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古屋遗迹 2018-05-31 10:26 更新 | 3,284 字

罗默谷的脖子似乎矮了一截,脑袋已经被砸成一个深深的窟窿,鲜血狂喷似爆管,整个身体骤然间变得冰凉,他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剩下的魔族士兵看见老大死亡,纷纷作鸟兽散,赵天山的嘴角流露出淡淡的微笑,宣告是六人团彻底打赢了这场仗。

魔族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不过,赵天山开始觉得,六人团虽然达到了领赏或晋升的条件,但是不想这么快回去,还想继续前行,一定要把边疆的魔族彻底消灭,魔族不灭,何以家为。

赵天山相信,如果贸然回去帝国军营,除了领赏之后享受安逸生活之外,实力肯定没有在外面历练的时候增长得快。

这一次突破初形境第五重,赵天山从四肢到身躯,感觉比先前的力道更加精进,细细看着全身经脉,有一种透彻明亮的感觉。

六人团听取赵天山的建议,继续前行,不知不觉间来到一个什么奇怪的古屋遗迹,他们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古屋里给人肃穆的庄严的整体感受,阳盈盈不小心碰到一个坚硬的头盖骨,便大声尖叫起来,蹦跳着赶紧抱住赵天山。

越往里面越感觉恐怖,阳盈盈的心脏像是跳到了嗓子眼,幸好有赵天山宽大的臂膀为之依靠,否则阳盈盈不是一路惊叫失魂丢魄才怪。

古屋遗迹是上古时代的建筑物,延续许多年,到现在几乎没人居住,而是一些高级灵兽喜欢在此筑巢,守护着许多法宝。

小道纵横,荆棘丛生,一不小心,容易丢命。

一般情况下,夏斯帝国的魔族很少进入古屋遗迹的,如今赵天山他们贸然进入,倒是让魔族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诅咒他们通通死在里面。

所谓凶险之处必有珍贵宝物药材,价值不菲的东西随地都是,但是也会有灵兽在紧紧守护。

“大家要注意!我们现在已经处于古屋遗迹的中心,估计要惊动一些攻击力很强的高级灵兽,我们要做好配合,争取安全渡过神秘的古屋遗迹。”进入古屋遗迹,做为六人团之首的毛常眼神之中开始变得诡异,闪现一丝不易察觉的行为举动。

“老大,你没事吧?”钱进见毛常的神色不对,不管对方是否有问题,先是疑惑地问道。

“我感觉我到过此地。”毛常严肃的脸突然显出一丝微笑,“我梦中见过这里。”

毛常绰号大脑王,记忆高手,能够一目十行,往往在晚上做过的梦均能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今日他看到此地,记忆开始变得越发清晰。

他向前走出几步,突然蹲下身来:“就在这儿,有巨型蜈蚣出现!”

很快,前面的一个古屋上方,慢慢地出现了蜈蚣的触角,两只黑黑的眼睛透出非常吓人的光芒。

每个人都运起了武魂,准备与巨型蜈蚣厮杀,突然光芒闪烁,巨型蜈蚣爬上古屋的楼顶,接着蹿到一棵参天大树上,大家看见之后都惊呆了,原来有十米长的巨型蜈蚣躯体里挂着许多头颅。

随着波涛汹涌之声传来,巨型蜈蚣先行攻击,赵天山骤然转身,已经骑在了巨型蜈蚣的头上,众人惊得就要晕死过去。

胆大包天的赵天山实在给人太多变态的举动,每一次的斩杀敌人之时,往往是他在关键时刻起到巨大的作用,挽救朋友们于水火之中,有太多的惊喜与朋友们分享。

“霹雳血祭!”炼天魂锤接连着捶打在巨型蜈蚣的头上,赵天山随着巨型蜈蚣从古屋楼顶翻滚下来。

赵天山猛然起身,微笑着回到他们身边:“你们赶紧去看看,巨型蜈蚣死了没有?再看看他腹部的头颅是怎么回事?”

“死了死了,这只巨型蜈蚣每根足有一颗头颅,数下来共有一百零八颗,简直是不可想象。”裴先星数东西最在行,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便知晓头颅的数量。

“别去追究什么原因,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加凶猛的灵兽,总之两个字:小心!”众人是第一次进入古屋遗迹,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唯有变态的赵天山能够昂首阔步,所以大家都紧紧跟在他身后。

“好冷厉的空气。”刚刚走进去几步,大家都感觉到阴森森的气息,嘴巴爱叫的钱进又是嘟囔了一句。

这种诡异的气息,确实给人增添怯怯的感觉。

“小心!”就在这时,赵天山拉住阳盈盈的小手,把阳盈盈紧紧地挨在他身后。

枯枝败叶开始出现冒出东西的状态,突然间像竹笋冒出地面一般,古屋弥漫了一股浓浓的霉味。

“嘶――!”一条十米之长的翼蛇吐着信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好险!”钱进大叫一声,把所有人的紧张程度加深了一层。

