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四节佛檀烟远照无眠一 2018-05-23 16:11 更新 | 2,741 字

萧摇趴在床上,听见帘外脚步声寻来,愁声抱怨“雀儿,你说那个毒妇,下次我也要让她尝尝苦头。”脚步声渐进,有人坐于床畔,萧摇拄着下巴,上身裸露,漆黑的发髻自左颈拢入,压于身下。白皙的背部大片露出,颊骨处狰狞的刀痕分外明显,萧摇惆怅的看着眼前床头垂下的淡蓝帷幔,心里气愤异常,忍不住“那个毒妇,下手这么狠,早知道就不该饶她。”说话间牵动伤口,萧摇瞪大眼睛不禁吸了口冷气,把脸转向里面,不敢在乱动。却感觉背部伤痕轻轻触碰,温柔异常。她嘱咐“快把那些金疮药都拿来敷上。”身后轻叹一声,温柔的手指轻轻触碰擦划她细腻的背脊,萧摇一颤,轻轻晃了下身子“雀儿别闹,痒。”身后的手指停下。

萧摇将脑袋埋在被子间,咽了咽口水“我好想喝那个酸鱼汤。”说罢,晃晃身子,用屁股撞了下身边的人“你去厨房,给我弄一碗。”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外一阵尖叫,萧摇转头看去,却见绿雀立于屏风前,瞪大眼睛嚎叫。萧摇一诧,猛的回头看去,却撞见敬宸略显阴沉的眸子。她大叫一声,拽着身下的被子,就要钻进去,却被敬宸两指按住后颈,动弹不得。

萧摇撞死的心都有,她红着脸,怒声喊着“出去,快给我滚出去。”敬宸一挥袖,冷冷的吩咐绿雀“下去。”萧摇拍打着两侧锦被“我要你出去,出去。”敬宸看着有些崩裂的伤口,声音带着恼怒“别乱动”萧摇气得脸都发紫,想要回身狠狠抽他,却怕被他看光。身子被他按住,虽然不疼,却也不能乱动。

敬宸声音响起“下去。”绿雀愣得没有了反应,萧摇急声喊道“不许走。”“下去”“不许走,不许走。”萧摇掷气一般,扯着嗓子喊。绿雀左右为难,知道是不能走,但不下去又怕死得更惨。萧摇左手抬起,冲着敬宸右侧腹部狠狠拧去“你滚不滚蛋?”敬宸浅笑,一手顺着背脊滑入里侧腰际,声音带着蛊惑,调笑“下不下去?”萧摇浑身一颤,感觉到腰际划摸的手掌,心中如万蚁攀偻,急忙喊道“下去下去,雀儿下去。”

萧摇厉声喊道“人下去了,你别碰我。”敬宸不答,手却更大胆的伸入被内,越过平坦的腹部,揽住她的纤腰。身子压过她的双腿躺于里侧,按着她脖颈的手拿开,拄着头,看着她精致的面颊。

也许敬宸自己都不知眼中流露出的情愫是多么柔软溺人。他见萧摇目光肿怔,紧咬着嘴唇,敬宸揽腰的手紧了紧,身子更上前倾去,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萧摇将两侧手臂猛的抬起,敬宸以为她要出手回击,却只见她双手捂着脸埋于被中,嚎啕大哭。敬宸愣住,不知如何是好。只见她因哭闹颤抖起伏的双肩,牵得伤口崩裂,渗出血迹。

敬宸撤出手来焦急的说“你别哭别哭了,我不碰你了。”萧摇不理他哭声更大,敬宸看到牵引的伤口血液冲破血痂涌了出来,双手不禁轻按住她的肩膀。萧摇使劲晃了下身子,厉声喊道“别碰我。”敬宸拿开手,声音温柔小心“我不碰你,你别乱动。”萧摇怒声“起来。”敬宸蹭的窜起来站到床边。萧摇唰的把被子盖上,侧过脸不去看他,也不在哭闹。

敬宸蹲在床边,声音小心“阿摇别气了,小心扯到伤口”萧摇不理他。“我再也不这么造次了。错了错了阿摇,谁伤的你,我去给你报仇。”过了半晌一直没声,敬宸以为她哭累了睡着了,小心掖了掖被角,刚扯动被子,就见她猛的动了一下,往被中缩缩,不满的哼了一声。

