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四节佛檀烟远照无眠二) 2018-05-23 16:11 更新 | 2,246 字

萧摇幽幽转醒时,正看到山洞外空悬明月。有人自洞口而进,银色面具借着月光冷然生辉。萧摇抽出手中扇子,狠戾向他甩去,男子赫然,转身翻转,行檐走避,锦色衣摆沿着山壁翻身而落。他淡淡一笑,拂了拂袖口,露出指畔墨夜般的扳指。目光清然,越过萧摇看向她身后“你从哪里得来的小野猫,爪子好利。”

萧摇一动,想要起身,却发现腿上夹了木板,身后声音淡淡带着少有的柔和“别乱动。”萧摇转头看着敬宸“你,你怎么?”随即想起了什么“紫篁姐姐?”敬宸坐在火堆后,往里填着枯枝,腾起跳跃的火苗映出他无澜的面庞“皇嫂已经回宫了。”萧摇长舒口气。

面具男子坐在敬宸身侧,面具下那双眸子黑亮慑人,带着笑意“幸亏姑娘机智,要暗卫将皇后娘娘带走。”萧摇饥肠辘辘,身子乏力,记起昏厥前掉落悬崖,崖下幸有奔流巨河,她在河中奋力游腾几下,终因力竭而昏了过去。她看着面具男子,又扫了眼敬宸“你们是一起的?”敬宸将一堆烤好的干松兔肉递到她面前。那面具男子窃笑“大水冲了龙王庙。”

萧摇捡了口兔肉放在口中,仰面看着洞顶。身子虽然乏力,衣衫却并无落水后的湿漉。她侧头看向敬宸,敬宸低头拨弄火堆,感觉到她的目光,缓缓抬头。四目相对,萧摇盯着他片刻,看着他褶皱衣衫“你救的我?”敬宸不语,却转头咳嗽了两声。那面具男子拍了拍他“我说你”敬宸挥手,止住男子话语。

萧摇看着那男子“阁下何人?”男子一笑,正襟危坐“南宫桀”萧摇垂眸“南宫公子可否告知为何追杀我们?”南宫桀尴尬一笑“受人钱财。”萧摇挑眉“什么人?”“这不能说”南宫桀无奈,接着“买卖没做成,更不能出卖买主。”萧摇淡淡“原来南宫公子做的是取人性命的买卖。”南宫桀一手搭着敬宸“天痕门本隶属敬氏皇族,萧姑娘既是修仪,便也是天痕门的主人。”萧摇呆看着洞顶凸起的岩石“我又不姓敬,何来主人?”

敬宸漠然不语,抬眼看着萧摇“伤口可有破裂。”萧摇经他一提,只感觉身下稻草松软,背部却湿溺酸痒。她伸手向后摸去,在抬手时手上沾满鲜血。敬宸一愣,对南宫桀道“去采些止血的草药,在取些清水来。”南宫桀撇嘴,虽有不愿,却也应声出洞。

敬宸蹲与萧摇身侧,欲翻她的身子查看伤口。萧摇皱眉。敬宸声音轻柔“你在水中冲泡了许久,伤口怕是感染。”萧摇眉头微锁,却也不在坚持。她轻轻转过身,下巴拄着手背。想着身上原本湿漉的衣衫定是敬宸用内力烘干。伤口却因在水中撞击礁石而更加破裂,渗出的血液,将原本紫色衣衫浸透。

敬宸欲要掀开她衣衫查看伤势,却被她按住,她的声音清淡“没事的,明日回宫处理也不迟。”敬宸眉头紧锁“伤口怕是裂的很重。”萧摇不耐烦“我说了没事”敬宸不语,接着欲要查看。“放手,别碰我。”萧摇厉声喝道,奋力挣扎的双手却被敬宸握住。他的眼中有着一种萧摇从不曾看到的深暗“阿摇,你认为这种事情是我指使的?”萧摇别过脸,不去看他,声音却冷冷“我又不是没有脑子,怎么会是你?”“那你为何这么生气?”萧摇不语。敬宸“你是奇怪为何刺杀你们的杀手,是我的部下?”敬宸看着她倔强的面庞,叹了口气“是因为皇嫂?你还是不肯相信我。”

萧摇趴在身下稻草中,不愿理他。敬宸轻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微锁的眉头“我不能保证什么,但,若你想保护的,我不会去伤害。”萧摇一颤。

沉寂片刻敬宸的声音不似刚刚那么阴郁“我赶到时,你已掉下悬崖,我顺着峭壁而下,只看到刮落在树枝上你的半截衣袖。”敬宸的声音似带着浅笑“南宫桀那小子,当时吓傻在地。看他那表情恨不得几个耳光扇死自己。”

话音一落,便听见洞口南宫桀不满的声音“子怿你若不是那么吼我,我能吓傻吗?”敬宸眉头微挑,看着直立于洞口的南宫桀“南宫公子,麻烦把药和水留下,然后你在洞外等候。”南宫桀不满“为什么?”敬宸扯下一截里衣的袖摆沾了点清水,头也不抬“我要给她处理背上的伤口,你要留下么?”南宫桀撇撇嘴“恩!也好。”敬宸“你认为也好?你忘记阿摇的伤是怎么加重的了?”银色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到他的抽搐。接着南宫桀朗朗一笑向洞外走去,留下的话音带着几分朗逸“子怿没想到你也这么一天。”敬宸的话语不带任何情感“你若是实在没事做,便去采些野果回来。”南宫桀的眼角又是一颤。

敬宸小心处理她背上的伤口,因为伤口有些腐烂需要去除腐肉。萧摇侧头看着跳动的火苗“你的字是子怿?”敬宸挑眉“你不知道么?”说着拿着烫好的刀子,剜下腐肉。萧摇额迹渗出冷汗,声音却没有任何浮动“我只听陛下叫你宸儿。”敬宸轻笑,在伤口处撒上些药粉“只有母后和大哥这么叫。”萧摇撇撇嘴,不以为意“又不只有一个宸儿。”敬宸知道她指什么,盖上她身上的衣服,顺手捏了捏她的脸“又胡说什么?”看着他宠溺的目光,萧摇一愣,尴尬的转过脸去闭眼假寐。敬宸也是一怔,感觉到太过暧昧。他起身拂了拂衣摆,声音虽冷,却带着少有的柔情“睡吧,别乱动牵到伤口。”

敬宸迈出洞口,就见坐于树上啃着梨子的南宫桀。他摘下面具,一双眉目俊逸飞扬,清冷月辉下,敬宸抬手接住他扔来的梨。南宫桀浅笑“若是找不到这个丫头,你是否便一剑劈了我?”敬宸看着树枝上悬着的孤零轮月“也许吧!”南宫桀怒目不满,思索片刻目光狡黠“难不成你真动心?”想起之前斩尽杀绝,南宫桀汗颜,不禁为自己辩解“你那情妹妹的确不错,可是我那时并不知她是谁,若知道是你的相好,就”话音未落,南宫桀便只觉眼前鹤起鸪落,手臂一麻,敬宸站回原处,手中捏着那枚墨玉扳指。

南宫桀一怔,嘴角动了动,却不言语。

敬宸看着扳指,月光莹莹,一个‘合’字刻与扳指内侧,清细俊雅的纹络,力畅而行。敬宸叹了口气,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