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2018-10-09 17:08 更新 | 2,129 字

殿内,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在交错流动,虽然并没有相互碰撞,但想来必定是两人刻意为之。如果两人真要不顾一切的爆发,那么这座大殿便会在顷刻间破碎。
“噔,噔,噔......快,你们把大殿给我包围起来,铁卫军随我入内护卫将军。”外面,先是传出一阵急促而有规律的脚步声,接着大殿的门被猛的推开,冲进来几十名身负重甲的卫兵,而后将中心的林云团团围住。
“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想乱杀无辜。”望着四周的数十名士兵,林云嘴角轻撇。
“你们退下,一个黄毛小子,我还怕他不成。”浑玺推开旁边的一名侍卫,面露不悦。
“可是将军,这个人……”
“林公子的父亲和我可是旧识,我当然要亲自捉拿他。”那位统领仿佛还要辩解,不过听到浑玺的话后,便不做声了。
“铁卫军都随我出去,把四周都封死,不许任何人进出。”得到浑玺的命令后,统领便带领着下属撤了出去。
“咣”的一声,铁卫军撤出后,大殿的门被重重的关上。
“你我之前本没有过节,但你一而再的来我府邸闹事,实在让我很是火大。”浑玺提着刀,迈步向前走来。
“不过你放心,看在紫山侯的面子上,我只是会把你绑起来,然后送回郢都。”浑玺的脸上,露出一抹邪笑。
“看来将军是真的不愿提及当年的盟约啊!”林云开口,同时运转真气,手中的金色长枪再次化作甲胄披在身上。
“道家秘藏——兵。”
浑玺提刀,运转真气,劈向林云。此时他的刀上仿佛有万钧之力,震得空气寸寸作响,而他步伐所到之处,地面都会开裂,露出一个小坑。
“韩门七绝——开阳。”
面对浑玺的招式,林云并不惊慌,他右手执剑,腾起阵阵真气,刺向前方。
“铛”,就在两把兵刃接触的一瞬间,林云调转剑锋,浑玺的那一刀结实的砍在了剑背上。这一刻,林云持剑的右手被震得有些发麻,那一刀的力道实在太重。
不过,林云也并不打算硬撼浑玺的招式,他顺着浑玺的力道,脚尖点地,向后方退去。
“你现在可不是想退就能退。”仿佛清楚林云的意图一样,浑玺左手张开,朝向林云。这时,原本向后退去的林云速度便极速减缓,然后朝着浑玺而去。
“你!”
一股强劲的力道将林云拉向浑玺,任他将脚跟用力抵住地面,也无法摆脱。
“我说过,你的资质很好,假以时日成就很可能在我之上,但这不代表你现在就有这种资本。”相对于此时在那里挣扎无果的林云,浑玺则是胸有成竹。不过也的确应当是这样,从林云见他的第一面起,两人之间的所有互动都在浑玺的掌控之中,可以毫不夸张说,这整座邯郸城都是将军府的后院,城中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乱党刺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而林云的底细,也早就被他摸透了。
“咳”
林云嘴角淌出一丝殷红的血,他刚才运转真气想要与那股力道抗衡,结果导致真气逆流,反而伤到了自身。
下一刻,浑玺那只布满老茧的手掌便掐在了林云的颈部,那只大手厚重而有力,让林云几乎感到窒息。
“来人啊,把我们的林大公子‘请’进地牢,别忘了多派一些专人伺候。”浑玺一手拎起林云,边对门外的侍卫下令。
“属下遵旨。”
只见刚才那名侍卫再次进来,将林云用铁锁扣住,押了出去。
“上将军,你直接把线索给那少年即可,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去得罪林家?”押着林云的那群侍卫走远后,浑玺的身后倏地出现一道朦胧的黑影。
“呵呵,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林玄竟敢插手我赵国的事,野心不小啊!”说完,浑玺直直的看向远方,仿佛要把天际望穿。
刚才开口的黑影,也不再言语。窗外,阴风阵阵,一场暴风雨仿佛就要来临……

“噔,噔,滴答……”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脚步声与水滴落下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起来有节奏而又清晰。在通向监狱底层的台阶上,林云被一名面戴铁罩的狱卒押着,一直向下方走去。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言,尤其是那名狱卒,他就如同一具傀儡一样,看上去冷冰冰的,感受不到一丝情感的波动。
“是要去最底层吗?浑玺太高看我了吧!”似乎是反感这种气氛,林云低声自言自语,不过明显是说给那名狱卒听的。
“噔,滴答……”
回应林云的依旧只有这地牢中原本的声响,狱卒眼神空洞,高大身躯上覆盖的金属甲胄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他无视林云的言语,继续向下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来到了地牢的最底层,这里,台阶已经到了尽头。林云向四周打量,最底层的空间极其狭窄,只能容纳十余人,而且与上面不同的是,这里只有这么一点空间,甚至连牢门都没有。
四周破烂的石墙上钉着几枚锈迹斑斑的粗铜锭。接下来,林云只觉得自己被拖拽着来到了墙角,那狱卒将林云手上粗重的铜链与墙上的铜锭铐在一起,然后就迈起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底层。
地牢狭小的空间中,就连短促的呼吸声都能够清晰的听见,林云盘坐在角落,身上腾起阵阵光泽,他正在修复自己体内的损伤。不过效果显然是微小的,他的功力早已被封住,所能起到的效果很是有限。
“你受了很重的内伤,需要帮助吗?”突兀的,林云对面的角落里响起一道轻柔的话语。
“阁下好深的功夫!”这突然响起的话语,让林云眉头紧锁,他凝聚起所剩不多的余力,仔细打量着对面漆黑的角落。
虽然功力被浑玺封住,但他身为习武之人的警觉还在。就这么一方狭小的空间,他竟然没有感知到另一个人的存在,他本能的感觉,这个人十分不寻常。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