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很久不见 2018-05-23 16:12 更新 | 2,386 字

树影婆娑,微风吹拂,好一个初秋的天气,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方敏然风清气爽的踏着碎步,沿着林荫小路,向着众志堂走过去。右面的荷花池,波平如镜,举目是红黄一遍的秋叶。

路上行人很少,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乘校车上山,大都走到荷花池的右面去,很少会走左面。方敏然走这边是喜欢这边的清静,呼吸都像充满灵气。

毕业两年,她基本上没有回过校园。因为校址离市区太远是一个原因,还有的是她工作太忙。

她边行边好奇的左顾右盼。这里的建筑物比前多,新的旧的夹在一起。幸好,校园还可以在俗气中保持了原有的灵气。或许是香港中文大学建在一整个山头上,还有绿树林荫。所以方敏然觉得它仍是众多大学中最有灵气的,只是在社会奇怪的转向后,不知道这种灵气还可以保持多久呢?

她甩甩头,甩掉这些不愉快的感觉,慢慢从山下的火车站,踏着最喜欢的林荫道上山。

是的,她是故意不用新出口,特意从旧出口走走。难得回来一会,总得花点时间享受一下校园漫步,回味难得的静和慢。尤其是出了社会,这些情素更是特别值得珍惜。

走不多时,她在上斜小路的尽头,转了弯。众志堂便已进入眼帘,她忽然很怀念那里的餐蛋饭,还有那别有风味的酱油。她不觉吐了吐舌,当时她们都很喜欢这些没营养的美食,现在不知还有没有呢?

她慢慢踱上了楼梯,看着无人的室外茶座,心想她应该是早到了。她再望了望室内有空调的雅座,里面倒是塞满了人。她顺步在玻璃门外向里头望了好一会,也是没有熟悉的面孔。

简洁——她的大学时候的好友还未到。她今天特意约见面,打算要把东西交给简洁。反正,毕业后她们都没见过面,难得约到时间,顺道聚聚旧。

她见在外面的露天茶座没有人,不假思索地拉开了椅子,面对着荷花池坐下了。秋风衬红叶,淡蓝池水映秋风,池面泛着圈圈涟漪的景致,只有点点凉意,比坐里面有诗意多了。

方敏然要了杯冻奶茶,戴上耳机,边看边等。真巧,电台播的是这首歌……

秒针分针滴答滴答在心中

我的眼泪闪烁闪烁好空洞

我的心跳扑通扑通地阵阵悸动……

方敏然想着那些年,那些事。她的心也随之默默跳动。

在另一面的小斜坡,简洁被小叶子拉着走,转上了那条往众志堂的小路。果然,她还是不喜欢崇基学院,这么多山路,累死人。

为什么她今天的友伴叫小叶子?以简洁的性格,她不喜欢记名字,那太麻烦了。反正她就是不喜欢记任何人和事,这跟方敏然很相似。方敏然不是怕麻烦,而是她有选择性记忆,不想记的包括不愉快的人和事,她会很快在记忆中删除。

在方敏然的记忆中,只有开心快乐的人和事,总是没有伤心和失望。所以,人人都以为方敏然是个乐天的人,其实是她选择忘记不开心的事而已。

而小叶子,因为她姓叶,叫小叶子好了。她是简洁一起分租房间的同房,也是负责简洁作品的编辑。算起来,应该是同事的关系。简洁的性格随便,呃,随和,跟谁都可以成为朋友,只要对方的个性是个千年老妈子。

简洁轻笑出声。是呢!差不多在她身边的人,都是老妈子的性格,包括,方敏然、唐裕、林瀚,等……,他们都把她宠成了废人了。

步上了众志堂的楼梯,一位女生的背影映入眼帘。她有一头长发,随便的挽在头上,束着条马尾,直直的随风飞扬。她的侧面斯文秀气,扇着长长的睫毛,但没有化妆。那女生只是随便的穿了件长袖纯灰色无花圆领上衣,衬了条退色牛仔裤,黑色球鞋。可见性格随性,和懒惰。

这个年纪的女生都多少会化妆,正所谓没有丑女,只有懒女。

只见她懒洋洋的双手交握,两眼放空遥望荷花池的方向,挂着耳机听音乐,一条腿搁在另一条的腿上,背靠着椅背,坐姿……坐姿有点粗鲁,完全没有女孩子应有的斯文秀气,跟她的气质很不搭档。

简洁一望见那个背影,便嘴角微勾。没错!这位就是她在大学时的朋友兼闺密,敏敏——方敏然。后者至今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像出了社会二年,还是一副大学女生的模样。那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化妆,加上那千年娃娃面,好像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敏敏是简洁众多朋友中,她鲜少记得别人全名的,敏敏是其中一个特别的。也许是她的形象,在简洁众多的友人中,也是很深刻鲜明的,而且她们在大学里一起同房了三年,互相了解,也互相影响和依赖。

简洁还记得,她第一次遇见方敏然是在那天。

那天是第一天上哲学系及神学院的合并课,是必修课,亦是大学通识科的选修课。

此课只计算出席率和交论文,不用考试,亦相传很容易合格。故此,这课选在新亚书院的大演讲厅上课,因为很多本科以及不是本科学生都会来上课,不在大一点的地方,是坐不了所有学生。

根据,朋友毛毛的可靠消息,今年的新生有神学院之花,一位前电视台的新闻小花,也会上这课。于是,女生们都穿得比平时漂亮,也大都化了妆,以免给比下去。而且,有很多别系的男生也会来上课,要早一点去取座位,怕晚了没位置了。

简洁还是晚一步进演讲厅的大门。

她一打开门,一阵香奈儿混着蜜丝佛陀的香味袭来,险些打了个喷嚏。果然,新闻小花说是没有化妆,但是明显有眼线,口红及在脸上抺了腮红,这又算是什么呢?

对喔,这不是化妆,只是一点社交礼仪,化妆是指出席晚宴所化的妆。所以,她今天也注意了一下自己的社交礼仪。

简洁习惯坐在最前的位置,可以方便录音,方便写笔记。她瞪了一眼邻座的男生……额……应该是女生,因为她有一把及腰长发,挽成一把长短不一的马尾。

她随便的穿了件长袖灰色无花圆领上衣,衬了条淡蓝色牛仔裤,黑灰色球鞋,很爷们的翘着二郎腿。不止,她的脸上没有带社交礼仪,是素颜。所以,她以为是男生。

简洁看到这位女同学的德行,皱起鼻子,但见左右无位,只好将就了。

她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好笑,两步化作一步,拉着小叶子过去打招呼。

她轻轻拍了一下方敏然的肩膀,后者转过头,眯着笑眼瞅着她,不施脂粉的面,撑起了动人酒窝傻傻的笑了。

简洁此刻脑袋浮起了一首歌,是黎瑞恩的阳光路上:

天上有青空一片藏着了风雨藏着你我美梦幻想

一路往似偏远漫长爬越了弯角前面会有你我方向……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