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绝地反击 2018-05-31 10:26 更新 | 3,734 字

李家大院布局独特,院落占地面积大,四四方方,景色宜人,属大家族群居模式,“李家大院”四个鎏金大字遒劲有力,委实雄伟壮观,肃穆威严。

它属于瓮翼帝国管辖范围,距离天柱大陆中心香炉天宫12000公里,占地68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5000平方米,整个院落呈双“喜”字形,分为4个大院,内套300个小院,1000间房屋,实则是一千户人家,所以亦称为千户大寨。

赵天山急切地找寻东厢房图书,初形境第二重是一道坎,不管有多难必须跨过去,是心中信念的坚定,是强者必经之路。

忽然有人叫他一声,脚步变慢下来,像是灌了铅一样,看看是未婚妻李彩霞,微笑着迎上去,打消偷看东厢房图书的念头。

“天山哥哥,我已在此恭候多时,你是不是偷偷去哪儿玩?抑或修炼武道,把人家晾在一边。”说话的是李家大小姐李彩霞,长得是甜美可人,却性格火辣,从来不嫌弃赵天山,好奇地问,“整个人像是变帅许多,是不是有什么奇遇?”

刚跨进李家大院,便听到甜蜜喊声,赵天山一蹦一跳兴高采烈地去和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李彩霞玩耍嬉闹,也算是心里有所慰籍。

李彩霞曾经多次跟大师兄李大龙谈判,千万别把赵天山扔进臭烘烘的羊圈里,而李大龙总是反其道而行之,甚至把潲水泼到羊圈里,任凭她告到“神御堂”也不了了之,没有下文。

“哪有?我可是受苦受难的废材小子,纵使家财万贯也是无济于事。”说着,赵天山装出很费劲的样子,艰难地爬到秋千上,真不能把自己的奇异经历过早地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未婚妻李彩霞。

郁郁葱葱的大树下,一条乖巧的白狗翘着毛茸茸的尾巴,眼睛不眨地望着赵天山无忧无虑地陪伴李彩霞荡秋千。

李家大院家主李隆藓今年50岁,功勋卓著,威震四方,已经是第三代继承人。

因为李赵两家军功显赫,世代领受将军俸禄,为固守门当户对之原则,某次酒宴上两家长辈喝得尽兴,便定了此门亲事。

可是,赵天山的未来岳父是个精打细算之人,醒酒之后与其父签订霸王条约,有点卖儿鬻女的滋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李家大小姐李彩霞出落得亭亭玉立,面若粉黛,已到婚嫁年龄。

“天山哥哥,对面大树上有朵鲜艳的桃花,我非常喜欢,如果戴在我头上,天星河的鱼儿看见我,肯定忘记了游水,慢慢沉到河底,再也浮不上来。”李彩霞甜美声音,对谁来说都无法抗拒,何况是热心助人的赵天山。

只见赵天山运足力气,一跃而出,由于跨度极大,非常危险,谁见谁都会惊讶,可是他却稳稳当当地跳到另一棵参天大树,顺利摘掉鲜艳的桃花,又飞快地跳回来戴在李彩霞头上。

“彩霞妹妹,鲜花戴在你头上,简直成了天上的仙女,我最喜欢你微笑的样子,最动人,倾国倾城,薄薄的嘴唇像弯弯的月牙,呈现的酒窝最令人陶醉,柔柔的脸颊像熟透的桃子一样,即使不洗脸我都觉得一样漂亮。”看着眼前可爱的李彩霞,内心搜索一切美好词句的赵天山觉得此情此景是幸福时刻。

两人相视而笑,眼眸充满爱意,鼻尖互相触碰,正要做下一个动作,树下有人却大煞风景,吼道:“还不下来,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戚二娘管得可真是宽。”赵天山不耐烦道。

双目相对,戚二娘的眼神有些怪异,像是要吃掉赵天山一样,真是马屎外面光,枕头里面是糟糠。

李彩霞眼色神秘,小声说道:“等一下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来人正是李大龙的相好戚二娘,李彩霞想把她捉弄一番。

啪的一声,带着刺儿的树丫敲到戚二娘的额头上,直叫她头昏目眩两眼发白。

毫无疑问,这是李彩霞折断树枝,丢到戚二娘头上,她还在得意地笑,觉得不过瘾,甚至学猴子荡着秋千,从这棵树窜到另一棵树。

树下的戚二娘虽然已过不惑之年,却风韵犹存,嘴唇时常涂得血红血红,实在撩人,怪不得比她年小的李大龙甘愿跟随着她。

戚二娘诡秘一笑,惨剧同时发生,李彩霞荡秋千的树藤开始断裂。没过多久,李彩霞突然觉得胸口剧痛,誊出右手急摸胸口,整个躯体像巨石般坠落,重重砸在地上,溅起一圈灰蒙蒙的尘土,仍然坐在秋千上的赵天山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李彩霞在树下翻滚,满头大汗,嘴巴不停喊叫,随着嘴角鲜血流出,遽然昏迷不醒,像植物人一样横躺在地上。

赵天山松开手,轻盈地飘到地面,俯下身轻轻地把李彩霞的后脑勺撑起,此时她领口缓慢敞开,一阵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在赵天山四周。

虽然他们已经是订了婚约,但只是偶尔牵牵手,赵天山瞪大眼睛,近距离欣赏此等美景,一饱眼福,可是他脸上的汗水犹如雨水一般流淌,纵使有这花花肠子的心思,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壮硕的白狗飞跑过来,围着痛苦不堪的李彩霞不停地吠叫,引来众人围观。

