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2018-08-02 18:49 更新 | 3,271 字

皇宫内,如同想象中的辉煌雄伟,还有,柳静恩总结了一下,阴森.

柳静恩跟在东方霖身后慢慢走着,如同艺术般的质感,一砖一瓦铺造的宫殿,森严的宫墙,还有金碧辉煌的殿堂.华丽精致的装扮造就的威严阶级.

她每一步都变得沉重,莫名地想到一首曲调.一句”千重檐,万重帘”不就是形容这深宫别院.

她就这么静静地跟着行礼拜见上方衣裳繁华的两人.

能生出如此优秀的儿子果然是血统的纯正,连带的父母也是好相貌.

她就这么如同木偶一般应答,然后被带去皇后的地盘去.

她眼神锐利地看到有人往茶里下了什么,然后递给了自己.

不能反抗,只能服从,否则就是死,还有麻烦的弯弯绕绕.柳静恩表示对皇宫无感.还好那个东方霖没娶乱七八糟的女人来整自己.她突然这么感慨着.

就这么疲惫地应答着,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只是装出刚见世面的样子,怯生生带着.

上方那几位好不容易放过自己,柳静恩就差没松口气了.

这么乖乖服毒真的好么?虽然目前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她想着,往外走去,一眼就看到站在外头的那道墨绿身影.

像是在水里沉浮得难受时,突然伸出的手,柳静恩就这么有些恍惚地看着那道身影.即使知道这些不舒服都是因为这个人,可是,如果这个人自己走人,估计就算长得再好看她都是讨厌了吧.

像是肚子饿时有人递过来一碗面,柳静恩的心里微暖.她走了过去,抱歉久等了.走吧.

东方霖看了一眼,有些不自然转身,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往马车方向去了.

回到府上,依旧一人往一个方向去.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柳静恩回到院子第一件事就是卸了头上的东西和身上的饰品,脱了笨重的衣服果断泡澡.

虽然没有沐浴露什么的,不过能泡热水柳静恩已经满足了.

这就是在这里的第四个夜晚,这个晚上她沐浴后第一件事就是,逐月,你会医术么?

逐月上前,回王妃,只会皮毛.王妃何故如此问?

柳静恩说,我在宫里喝了下了东西的茶,所以想要查探下自己喝的是什么而已.

需要…逐月刚想说什么。

柳静恩看了她一眼,没必要。

逐月立刻沉默。

柳静恩看了她一眼,你不会那就算了。明天申请一下出府吧。

是。逐月应道。

翡翠上前,王妃,你要的酒。

嗯,放我房里吧。柳静恩说着转身进房。

逐月有些讶异地看着少说也有十来坛的酒,跟着她们进去。

柳静恩皱眉看了眼烛火,打开一酒坛,拿碗倒上,刚入口就差点被浓烈的酒精味呛到。额,好辛辣的感觉。柳静恩忍不住咳嗽几声,连带着脸蛋瞬间通红。

王妃不会喝酒?逐月有些讶异。

柳静恩看了眼地上十来坛酒,想说够了,便让其他人都去歇息了,有事会叫他们。至于逐月,她抬头,你也去睡吧。我不喜欢点灯,你也顾不到我。

逐月站了会,动身去灭了烛火,然后依旧站在那里,看着黑暗中柳静恩倒酒,喝酒,咳嗽,然后继续喝。像是强迫自己习惯一样。

柳静恩没有料到酒精的度数如此之烈,不过一碗,她脑袋就开始兴奋了,眼前也有些微的模糊。两碗,还是没有倦意,只是脑袋有些沉重,继续喝。在喝了第三碗之后,她笑,FUCK,居然没死成。都已经没有牵挂了还活着干嘛?

逐月一愣,王妃这是撒酒疯了?而且,看似有寻死的欲望。

像是上瘾了一样,柳静恩忍着难受继续第四碗,对不起,对不起…

逐月看着王妃像是小孩子一样,抱着酒坛像是在哭泣?

柳静恩,呵呵,明明都已经结束了,为什么我还活着呢?小七。

小七?逐月看着那个不雅的女子。

柳静恩放开酒坛,起身差点摔倒,逐月赶紧去扶。

柳静恩猛地推开,别碰我!最讨厌别人碰我了。说着踉踉跄跄往床上去。抱着被子往里面一滚就睡了。

逐月站在那里看了半天,想了下,转身关好门在旁房闭目养神。王妃寻死,这个,得和王爷说一声。

而柳静恩,抱着被子睁开了眼,视线虽然模糊,脑袋却异常活跃清晰。为什么,我会觉得活着难过?刚刚分明是脱口而出的。就连眼泪都不能控制地落下。

小七,又是谁?

