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1章 经脉闭塞 2018-05-31 10:26 更新 | 3,175 字

天柱大陆,瓮翼帝国南部,李家大院门外。

阳春三月,晨雾弥漫,烟雨朦胧,微风吹过,柳叶飘飘,好一派风月无边的乡野景色。

“啊——”

一个名叫赵天山的俊朗少年,独自站在李家大院不远处的天星河边,似乎在思索什么,继而仰天感叹。

在清凌凌的天星河水返照下,赵天山身材越发高挑,脸庞白皙,鼻子高挺,唇如弯弓,最有特色的是蓬乱头发上依稀见有丝丝绵羊毛,只见他凝神片刻,双掌慢慢击向宽宽的河面,泛起一丝涟漪,且波纹大有骤变之势,可是须臾之间,河面又恢复平静,如同光滑的镜子。

“为什么总是失败?难道我只是百无一用之废材?”赵天山唉声叹气,自言自语,呼吸间隙,尤似残喘,继而摇摇头往天星河北侧的茂密森林百无聊赖地走去。

此地叫冥落森林,树木葱郁,小径纵横,交错复杂,森林里的万物皆有灵性,常有灵兽出没,修炼武道之人到此寻觅丹药,猎杀灵兽,多有失踪,已成人人谈虎色变之禁地。

随着赵天山那单薄的身影慢慢没入冥落森林,背后的天星河面竟然出现巨大旋涡,泥沙俱下,污浊浑黄,似有一股诡秘力量直通河底。

天星河遽然变化的持续时间不过一秒钟,体弱的赵天山却浑然不觉,隐藏巨石后的高阶灵兽感应到天星河之变,转脸看见赵天山,反而倒退几步,双眼有点暗淡,呼啸声虽然传出,但毫无力量。

冥落森林越往里走越阴森恐怖,赵天山右手折断翠绿的柳枝,上下摆动画成优美弧线,嘴里却不停地念着什么?

“如今我不小,天天在思考,以为好运到,可以练武道,还是没料到,羊肉未吃到,惹一身羊骚,的确很糟糕……”

赵天山嘴里哼到“惹一身羊骚,的确很糟糕”,骤然转身,乜斜着李家大院,蔑视一笑:“从此我以天穹为房顶,以青草为床铺,不再与满身臭味的绵羊为伍。”

家父每年投入重金,却被李家大院安排睡在羊圈里,时常被几个修为较高的师兄们欺负,如此羞辱方式真是奇葩,简直是耗子跌进米缸里,进去容易出来难。

赵天山刚满十八岁,身穿粗制衣裳,挽着袖子,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两道剑眉,虽形体消瘦,但帅气逼人,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爱说爱笑的大男孩。

“社会真残酷,人人称师傅,唯独我最辛苦,还是一条死路。没有灵力,不能修习武道,实在悲哀,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饭吃,还得依靠武道修为,成就事业,方为人上人。”赵天山之野性与生俱来,嘴里零碎话总是出口成章,可惜他已成为人人唾弃任人欺负的废材。

“为何我要被老天玩弄,无法修练武道的概率是十亿分之一,与被流星砸中的几率是一样一样的,我却成为其中之一?这不是狗咬叫花子,畜生也欺负人吗?”赵天山抱怨自己,嘲笑自己,英俊之人沦为废材,何等讥讽,何等奇葩,说着手肘曲成拐弯状,向后猛力甩两下,腹部往前伸,形成一幅无赖模样。

“世界那么神奇,如今难得好天气,我想出去透透气,弄它几只小野鸡,喝杯小酒解解气。”说着,前面树丛晃动一下,赵天山心中窃喜,料想那里肯定有野鸡,便猫着腰蹑手蹑脚走过去。

“当我下酒菜,算是你的荣幸,乖乖跑到我手里。”说着,赵天山直扑上去,顿时傻眼,鼻孔两串殷红血液流出来。

没有野鸡,映入眼帘的却是没穿衣服的一男一女,碰巧被赵天山瞧见,孤男寡女在荒郊野外,无疑是做见不得人的龌蹉事,此等情景,何等尴尬,何等火辣。

赵天山瞪大眼睛,双手连忙摇摆,接着蒙住双眼,装成瞎子,喋喋不休:“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看不见?还给我装瞎子?”男人猛喝道,语气间容不得半点解释。

还没等赵天山转身跑,顿觉一团漆黑天旋地转,被一阵强劲的掌力轰倒,摔个四仰八叉头昏眼花。

“不穿衣服的人,谁见了长得都是一样,还不是像看不见一样?这叫秃子不要笑和尚,脱了帽子都一样。”赵天山虽然未突破经脉,但是也能知晓修练武道者的厉害,曾经见过双手拔出大腿粗柳树的初形境二重魂者,不但嘴巴不甘示弱,还理直气壮,趴在地上亦不忘狡辩着。