“彩霞妹妹昏迷不醒,都拜此妖婆所赐,红体魔蛛魂技虽然速度极快,我也会看得一清二楚。”赵天山愤愤然道,心中怒火把龙珠唤醒。

此话一出,戚二娘惊恐万分,倒退几步,满腹狐疑这小子原来是毫无用处的废材,如何能看出是她出手,明明看见赵天山沉入河底,却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太诡秘了。

“别信口开河,你哪只眼睛看见,本来是废材一个,现在又来诈骗,小心把你弄到神御堂执行家法,活剐你一身皮。”不知啥时候,门外站着李大龙,恶狠狠地说。

李家大院属于城堡式建筑,三面环山,皆为悬崖峭壁,一面临河,河水清澈,四周是高达12米的全封闭青砖墙。

城垛为大砖头砌成,雄伟壮观,气势磅礴;城门设置巧妙,为半自动城门式洞式。

往大门走去,两条长约88米、宽8米的鹅卵石通道形成一个大十字,分隔成为了四个大院,在大十字的北边不远处有一座金碧辉煌的木质楼房,大门写着“神御堂”,足以见得天柱大陆瓮翼帝国对它的高度评价。

“你们俩倒是一唱一和,简直是对着镜子作戏,咋好看咋比划,看我不把……”还未说完,赵天山的身旁已经站着李大龙。

“小骗子,死到临头还在狡辩?”李大龙生怕他说出那些龌蹉事,急忙抢先一步把话堵住赵天山的嘴。

“别再逞强了,人家大小姐虽然是你的未婚妻,但是你一个只会浪费粮食的废材,根本配不上大小姐,现在胡言乱语嫁祸于戚二娘,该执行家法。”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地说,赵天山听得非常清晰。

“是啊,若是我,干脆撞墙,一了百了,人家姑娘可别让废材糟蹋,真是暴餮天物。”

“可不是,所谓门当户对,一步到位,人家以后没了一百万铜币,就要卷铺盖走人。”

“听说废材的父母已经失踪多日,某人便是孤儿,我们李家大院不养废人,赶紧滚蛋吧。”

吃瓜群众你一句我一句,声音传到赵天山耳朵里,犹如重磅炸弹一样,在他心里炸得像怒吼的波浪,他们不知道,他体内龙珠帮助修炼,其感知力超乎常人,此刻他不再理会这些话语的真假,一心想着赶紧把李彩霞救醒。

“让开。”赵天山使劲用力,抱紧李彩霞,往东厢房疾飞,此意很明显,一边治疗她一边寻找图书。

众人愕然,想不到赵天山的力量如此之大,脚步如此轻快。

“赵天山,你给我站住。”一道声音传来,原来又是李大龙,他高喊道:“你们孤男寡女的,还跑去东厢房?”

“关你什么事。”赵天山头也不回,把门关严。

“你一个废材,如何救得了彩霞妹妹,让我来。”李大龙把门拍得咚咚响。

“胖师兄,我已经受够你,再也不受这窝囊气了。”赵天山边寻找法诀,边讽刺他。

听到胖师兄三个字,李大龙顿时气炸,从来没有人敢直接说他胖:“赵天山,你个废材,敢说我胖,看我如何收拾你?把你碎尸万段。”

“找到了!原来在第三排第三格,法诀在手,曲径通幽,意念我有。”赵天山翻开第一页,唤醒龙珠,嘴里念念有词,却没有突破初形境第二重,“若想成功,必须放松,有人捣乱,必定失败。”

“龙珠现世天下惊,异血救治好人品,修炼迅猛时运到,展翅腾飞花似锦。”这是龙珠法诀,好人有好报,人人梦寐以求,确实世间少有,龙珠选择果敢、行善之人,反之则恶人越加邪恶。

赵天山读到这里,轻咬右手食指,把血滴到李彩霞嘴里,一边继续进行修炼,一边等待她苏醒。

“固守本心,继续前进。”说着,赵天山掌控龙珠,闭上双眼,抛开私心杂念,进入冥想状态,感应到一股强大灵力的存在,仿佛全身血液沸腾,犹如泉涌。

随着修炼加速,赵天山体内压力越来越大,可又控制不住,任其奔腾,任其肆虐。

全身胀痛感越来越强,只得咬紧牙关。突然,门被破开,李大龙正看到图书撒一地,生气得直奔向赵天山,使出大力黑熊,加之初形境二重,足足有一千五百斤的力量。

现在的赵天山,已经摩锤擦掌,除了在冥落森林把大树击倒之外,还未对人使用过武魂,今日可得一试,不甘示弱地说:“胖子李大龙,看你们就是山崖上滚鸡蛋,没有一个好货,你来高的我接高的,你来低的我接低的,看你一副伪君子模样,老子与你势不两立!”

赵天山的声音不算大,在富丽堂皇的东厢房却犹如余音绕梁一般,室内的人听得是如雷贯耳,李大龙立即愣住,这小子吃什么枪药,竟然说话不同往日,内心有点虚火。

大力黑熊是李大龙最为得意的魂技,心想刚才的对话估计是故弄玄虚,便傲慢地针锋相对,迎面而上。

嘭的一声!

赵天山使出炼天魂锤,烈焰般的锤子,绚丽无比,李大龙已经来不及后退,大力黑熊与炼天魂锤抵在一起,片刻之间,撞击声把东厢房震颤得要垮下来,而李大龙被抛出十米开外,全身骨折,躺在地上,痛苦不堪。

“发生了什么事?”众人惊讶地、面面相觑地说,完全不相信翻倒在外面的是李大龙。

“师兄弟应该以切磋魂技为原则,团结互助为准绳,不可欺凌弱小,点到为止。”一道声音传来,白袍老者从天而降,东厢房上空霎时间亮得发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