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巨大收获突破初形境三重 2018-05-31 10:26 更新 | 3,288 字

迟疑片刻,赵天山的武魂炼天魂锤慢慢砸向李大龙,由于伤口初愈,力道欠缺,速度稍缓,竟然被他那肥胖的躯体躲了过去。

“大龙,你咋缩头了?”有人已经站到水泄不通的场地上,“只知道吃喝,疏于修炼,连个小小的初形境二重魂者都搞不掂,让开我来试试看,这是什么妖孽?”

“父亲,那小子有龙珠在身,修炼速度惊人,配以天下第一武魂炼天魂锤,虽然说他是初形境第二重魂者,其实他的力量已经是初形境第五重了,比孩儿稍强一点。”李大龙看见是自己的父亲李如牛亲自光临,生怕挨骂挨打,便如此解释道。

“相当于初形境第五重?真是妖孽,不太符合逻辑,再任由他如此下去,恐怕我们再拿下他只能是难上加难。”李如牛活动一下双手,轻轻地安慰道,“让我来对付他。”

“父亲,您要多加小心。”李大龙淡淡地说了声,然后默默地后退,眼睛像小米粒一样狠狠地盯着赵天山。

“上阵父子兵,但是我看上来的都是熊兵。”赵天山盯着蠢蠢欲动的李如牛,声音有点儿挑衅的味道。

“你敢如此胆大妄为,竟然对我们大力讽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李如牛发动武魂炫影牯牛,伸出尖尖的牛角奔向赵天山。

“你们全家都很野蛮,不是熊就是牛?咋个没点新鲜的东西?”赵天山嬉闹一番,也发动武魂炼天魂锤,一眨眼的功夫,空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观战的人,连连后退,围成直径十米的圆圈,有人生怕波及自己,甚至远远地躲在了高山上。

李如牛是初形境第九重,与初形境第二重的赵天山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若是正面对抗,赵天山只能是落得灰飞烟灭、消失于无形的下场。

“不好!”赵天山眼中带着些许惶恐,情急之中唤醒了龙珠,他想试试突破初形境第三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赵天山的身上,下一秒他们想要看到的精彩场面是赵天山被清除于这天地间,越刺激越好玩,总之那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闲着也是闲着,当做一场灾难来看也是满足内心的猎奇心理。

此时,赵天山的身体突然变大,脸色变得恐怖,耸了耸肩,肌肉越发结实,不错,他正在突破初形境第三重,拥有基础力量两千斤,十天时间修炼如此神速,似乎有些令人不解,但是他已经做到那很多人望尘莫及的程度。

“小小意思。”李如牛撇了撇嘴,随即笑道:“别天真地认为突破初形境第三重就可以与我抗衡,我告诉你只要我一发力便把你肢解乃至消失。”

赵天山知道,修炼武魂的等级越来越高,其所具有的力量越来越强,即使初形境第三重看着不起眼,但是炼天魂锤附加的力量确实惊世骇俗,一般人往往看不清楚而吃了大亏。

“炼天魂锤除了击打能力,还赋予其他的功能,比如像是锻造之类的,我还没空研究呢,等把手头棘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赵天山想着,炼天魂锤确实高深莫测,认真对待自己的心爱之物,有朝一日发挥出更大的能量,真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

赵天山没有理会李如牛的狂傲之言,脑海里意念一动,龙珠注满灵力,加速修炼,全身各处经脉蕴含巨大力量,像是漏斗形的旋涡,如瀑布般倾泻,附加的能量无法估计,锻造一块原铁石恐怕是一瞬间而已。

“真是意想不到!”赵天山为自己的小小发现而兴奋不已,龙珠配以炼天魂锤是最合适的修炼组合,并没有出现相斥现象,反而是有力量叠加作用。

他所发现的秘密,连自己都感觉到震惊,只不过初形境第三重所拥有的最大灵力有所限制,假以时日定当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就试一试李如牛的力量,看看我的初形境第三重到底有何效果?”赵天山低声笑道,尤其是那些孤傲之人,应该给点教训了。

“哐当!”一般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装逼之人被打脸的比比皆是,只听一声脆响,炼天魂锤落在李如牛武魂炫影牯牛的牛角上。

