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五节夜凉银汉截天流(一) 2018-05-23 16:11 更新 | 1,953 字

疏影横斜,夜薄微凉。

阿摇斜斜躺在蒲草之上,南宫桀左手握着扳指欲言又止。

趁着敬宸不在之时,他终于悄声而问“听闻萧姑娘靠着昆仑镜历劫而来,能感受到十大神器的息息相关,却不知可否帮在下一忙?”他的声音虽然恭敬客气,但却早已伸手递来一墨色扳指。

阿摇看着莹莹的玉光,似乎感觉得到那光莹透润的墨光下沉沉的哀凉,她伸手接过,上好的信宜玉打造的扳指寒凉异常。

信宜玉产自西泽,均已色沉质轻为贵,触手升温,坚硬异常。且这种墨色无杂质的玉种当属之翘楚。

萧摇握着扳指,信宜玉虽称之为玉但其质地却总似玉非玉,漆黑如墨的指身内一个‘合’字,隽秀清长。

她握着扳指的手渐渐发热,头却昏晕无力,脑中有千帆远景。

萧摇感觉似在梦中,长街两侧人影攒动,红色身影轻巧蹦跳,越过拥挤的人群,跑向一条巷子,红影身后跟着一个白衣少年,少年清眉细目,眼看离前面的红影越来越远,眼中满是焦急。红影却蓦的停住,回过头来,笑看着他。

萧摇看清那红色身影的女子,浓丽的眉目,俊艳耀眼,身上透着贵气豪奢。她回头一笑,笑意渲至眉角,随即在颈上一摸,一个穿着红绳的墨色扳指,跃然于手。她笑着解断红绳,隔空斜斜的将扳指抛向少年,声音清丽透亮“以后你就是天痕门的主人,不要在跟着我了。”少年握着扳指的手一抖,看着女子俊俏的容颜,诺诺竟说不出话。

女子声音畅快,眼中有着嘉许“你长大了,要有自己的江湖,走吧。”女子转身奔向巷尾,巷尾处一记身影颀长而立,有着几分阔绰倜傥。因为隔得太远,萧摇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感觉得到他温煦的笑意。

那人轻揽着红衣少女的肩,转身欲要离去。白衣少年大声喊道“姐姐!”女子回过头来,依旧是浓丽的眉眼,眼中清澈如水。少年跑到她面前,看着她,鼓足勇气“姐姐可不可以再送我个东西。”女子翻落一下,却没找到什么东西,她侧头问身侧的男子“叶昙,你说我送什么好?”萧摇这回才看清那叫叶昙的男子,面容挺劲,貌若青松立竹。

男子指了指少年手中的扳指“那么,你就在上面留个字,可好?”

场景停顿,眼前漆黑一片,萧摇却不愿醒来。

半晌,漆黑散尽,映入眼帘的是一室烛光,旷大的宫殿里烛火通明。依旧是那个女子,却着上了一袭紫色盛装,明明烛火更映得浓丽的眉目妖冶美艳,她立于双鹤熏鼎前,拨弄里面的香屑,萧摇可以看到有些许屑末飞散出来,女子捂嘴咳嗽了两声,浓郁的烟气熏得她眉头微皱。

一旁伫立的宫女,轻声劝慰“娘娘,这香的味道太浓”话语未落,啪——狠戾的一个巴掌将宫女掀翻在地,殿旁柱子打下的阴影,掩下她骄奢的面庞。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娘娘?你说我是这长央宫的娘娘?”那宫女跪倒在地,砰砰磕头“奴婢说错话了,说错话了,求公主饶命。”

女子眼中冰冷如霜,不在看她,低头继续将剩余的香料倒进鼎中。银箸子刚刚拨弄两下,却被一壶冷水浇灭。身侧站着个人,明黄的龙袍熠熠耀眼,面目虽冷,却抑不住眼底的愫动。女子扫了他一眼,眼中讥讽非常,声音冰冷悠杨“你说我是不是长央宫的主人?”男子脸色冰冷,却定定的凝视着她“你是孤的王后,当然是这长央宫的主人。”

女子敛声一笑,一掌将面前的双鹤香炉震翻在地,鹤嘴处流出乳白色液体。萧摇认得那香料,是价比黄金都高出许多的龙涎香。女子一个踉跄,却被身侧男子紧紧拽住。她推开他的手,眼中讥讽“王后?本宫告诉你,本宫在这长央宫的时候,还不晓得你从哪里?”

男子上前紧紧抓住她颤抖的肩旁,目光酸痛“阿合你不要闹了。”女子愤力挣扎却挣脱不开他的禁锢,她俊美的面庞有些扭曲,却被男子蓦的揽入怀中“阿合,回来我身边吧。”那被称作阿合的女子,狠力运力在他背后猛的一击,男子吐出一口血,印在她紫红的披肩上,徒增了几分妖冶,手却没松动分毫。

女子不甘,啪啪,接着几掌下去毫不留情。萧摇一惊,心想这姑娘也忒狠了吧,是有多苦大深仇。峻猛的掌力,将殿内垂帘震得飞荡飘摇。

男子似乎终于力竭,女子猛的将他推开,自己却也踉跄的迭倒在地,撞到后面震倒的铜鼎。男子扑倒在地,一口接一口的吐血染红了明黄的龙袍。侍卫听闻异样早已赶到,看见跌倒在地的两人,却没一人敢向前搀扶。男子呆呆的看着她,声音渺弱却心痛“阿合,你可解气?”

萧摇不禁抚额,这个男子虽身为帝王,却也般善良,“体贴”。若是敬宸能有他一小半“懂事”,也不至于两人天天吵的鸡飞蛋打。

许是自己的意念太强,萧摇感觉到身侧有人推簇,召唤她。她还没看够,不愿醒来,紧紧的闭着眼睛。场景却越来越飘渺,那个男子声音抖动,缓缓爬向女子方向“阿合,阿合。”萧摇一怔,看向女子,却见她倒于香鼎旁,脸色煞白无血,一手轻捂着肚子,早已昏厥不醒。萧摇想起那龙涎香,她忽起忽落的情绪,以及毫无顾忌的震动内力,最后还撞到了香鼎,看着她苍白如雪的脸色,不禁暗叫不好。萧摇感觉手中一凉,场景越来越模糊,最后隐约听到男子厉声的呼喊“太医,快叫太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