敬宸有点不爽“不就碰一下么,多少姑娘求都求不来。”萧摇转过头来瞪着他,因为哭过眼睛愈发明亮“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出去。”敬宸嘴角一颤“你敢说我不要脸?”然后怒声喝道“就碰一下至于这么哭哭啼啼吗?”萧摇猛的坐起来,一手举着被子,一手抄起身侧的玉枕向他砸去“出去。”因为用力过猛,牵动伤口,挥玉枕的手费力拄着床畔,额角以渗出冷汗。

敬宸一手举着玉枕,小心劝慰“错了错了,我不要脸,你别乱动。”

“我在也不想看你,哼。”

敬宸将手中玉枕递过去“躺下,别碰到伤口。”萧摇背部刀伤疼痛,也不在逞能,便顺势躺下。敬宸轻轻掖了掖她的被角。却见她看着自己“你说,我是轻薄的女子吗?”敬宸“你别瞎想,是我的错。”

萧摇皱眉嘟嘴,想起昨日被霓玉刺伤时,众目睽睽下,文烨一手揽着她,令一手欲查看她伤势,毫无顾忌。眼中渐泛雾气。

敬宸隔着被子轻轻碰了下她,声音低柔“你别瞎想,是我的错,我不要脸,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

萧摇挑眉“真的?”

“恩。”

“以后不许随便进我的屋子。”

“恩。”

萧摇眨了下眼睛“帮我批奏折。”

敬宸“昨天的我帮你批过了。”

“今天呢?”

敬宸“好吧。”

青灯浮檐,檀香袅袅。巨大镀金佛像慈祥端严。紫篁眉目清善,手中佛珠轻捻转动。萧摇静跪一旁,沉寂不语。

两人款款走出佛堂,迎面而来老僧慈眉善目,双手合十,看着两人一愣“贵人来访,老衲有失远迎。”紫篁淡笑“大师言重,佛家圣地,自为潜心礼拜而来。”老僧目光空静,俯身一礼“二位施主,帝后之尊,贵不可言。”萧摇一愣,今日微服而来,并无人知晓她与紫篁的身份。

紫篁雍容一笑,看着前来理香诵佛的善男信女,叹声“帝后又如何?”老僧“施主佛骨檀缘,几世而修,终不为凡。”紫篁挑眉。老僧又看向萧摇“前世之因,后世为果。莫要辜负。”说罢拂袖而去。

紫篁看着那僧人远去的身影,抿唇不语。萧摇一旁笑道“姐姐莫要听那大师话语,什么帝后之尊,难不成我还要与姐姐共侍陛下?”话语落下,萧摇虽知拂逆不道,却也不以为意,清眉淡笑的拢了拢袖口,挽着紫篁“这种话不用多想。”

紫篁点头,携着萧摇上了玉辇。

紫篁斜坐玉榻,剥了颗葡萄递于萧摇“最近跟着陛下上朝晚归,身子可有累到。”萧摇笑“看看我多活泼,没事的。”紫篁淡笑,她并不知萧摇受伤一事。

萧摇身子向后靠着车栏,以减轻伤口因为颠簸而生的疼痛,颦眉问向紫篁“青音最近可好?”紫篁“毕竟失去了孩子。”萧摇“她与刘锐原是颠覆伦理,这样下去也是不错的。”紫篁叹道“真是可怜。”

萧摇记起几日前,从水榭阁边经过,青音蓦的跪在她面前,依旧是清细如烟的面容“求姑娘,救我的孩子一命”她摇头叹息“孩子没有胎心,是不可能活的。”青音呆愣的坐于草畔,苍白的面上没有一丝血色。

萧摇无奈,垂下眼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紫篁绞着袖口的手一顿,奇怪看着她。萧摇想接着说下去。轿子却猛的一荡,接着轿外传来呼救声。

萧摇一手扶住紫篁,一手震住轿栏。耳畔急声历过,箭雨射向轿子。萧摇不待多想,袖中扇柄划开轿顶携着紫篁破轿而出。

青林之中,数十位黑衣刺客手持利刀,血染腥风。青林外的矮草处,有锦袍男子不急不慢,半张脸上覆了银色面具,一手轻负于身后,拇指处一枚墨黑扳指光泽润透。

他声音清淡,带着几分疏朗气清的空然“本座寻想轿中是什么人物,原来是两个美人。”萧摇提声问道“公子为何至我们与死地?”男子转身看向林外,身姿漠然“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美人可不要怪我。”萧摇一愣,伸手将紫篁护于身后。男子声音空灵“唉!红颜薄命。”随即挥手,指畔莹润扳指空透幽然“一个不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