这么晕晕沉沉的,柳静恩才慢慢睡着了。只是梦里依旧重复着,两张模糊的脸,爆炸声,冲天的火光,瞬间的火海。

不要,不要,不要!柳静恩猛地坐起,大汗淋漓,仿佛刚从水中捞起的狼狈。只是,低头的五官好像隐隐约约有什么在皮肤下流动,连带瞳孔成了血红的颜色。

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逐月跑了进来,后面紧跟翡翠。

柳静恩猛地看向她们,瞳孔一缩瞬间恢复了正常。

逐月看到血一般的双眼惊了一下,再看却是正常的褐色瞳孔了。逐月原本以为是刺客到来,再看,应该是王妃噩梦受惊了。只是,刚才那双恐怖的双眼,真的只是幻觉么?

翡翠也是愣了一下,感觉柳静恩的眼睛刚刚好像有什么变化,可是又没看清楚。只是上前,王妃,是否身体不适?还是有什么人惊扰了王妃?

柳静恩皱了下眉,无碍,不过做了不好的梦有些受惊罢。翡翠,唤人烧水,我要沐浴。

是,王妃。翡翠没有多言,转身去吩咐下人,顺便收拾桌子。

酒就放在那里。柳静恩道。

是,王妃。翡翠依旧规矩行事。

逐月只是安静站在一旁。

柳静恩看了她一眼,你要是无事就想着教我些防身术吧。

是,王妃。逐月想了下才应道。

柳静恩起身,活动了下身体,走到桌案前坐下,然后趴下。今天天气不错,出去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翡翠准备好了早膳,柳静恩起身用膳,面包小点和面条。她心满意足地结束了早餐,泡澡后换上劲装,戴上纱帽就出门了。

当然,身后依旧是翡翠和逐月。

街上也算小热闹,叫卖的小贩,茶楼酒楼青楼,胭脂水粉店,服装店,武器打造,还有琴棋书画等等。

柳静恩脚步在服装店停下,想了下,走进去,要不要准备几套男装呢?

许是柳静恩戴着纱帽有些显眼,几个人停下来议论纷纷。这时,突然有个店员出现,那个,这位小姐,我家绣娘想找您问些事情,不知小姐是否方便?

柳静恩楞了一下,看了下两旁没人,找我?

是的。店员点头。

柳静恩不解地耸了下肩,跟着店员走。

刚到门口,逐月和翡翠就被拦了下来,抱歉,我们绣娘说了,有些话不适宜他人在场,烦请两位在此稍等片刻。

逐月刚要举动,柳静恩开口,你们就在这里等会吧。有事我会喊你们的。

逐月皱眉,倒是翡翠应了声,是,小姐,便站在门口一侧。

逐月无奈,站在另一侧。

柳静恩进去,门被关上,变成自己一个人走向前。

这时,一个粉红衣裳的女子和一个大红衣袍的男人坐在那里。粉红衣裳倒是小家碧玉型的美丽,那个男人,嗯。柳静恩第一眼过去就是张扬的大红色,还要不笑已含三分情的桃花眼,没有寻常男子的壮硕,反倒是清瘦得让人垂怜的身姿,举杯饮酒间的优雅,哪怕五官较为寻常,依旧让人感觉从骨子里透出的风情。明明是路边一样清秀少年的面孔,却无端让人感觉妖一般的美艳。

柳静恩皱了下眉,却从容走到他们面前坐下。

红衣男子笑,顺手戴上金色面具,上面雕刻的却是修罗般狰狞的模样。你很有胆色。低沉磁性的嗓音道。

柳静恩倒是双手交叠抱胸,不知阁下找我所谓何事?

抱歉,这是我家主子。那个粉红衣裳的女子赶紧倒茶表示友好,是这样子的,我叫秀珠,是这里的绣娘,我看小姐您身上虽是秀珠所裁制的款式,可是却又修饰过,所以秀珠斗胆想问小姐您身上的衣物是何人所改?

柳静恩接过茶,叫我进来不就代表你们猜到了么?

秀珠一喜,是这样子的,秀珠想要请教一下,小姐您是如何想到要将袖子处的绑带改为珠扣型,还有领子为何做…

柳静恩赶紧打断,等一下,我为何要告知你这些?告知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个,秀珠…

本王也很好奇霖王妃为何会这些绣娘裁缝才会的?红袍男子说道。

柳静恩皱眉,又一个王爷?而且还知道自己身份。她揉了揉眉头,虽然有点麻烦,不过既然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那么,我们交易吧?

交易?红袍男子面具后的眼睛染上笑意,霖王妃想要如何交易?

我可以帮你们设计一些款式,不过盈利的话三七分如何?你们七我三?柳静恩笑道,取下纱帽,露出灵动的双眼和清秀的五官。

霖王妃会缺银子花?红袍男子笑道,艳丽的红唇勾勒出诱人的弧度。

柳静恩笑,缺,很缺。难得给我赚私房钱的机会。清澈的双眼染上狡黠的味道,让人很难想象这会是个王妃会有的样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