此时,转身一看,面前两人已经穿上整齐的衣服,瞅见那女人扣完最后的纽扣,她一脸怒色,最具女人标志的兰花指呈现出来,原来是初形境二重魂者。

打伤赵天山的不是此女,若是她出手,可唯有一命呜呼的悲惨下场,庆幸的是男人出击并没有直接杀死他,若果再受一锤,恐怕亦是化骨成灰。

想到这,赵天山后背拔凉拔凉,冒出冷汗,脸色苍白,预估男人还要再来一锤。

“李大龙师兄,如果你杀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虽然我没有灵力,没有修炼武道,只要残存一息,我父亲必定寻来,按照气息找到行凶者,你吃不了兜着走,走了休想再回头。”眼看可能死于非命,赵天山站起来,挺起胸膛,搬出自己的父亲,想挽回即将丢掉的性命。

“死到临头还大吼大叫,想威胁我,没门!几天前,你父母已经不知所踪,恐怕你是最后一个知道此坏消息的废物。”李大龙是李家大院长房,今年24岁,也是赵天山的大师兄,人们暗中称呼他胖师兄,的确是长得肥头大耳,眼睛却小如米粒,笑起来极其邪恶,不管冷暖吃饭时总是流汗,平时耀武扬威,专门欺负未曾修炼的赵天山,今天是冤家路窄,在荒郊野外正好杀人灭口,便唤醒自己的武魂,大叫道:“大力黑熊现身。”

“再看我红体魔蛛!”女人俏脸遽然变得凶恶,整个人张牙舞爪,向瘦小的赵天山狠狠抓去,此为红体魔蛛魂技,可杀人于无形,轻伤者几秒钟便口吐白沫,全身痉挛,重伤者会中毒身亡

一男一女都是厉害角色,男人的武魂是大力黑熊,肥硕的肉掌握成锤,借助灵力推出,力量强大无比;女人叫戚二娘,是李家大院家主李隆藓的二太太,因受到冷落,时常与李大龙偷偷幽会,好事被赵天山侵扰,怒从心起,想一起杀害赵天山。

“不好,可不能死在此地,太多谜团要等我解开。”说完,撒腿便跑,“嘭!”一声巨响,最终赵天山还是被击倒,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中我红体魔蛛之毒,顶多活不过三秒钟。”戚二娘缓缓收手,心中愤懑道。

他俩修为均在初形境二重,打死毫无还手之力的赵天山犹如大象踩死蚂蚁一样,心中想到他俩的秘密已经成为永久的秘密,顿时心花怒放展笑颜开,这对男女即将庆祝赵天山殒命天柱大陆。

天柱大陆有五个国家,分别是:

中间:瓮翼帝国坐落在天柱大陆第一山香炉山。人族。办公大楼香炉天宫。

东面:舟熙帝国坐落在雷公山。仙域。办公大楼富慧庭。

西面:夏斯帝国坐落在太阳岛。魔族。办公大楼光滨馆。

南面:开槐帝国坐落在钉耙山。妖族。办公大楼金泽狱。

北面:万钞帝国坐落在石溪山。幻兽族。办公大楼龙吟窟。

修炼武道者等级划分为初形境,活筋境,蚀骨境,炼心境,夺魄境,双极境,轰天境,玄界境,尊龙境,九个境界,每个境界共有九重,且每个境界对应一个魂技。

与之相对应的称号是魂者,魂生,魂员,魂霸,魂星,魂宗,魂相,魂王,魂帝。

初形境又分为九重:

第一重,肢体修炼,强身健体,修炼到这,拥有力拔柳树的能量,拥有千斤力量。

第二重,需到图书馆阅览法诀,寻找适合自己的功法,增强身体各方面的提升,力量达一千五百斤。

第三重,以意念注视敌人,集中精力发出力量两千斤。

第四重,此修炼方法,需到药铺采购丹药,或到冥落森林采摘,修炼到坚韧阶段,力量二千五百斤。

第五重,第六重,第七重,第八重,第九重这后五重均以念诀为基础,每一重比前一重增加五百斤力量。

人们通过不同的修炼方法,武魂得到强大力量,即是灵力,每个境界使用魂技均以灵力推送,方能将对方打伤或杀死。

李大龙和戚二娘都是修炼到初形境二重的魂者,两人均有强悍的灵力,推送力量累加达到五千斤,杀死赵天山绰绰有余。

所以,赵天山被遽然轰击,整个人瘫倒在地只在一瞬间,不可思议的是,三秒过后,赵天山体温尚存,鼻息如缕,戚二娘惊叫着再次使出红体魔蛛魂技,并没有把他先软化再消失成空气。

“天星河底部有恶龙,把他丢到河里喂龙,神不知鬼不觉,还怕别人知道不成?”惊恐之下,两人扛起体重只有八十斤的赵天山,丢在浩淼的天星河里,随着天星河面溅起一朵白色的水花,亲眼看见赵天山慢慢下沉,他们两人长长地舒了口气,一前一后做贼心虚般往李家大院走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