赵天山倒吸一口凉气,如果反应迟缓一下,大家估计都死翘翘了。

翼蛇长有翅膀,十米之长,蛇皮坚硬无比,全身黑漆漆的,头部呈三角形,一双眼睛透着森寒的凉意。

“天山哥哥,我害怕。”阳盈盈第一次见到一个比一个凶狠的灵兽,心中害怕无比,又是抱紧了赵天山。

“不是白来一趟,这条翼蛇竟然是三阶灵兽,若是我们合力消灭了它,再到其周边定能找到意想不到的法宝灵药。”毛常见识甚广,开始高兴起来。

翼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若是有人闯进它的领地才反抗,其幻化的灵力足以让人七天七夜不吃饭,不停地修炼,能够直接突破武道修为两重,其修炼速度不逊色于赵天山体内的龙珠。

如今,若能击杀翼蛇,把翼蛇的灵力传输给阳盈盈,对其修为的大幅度提升具有极大帮助。

“三阶灵兽!”阳盈盈听到这四个字,吓得脸色惨白。

这是极为少见的灵兽,相当于炼体境武者,高出赵天山的境界几重,人人都紧张得要尿裤子。

“你还在笑!”阳盈盈开始责怪赵天山,别拿生命当儿戏。

阳盈盈走出家门没多久,对一些凶狠的灵兽更加知之甚少,能够走到现在还是赵天山让她融合武魂技的结果,实战经验比赵天山他们少之又少。

如果能够独自面对敌人,估计是紧张到自己先晕倒,任由敌人欺凌或解体。

“这是比先前遇见的所有敌人或者灵兽中最凶猛的,所以不要掉以轻心,否则就是掉脑袋的下场。”赵天山暗暗注满灵力,做好迎战准备。

果不其然,翼蛇猛然攻击,除了赵天山迎了上去之外,其他人倒是后退了几十步。

“你们忘了吗?团结协作,赶紧的!”赵天山的炼天魂锤在翼蛇面前像是没多大效用一样,因为翼蛇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斤。

“嗖!”翼蛇的尾巴突然摆动,缠绕了一颗木柱子,直接飞甩过来。

众人纷纷避开,逃过一劫。

“嘭!”千钧一发之际,随着一声闷响,毛常的武魂丹霞邪虎张开大嘴咬住翼蛇的七寸。

翼蛇不服输,张开嘴巴喷出了大火,而且往他们所在的地方绕了一圈,土地变得焦黄,草木已成灰烬,幸亏他们都能轻巧地跳开了火力到达的范围。

赵天山不失时机地运起大功妙法,消耗了翼蛇的一半生命,最后是弓羽射出星辰弓箭,刺瞎了翼蛇的左眼,只见翼蛇的脑袋弯斜了一下,便倒在地上僵硬得像是一根木棒。

赵天山稳稳落地,望了一眼翼蛇那庞大的躯体,笑道:“团结起来力量大,古人说得真不错!”

“这应该是古屋遗迹里最后一个灵兽了吧!”李彩霞心有余悸地说。

“还没完呢!”赵天山逗了逗阳盈盈。

她顿时脸色煞白,不停地靠近赵天山,直到赵天山说骗她的才开始放开手来。

“我先取下翼蛇蛇胆,那是具有明目的奇效,以后修炼火眼金瞳起到极大的作用。”赵天山径直上前,剖开翼蛇腹部,取出黝黑色的蛇胆往嘴里囫囵吞下。

“天山哥哥,我觉得你真是不可思议。”李彩霞愣了一下,然后甜甜地笑道:“生的东西也能吃的下,简直是妖孽,不过这不影响我对你的喜欢。”

众人各自寻找东西来架锅,因为他们一则不想看到狗粮撒得满地都是,二则今天他们累了该煮饭的煮饭该修炼的修炼。

赵天山淡然笑道:“盈盈妹妹,赶紧修炼武魂,刚才翼蛇幻化的灵力足以让你突破初形境第四重!以后我们的道路还很长,让自己变强,那就是把弯弯的道路变成笔直的阳关道来走。”

说完,赵天山拉着阳盈盈走到一处僻静地,帮助阳盈盈突破初形境第四重。

裴先星愣在原地,心情十分低落,喃喃道:“我真是一个不中用的东西,差点儿成为大家的累赘,我真的没出息。”

“别慌,翼蛇的灵力马上传输给你。这些天也应该是你提升境界的时机了!”赵天山看得出来,裴先星的生气不是没有来由,于是兼顾着裴先星的感受,充满关怀地说:“先给你服下天脉神丹,再修炼武道突破境界会减少一些痛苦。”

如此说着,赵天山先从门泊东吴万里船取出天脉神丹,递给了裴先星,看到他露出了微笑,才陪着阳盈盈去提升武魂境界。

但是,在古屋遗迹的阴暗处,两双尖利的眼光正在盯着剩下的四个人,他们正在说说笑笑的同时,并未知晓危险即将来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

“不好,应该还有其他更高级的灵兽没有出现,我的梦境里应该还有其他灵兽。”毛常的话无疑是给大家提了个醒,纷纷起身警惕地观看四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