“哞!”李如牛的武魂炫影牯牛也不甘示弱,再次发动猛烈攻击,双方僵持在一起。

“好强劲的力量!”赵天山感叹道,想不到初形境第九重的力量是恐怖的存在,不能正面对抗,另想它法才能克敌制胜。

“超级困兽网出现,千军万马永不变。”赵天山从腰间的“门泊东吴万里船”取出超级困兽网,往前铺天盖地地一撒,全部包住炫影牯牛,箍得死死的,像被定身一样。

“哞——”疼痛的叫喊声伴随而来,接着是牛骨头、牛角被超级困兽网的压力而破裂的声音,李如牛倒在地上翻滚,双手双脚像被开水烫一样没有规律地抖动。

“咔嚓!”大地颤抖了一下,李如牛的脚下出现大大的裂痕。

赵天山的炼天魂锤猛地朝向李如牛的头上砸去,可怕的一幕就要发生,那是脑袋爆裂的恐怖场面。

“父亲!”李大龙惊恐万分,极力呼喊,李如牛的实力算是在李家大院数一数二的存在,初形境第九重的实力已经超过赵天山几个层级,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落败。

“还不快滚,滚得越远越好!”赵天山在即将砸向李如牛的头上一根头发丝的距离,突然收手并蔑视地笑道。

李如牛默默抬头,看向面前的赵天山,羞愧难当地说:“你小子真行,我甘拜下风。”

说着,李如牛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在儿子李大龙的搀扶下,往李家大院一瘸一拐地走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想到我这样的李家大院高手也败在这小子的手中,以后他将是掀起血雨腥风的强者。”李如牛神色铁青,仍然不忘劝告李大龙:“大龙,小心驶得万年船,以后你要多加小心,我们爷俩要好好合计,把那枚棋子充分利用。”

李大龙的目光显得很落寞,孤傲的心已经被刚才的落败场面消减大半,不过听说其父李如牛嘴里说的那枚棋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几抹欣喜之意。

赵天山整个人舒爽至极,以刚刚突破初形境第三重的力量,击败了初形境第九重的李如牛,这个消息传遍整个瓮翼帝国。

天下第一武魂,废材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大街小巷乡野山村都在口播这条爆炸性新闻,邪恶之人最梦寐以求的是赵天山身上龙珠,若是到手修炼速度突飞猛进,是极其诱人的宝贝,各路宗门纷纷邀请赵天山加入,有的打起坏主意,有的想振兴宗门。

目前,加入宗门的事情要缓一缓,因为赵天山最想念的还是回到老家,看看阔别十年的老家咋样了,是越来越红火繁华,还是像他们所言的场景——一片废墟。

他希望那是谣言,那是道听途说,眼眸中闪现出母亲的笑容,可是一眨眼又觉得模糊不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三天后,狮子骢被赵天山勒住缰绳,赵天山已到青阳山庄边界。

赵天山欲哭无泪,先前漂亮的青阳山庄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黢黢的残留的木柱,横七竖八地倒在平地上,父母亲、爷爷和家仆们也不知去向,李家大院李隆藓怎的如此心狠手辣,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为何如此对待我赵家,以后我若是有能够杀得了你的能力,我绝不会眨眼。

李大龙、李隆藓、李如牛这些恶人说他家已被烧光竟然是真的,都说财不外露,父亲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想花钱消灾,谁料越花钱灾难越重。

复仇!复仇!找亲人!找亲人!

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这些词语,复仇之路何其难,唯有不断修炼,加速修炼,培植自己的势力,有朝一日才能派上用场。

密林当中,武魂爆响,赵天山愤怒之下用炼天魂锤把周边的大树轰得倒下一大片,空间中听到“轰隆轰隆”的惊雷之声,威力甚是强大。

“不过数日,将魂技霹雳血祭运用得炉火纯青,不是妖孽是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赵天山转身一看又是白袍老者,只见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像是他有什么好事一样。

赵天山收回炼天魂锤,双手抱在胸前,满腹牢骚地说:“老白,你来无影去无踪,你是鬼还是神?三天两头缠着我?有什么重要问题也不准问?这不是急死人的节奏吗?”

白袍老者又习惯性地捋着胡须,充满神秘地微笑道:“看你一个人孤孤单单,我偶尔来和你聊些天还要你批准吗?”

“你看我家落得如此下场,哪有心情和你聊天?”赵天山不客气地说道,甚至有点赶走白袍老者的念头。

“难道你没发现,和我聊天之后,你的魂技越发纯熟了?你还有意外收获,难道不记得了?”白袍老者还是笑着说道,“天山老弟,你真是贵人多忘事。”

“哦,老白,你今日前来是不是有什么赠送品?废品我可不要哟。”赵天山灵光一闪,觉得白袍老者说得不无道理,每次见面不是法宝就是其他好东西,当然此次也不会落空。

“只要是聪明人,都有变废为宝的手段,如果把一件宝物给傻子,那也是像废铁一样。”白袍老者说着说着,猛然抽出右手,重重地拍向赵天山的后脑勺。

“你竟然如此对待我。”赵天山刚说完,整个身体像下了锅的面条,软了下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