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三节华容碧影生晚寒二 2018-05-23 16:11 更新 | 1,415 字

文烨看着萧摇袖摆群边垂落的晶石,笑道“这幻舞术跳出的惊鸿之舞美则美矣,却也能将人杀与无形。”萧摇坐于晃动的马车中,奇怪“跳舞也能杀人?”文烨浅笑“只是对有心之人罢了”沉默后,接着说“幻舞师阴霾无常,还是离她们远些的好。”

马车晃晃荡荡,到了宫外。亥时已过,宫门早已关闭。萧摇绕到荒草隐蔽处,冲着高墙撇撇嘴,对文烨道“我回去了。”话音刚落,肩上一沉,一袭淡色锦衣搭落肩头,衣衫温热,带着淡淡清冷。文烨一袭白色中衣负手而立,清润儒雅,声音温润“注意伤口。”

月白微凉,明月当空下,她墨发竖起,辗转轻垂的青丝边笼罩月辉清然,袖口晶石琳琳作响。文烨痴痴看着那带着三分洒脱的凛然笑意,眉间眼下轻逸飞扬。萧摇挥手纵身跃入茫茫夜色之中。

皇宫最高漓月楼。那弯削如韧的眉下,一双眸子幽静深邃。墨色黑衣与暗夜融为一体,袖口紫金印龙,怒触张狂。敬宸微微仰头静静的注视着那翩然翻转的身影。

萧摇转回屋内,便见绿雀低头站在一旁,床前坐着个淡红衫女子。萧摇不语,转身坐在案几上,指了指背后,绿雀惊的一叫,赶紧取来金疮药。

萧摇喝了口茶水,遂看向床畔女子。女子却巧抬起头来,如墨笔丹青寥寥勾勒而出的五官,清细淡雅。萧摇侧身问绿雀“将军来过?”绿雀低声应是。

萧摇叹了口气,嘱咐绿雀“送青音姑娘下去休息,好生照料。”说罢转身向桌旁走去,青音却猛的跪在地上,声音凄楚“求,求姑娘救青音一命?”萧摇缓缓回眸“会有人救你的。”青音仰头,眸光澄澈“姑娘可知我想要什么?”萧摇挑眉看着她。青音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声音哀凉“我不知道,心在哪里?”

萧摇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青音瘫软在地,双手捂着脸,有泪水自掌中滴滴而下“我想我原是恨他们的,现在却,却”萧摇“青音姑娘你累了,下去休息吧。”青音向前,拽住她赤红的裙摆,眼中泪水肆意“将军说他死了?我不信,他是不会放过我的。”萧摇看着她“沁音,你想要什么?”青音一颤,瞳孔猛缩“我想离开这里,自己一个人永远离开。”她一手轻捂着肚子,抬头看着萧摇喃喃“可我不知道,该不该留下他?”

萧摇轻握住她腕部将她扶起,看着她淡雅如初的清秀面容,叹了口气“这个孩子没有胎心,堕了吧。”

文烨回身府中,静默坐于书房。手中轻捻着一块羊脂玉默然不动,帘外流苏轻落,停滞不前。文烨声音淡漠“越来越没有规矩,还不进来。”有身影越过屏风,立于桌前,一袭黑衣纤细劲拔,高挺的鼻梁处一双眸子,鹰戾狠动。

文烨扫了她一眼,又底下头摆弄手中的玉石“可有什么事?”黑衣女子默然不答。

纤长手指擦过细腻的玉身,思索良久,抬眸见黑衣女子还伫在那里,未动分毫,淡声道“退下吧。”黑衣女子一晃,似在挣扎什么。文烨挑眉看着她“千诗,你有话要说?”那被唤作千诗的女子,微微一抖,缓缓“主上为何要放走那个姑娘?”文烨眸光一冷,声音带着不悦“为何?你说为何?”千诗低着头,眸光晦暗“千诗不知。”文烨问道“你有几成把握打得过她?”千诗皱眉,记起那红衣女子长袖翻转,手中折扇把霓玉击的连连败退,深知自已武功与霓玉尚差一大截,羞愧“没有把握。”停顿片刻,接着“可是主上,若是走出风声”文烨冷眼一扫,淡淡“她不会。”千诗抿嘴伫立不语。

文烨眉头微皱,记起沁音清淡的眉目,她是个不会恨人的人,心肠不够硬,手段不够狠,所以她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好的杀手。却又是这样,她学会了自刀剑中磨砺丛生。矛盾的品性,害了她如今也救了她。

他眸光淡淡,款款掏出一褐色琉璃瓶“千诗,明日将它交给文萧修仪。”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