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二十九章他融进黑色的夜 2018-08-10 17:24 更新 | 2,416 字

江桔梗趴在陆遇泽的背上,她感觉到好温暖好温暖。

这样久违的温暖,很久她都没有感受到了。

“陆遇泽,你还爱我吗?”

江桔梗低声呢喃着。

陆遇泽停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将江桔梗放下来,用力的拽着她往前走。

江桔梗的手腕被他拽得生疼,却只是倒抽着气不说话。

寂静的街道上,陆遇泽和江桔梗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个人的影子晃在地上,靠得那么近,又似乎那么远。

“江桔梗,如果我伤害你,你会疼吗?”

陆遇泽一字一顿的说着,眼睛盯着江桔梗的脸庞。

“不会,因为是我欠你的。”

过了很久,江桔梗才小声的回答,她的眼睛在躲避着他寒冷的眼神。

“那如果我伤害你身边的人呢?”

“陆遇泽,你忘了,我身边除了你,没有别人。”

江桔梗抬起头看着陆遇泽,她的眼睛里盛满了淡淡的泪光,尽管她极力的在忍,但她的脆弱她的难过还是一露无遗的融入陆遇泽的眼睛里。

可能真的,无法回去了吧?

江桔梗移开视线看向远方,目光尽头是黑色的夜,无穷无尽,她觉得,陆遇泽就像这黑色的夜,她无法看清,也无法留住了。

江桔梗说过,她要包容陆遇泽,不管他做什么,她都要包容他,她始终是欠他的。

——

江桔梗早早的像往常一样去上班。

“你已经公司被开除了,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宋许抱着手站在办公室门外看着江桔梗,声音没有任何温度的说道。

她从来都不待见江桔梗,在她来看,江桔梗是靠着和陆遇泽的关系进这家公司的,但是她不知道江桔梗拿的工资,还没有她的一半多。

“是遇泽亲自开除的吗?”

江桔梗平淡是问着,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遇泽今早刚刚说的。”

江桔梗愣了一下,手紧紧的捏了捏肩上的挎包带,沉默不语的走进了办公室。

“江桔梗,你怎么回事?遇泽已经开除你了,你还要继续工作?”

宋许看着江桔梗继续平淡的在电脑上敲打着,开始工作,简直是无法理解。

“等陆遇泽亲自来给我说。”

江桔梗停顿了一下,眼睛盯着电脑,又继续工作。

宋许咬牙,她简直无法理解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死皮赖脸的待在公司这么久,明明陆遇泽对她那么苛刻那么冷漠,她竟然还能忍到今天。

“江桔梗,你还是走吧!”

陆遇泽的声音不冷不热的在身后响起。

他看着她的背影,恍然觉得,他们其实已经隔了很远很远,无法靠近了。

“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可以说,我改。”

江桔梗低着头背对着陆遇泽,心在一下一下的抽痛。

“江桔梗,你应该明白不是做得好不好的问题,我还是无法原谅你,我们还是像当初说的那样散了。”

陆遇泽的声音很平稳,没有刻意的冷漠,像是在和江桔梗商量着什么事情,但是这个商量没有她做决定的机会,她只能被接受。

“嗯,我知道了。”

江桔梗小声回答,继续头深深的低下去,肩膀轻轻的颤抖着,陆遇泽咬咬牙齿,转身离开。

尽管陆遇泽说开除了江桔梗,但是江桔梗还是依然每天都去公司上班,无论周围的人说什么,无论陆遇泽说什么,她只当做听不见。就算陆遇泽不给她发工资,她还是把公司里的工作处理好。

不知不觉,深秋了。

江桔梗已经忘记毕业多少年了,她似乎觉得自己还活在过去,日子对她来说,像是停顿在过去一般。

她站在十字路口,像往常一样等着红绿灯。

陆遇泽的身边换了宋许,每天他都带着她应酬,她成了接触他最多的人,而江桔梗站在最远的角落里看着他们,她似乎真的是隔他越来越远了,远得不及一个陌生人了。

红灯跳了三下换了绿灯,江桔梗回过神来,急匆匆的走过马路。

陆遇泽坐在车里,看着她低着头穿过马路的瘦弱背影,心里莫名其妙的难受。

——

江桔梗开始对陆遇泽产生恨意是在蒋芷的事情发生后。

深秋的天,总是下着毛毛雨,江桔梗用手挡住额头上的雨着急的跑出公司打车去了医院。

一进病房,蒋芷的状况让她的心狠狠的纠痛了一下。

蒋芷脸色苍白,眼睛空洞无神,一见江桔梗立刻就大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在病房里回荡着,仿佛要将江桔梗的心震碎。

“有多少个人?”

江桔梗哽咽着问,觉得喉咙说出这句话后好像火烧一样疼痛。

“桔梗,不要提,不要提……”

蒋芷用力推开江桔梗,恐惧的看着江桔梗,看起来极其的激动,江桔梗紧紧的抱住她念着:“好,好,蒋芷别怕了,没事了,我们不提,不提。”

江桔梗安慰了很久,才江蒋芷安慰睡着,她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仿佛很痛苦。

江桔梗小心翼翼的走出病房,秦君正自责的抱着头坐在走廊里,身影看起来很孤独。

“你为什么不保护她?”

江桔梗一把拽起秦君,秦君的眼眶很红。

“你是她的男朋友,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七八个人轮奸而不管吗?”

江桔梗尽力忍住眼中的眼泪,压低声音瞪着秦君问道。

“江桔梗,你有脸问我?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不问问那些人是谁找来的?!”

秦君瞪着江桔梗,他的话让江桔梗吃了一惊。

“秦君,你什么意思?”

江桔梗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君。

“那些人,在我和蒋芷上车去郊外写生的时候,他们就跟上了,我以为只是顺路,可是没想到一到郊外他们就跳下车朝着蒋芷扑去!”

“我一个画画的,我斗得过七个流氓吗?我斗得过吗?你知道他们走的时候说什么吗?他们说这得感谢陆遇泽!你和陆遇泽的事情你比我清楚!你说该怪谁?”

秦君的口水飞喷到江桔梗的脸上。

江桔梗瞬间愣在原地。

“江桔梗,如果我伤害你身边的人,你会疼吗?”

陆遇泽之前说过的话回响在江桔梗的脑海里。

江桔梗觉得自己瞬间被抽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被抛进十二月的水里一样冰冷疼痛,原来看着自己在乎的人被伤害,比自己受伤更痛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