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楔子 2018-05-23 16:11 更新 | 1,288 字

因果

他想起了那个目光,清澈,凛冽,冰冷带有一丝绝望,即便那三千豪奢也终究抵不过她回眸时的一刹。

他幽幽的目光扫过云雾缭绕的云渊,被岁月风霜浸染的面庞尽显苍老,但眉目间依旧有着往昔那指点方遒的气魄。

她已经离开他二十二年了,二十二年来他以为他可以忘记那个女子,可是思念就如苗疆那嗜人的蛊毒日日折磨着他。

云渊下依旧如当年一般白雾弥漫。

可是在不见那皎洁如水般的容颜。

唉唉的叹息后,木然发现身边赫然站着一个道人,仙骨道风,鬓间有着点点白发。他拂尘轻扫淡淡的声音透着哀凉“陛下可是悔不当初?”他一愣,面庞闪过一瞬的痛楚。“你是何人?”威严狠戾的声音响起,透着王者的霸气。

那道人却是惨然一笑,盯着云渊说“这云渊集了天地灵气,终年云雾弥漫,但人鬼蛇神却都不敢靠近,没有人知道云雾缭绕中究竟是什么?”他皱眉看着道人。却正巧撞上那人深邃如海的眸子,浅淡的叹息后那道人接着说道“不是谁都有勇气跳进云渊。”

他呆呆的盯着云渊,想起那一年,她满目决然,纵身跳下,在云雾中如仙子一般渐渐远去模糊。

而此刻,他震惊的看到,云雾中渐渐清晰的画面,凛冽的寒风吹乱画中之人衣衫纷飞,她依旧如当年那般,冷清俊美,皎洁的面庞似那清冷的月光缓缓流淌,漆黑的瞳孔绝望的望着身后的云渊。他猛的记起了什么,二十二年来的折磨,他最不愿面对的事情就这样重生般展现出来。“不要。”如同二十二年前那般,他痛苦的嘶喊妄想挽回那决然的身影,猛的向前想随之跳进云渊。

突然青光笼罩,云影渐淡,只剩弥漫如丝的白雾,仿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镜花幻影,黄粱一梦。只余他心底抽痛难忍。

他转身看着道人手中的青铜色古镜,镜面平滑无光却透着神秘的力量。道人缓缓的说道“若一切重来过,陛下又该如何?”他盯着道人那幽深的目光,眉目轻皱“昆仑天宫的昆仑镜果然不同凡响。”只是片刻的称赞后,他却接着说道“可是冥冥中早已有了注定。”

道人一愣,看着面前这不在年轻的帝王,曾经是那般风华傲然,笑斥苍生,睥睨万物,敢同天地叫喧,而如今却只能无声叹息的对天认命。

道人浅声说“不是不可以逆天道而为。”他一怔,瞳孔骤缩,紧紧的盯着道人,眼中透着强烈的期盼。“你们纠缠几世终究有缘无份。”他听后心底苦涩难耐。那道人接着说“十大神器总是有着本质的联系,靠着昆仑镜的能力穿梭不同时空,要昆仑镜吸取下每件神器破灭时的力量。”

他抬眸,目光凄厉神色俊容,依旧是王者的霸气。“逆天道而为,会怎样?”道人摇头苦笑,“你搅乱了天地罡气,即便为神,也终会失去神身,经六畜轮回,堕入修罗狱,灰飞烟灭。”他皱眉冷声问道“对她呢?”道人摇头苦笑“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他一笑,抬头仰望着蔚蓝的苍穹,浑身散发着的是那种不可一世的傲然。在她离去后,他时常想,人是不能与天地为敌的,那些冥冥中的注定终究是不能改变的,而如今他看着浩瀚无边的天空,心底却有一份狂傲,老天其实也可以和你一斗,搅乱了你的罡气看你还在怎么从中作梗。

他转头,看着道人冷声问道“你要什么?”那道人目光深邃幽深,看着他冷厉的眸子,坚定的说道“神农鼎。”他一怔片刻后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他都不怕于天地争辉又何惧区区一个道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