形不断变换着,最后化成形体与虚影一致的九道身影。

“障眼法吗?小道尔。”虚影虽光泽黯淡,可气势不减,独自面对九人,依旧有这种魄力。

“两位道友且慢。”就在对峙的同时,原本漆黑的天空被柔和的光芒划开了一道缺口,一个人透过缺口,凭空迈步走来。这人肤色白皙,黑发如瀑,可惜的是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那里就像有一层薄雾,虽然清淡却无法望穿。

随着他每一次落脚,身前都会浮现几朵莲花,他就沿着这样一条莲花铺就的“道路”缓缓走了过来。

“这不关你们西部的事,还是不要蹚浑水的好。”钟内走出的虚影看向来者,没有做声。不过空中那双巨大的眸子似乎并不欢迎他,语气不善的说道。

“曾经种下的因,他日自然有果,贫僧今日只是一名看客,绝无他意。”

“最好是如此!”低沉的话语不掺杂一丝情绪,那双眸子转而望向地面。那里,九道黑影如山丘一般将金人围在中央。

“轰隆,轰隆。”九人探出大手,伴随着电闪雷鸣的声音抓向中央,仿佛势在必得。

“嗡,嗡”,又是一阵悠长的钟声传出,九只大手被一层光幕阻挡在外,那层虚淡的光幕形状好似高台上的铜钟。

这钟体看似破碎且光泽黯淡,却阻挡了九股强劲的力道。

远远望去,巨城的前方,一圈黑色的围墙包裹着一点金光,金色的光芒如莹星般闪耀不定,弱小中透露着不屈的坚决。

“呼”,一阵轻柔的气流从两股强硬的气势中穿过,包裹着数以千百计的士兵离开这片区域。上空,盘坐在莲花丛中的青年人双手合十,看向地面上横陈着的一具具尸体,口中念起闻所未闻的口号。

“天意难违,何必苦苦挣扎,还要遭受生灵涂炭。”

“王权会更迭,岁月有轮回,所有人终究都要面对这一刻。”金色的身影越发虚淡,体表的光幕也开始破碎。可纵使如此,他的气势依旧磅礴、话语依然有力。在上方那对阴冷的眸子中不甘的崩碎、瓦解……

落日余晖洒落在古老斑驳的城墙上,不多时,滚滚的浓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它们遮住了火红色的天空。

漆黑的天空下,一片死寂,古老又宏大的城池已经残破不堪,仿佛即将要倒塌。

远处,数不尽的兵马战车飞快驶来,可能是天色过于昏暗,使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甲胄和旌旗。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冰冷的金属器具和那远远而来的冲天杀意。

大厦将倾!

古城前,一名又一名的士兵艰难从废墟中站起,他们聚集到一起,围成圆圈,将中心处的高台牢牢护起。那里,在高台之上,伫立着丈许高的光泽黯淡的铜钟。在铜钟的另一面,有一个明显的缺口,缺口处的断裂颇为整齐,像是人为弄坏的。

面对前方如洪流般的大军,许多士兵面露惧色,双腿和手臂随着大地抖动的节奏而颤抖,不过,终究还是没有人选择退缩。

接下来,战场一片混乱,斧剑刀戈等形状不同的兵器撞击在一起,溅起明亮的火花。高台周围的士兵,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就补上,尽其所能的让敌军远离这里。

“嗡,嗡”的响声伴着钟体上的金光在这一刻突然传出,在此之前那些宏大的场景都没有传出半点声响。只有钟体发光的这一刻,才有清晰的声音传来。

沉闷的钟声仿佛能深入灵魂,高台下方的士兵和敌军都被这种声音波及,手中挥舞着武器的动作开始放缓。

“噔”,一只脚掌从金光弥漫的铜钟内踏出,紧接着,另一只脚掌、胳膊、前胸等相继出现,一道金色的人形虚影从钟内走了出来。

“乱臣贼子,何事……”金色的虚影气势威严,他的声音传遍战场,不过后面的话语却听不真切。

“呜……呜,大夏……必亡。”回应给虚影的,是隐忍且低沉的话语,空中,滚滚的黑烟突兀的出现两条裂缝,漆黑的裂缝中,是两颗巨大的眼球。

两颗眼球漆黑空洞,不过声音就是从中传出的。

“可敢一战?”这句话,听起来十分清晰,说完,虚影陡然间黯淡下来,不过他的体型却变大了数倍。

“呵呵。”阴冷的笑声从上方传出,之后,九团黑烟从半空分离出来,落在地上,它们的身形不断变换着,最后化成形体与虚影一致的九道身影。

“障眼法吗?小道尔。”虚影虽光泽黯淡,可气势不减,独自面对九人,依旧有这种魄力。

“两位道友且慢。”就在对峙的同时,原本漆黑的天空被柔和的光芒划开了一道缺口,一个人透过缺口,凭空迈步走来。这人肤色白皙,黑发如瀑,可惜的是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那里就像有一层薄雾,虽然清淡却无法望穿。

随着他每一次落脚,身前都会浮现几朵莲花,他就沿着这样一条莲花铺就的“道路”缓缓走了过来。

“这不关你们西部的事,还是不要蹚浑水的好。”钟内走出的虚影看向来者,没有做声。不过空中那双巨大的眸子似乎并不欢迎他,语气不善的说道。

“曾经种下的因,他日自然有果,贫僧今日只是一名看客,绝无他意。”

“最好是如此!”低沉的话语不掺杂一丝情绪,那双眸子转而望向地面。那里,九道黑影如山丘一般将金人围在中央。

“轰隆,轰隆。”九人探出大手,伴随着电闪雷鸣的声音抓向中央,仿佛势在必得。

“嗡,嗡”,又是一阵悠长的钟声传出,九只大手被一层光幕阻挡在外,那层虚淡的光幕形状好似高台上的铜钟。

这钟体看似破碎且光泽黯淡,却阻挡了九股强劲的力道。

远远望去,巨城的前方,一圈黑色的围墙包裹着一点金光,金色的光芒如莹星般闪耀不定,弱小中透露着不屈的坚决。

“呼”,一阵轻柔的气流从两股强硬的气势中穿过,包裹着数以千百计的士兵离开这片区域。上空,盘坐在莲花丛中的青年人双手合十,看向地面上横陈着的一具具尸体,口中念起闻所未闻的口号。

“天意难违,何必苦苦挣扎,还要遭受生灵涂炭。”

“王权会更迭,岁月有轮回,所有人终究都要面对这一刻。”金色的身影越发虚淡,体表的光幕也开始破碎。可纵使如此,他的气势依旧磅礴、话语依然有力。在上方那对阴冷的眸子中不甘的崩碎、瓦解……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