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三节华容碧影生晚寒(一) 2018-05-23 16:11 更新 | 3,246 字

萧摇红烛趴在一处院落的高墙上,院内看去雕廊画壁,精致秀雅。“这是哪?”萧摇奇怪的问。红烛看着立于树梢毫无动静的灌雀“这鸟到底准不准。”话音刚落,那只灌雀飞起来嘎的叫了一声,便向西院飞去。两人自墙壁上飞檐而过,最后停落一个偏院内。院内荒寂无人,那灌雀冲着房门猛的飞去,却撞落的掉了一地鸟毛。红烛笑道“这鸟莫不是傻了。”灌雀不满的叫了一声,便飞向两人趴着的墙头。萧摇因怕泄露两人行踪,用袖子拍打它“下去,下去。”灌雀飞起来,在空中冲着俩人嘎嘎大叫。

萧摇气得嘴都歪了,在任这灌雀叫下去,定招来人不可。她在面上覆上一层菱纱,嘱咐红烛“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盯紧了,遇到危险,撒下那包迷粉就跑。听到么?”话音说完,便纵身跃进院中。

萧摇拂袖将门推开,里屋昏暗无光,却见一苗条身影侧身而立。“姑娘可是青音?”女子并无回答,只是慢慢转过身来,轻垂落地的发髻徒增几分悲凉,萧摇听见外面慌乱的急促的脚步声,似有侍卫赶来,也不管其他,急忙拽过女子衣袖,向外走去“刘锐要我来救你,快随我走。”

女子脚步沉伐,行至门外,萧摇侧目向她看去,一眼还未扫过,左手以覆上她的脖颈“青音在哪里?”借着清泠的月光,女子一袭白衣萧然若水,原本空洞的目色却陡然生神,俊眉轻挑,眸间飒飒英姿“你怎知我便不是青音。”萧摇掌力更近一步,压着她的脖子“我问你青音在哪里。”女子冷笑,袖间亮出一把短匕,由下一挑,向着萧摇腰际袭去。萧摇侧身而出,袖口随着内力运转焰蝶纷飞。女子声音冰冷,刀刀却更是无情“幻舞师么?”

萧摇转身抽出玉扇,扇柄翻转架住女子狠绝的刀刃,淡声问道“你我无怨,为何下手如此狠毒?”女子冷哼一声,手中短匕冰冷夹着厉风,勾,挑,劈,削刀刀毒辣。

红烛瞪着眼睛,趴在墙头,藏于朔朔寒风中看着院内打斗。灌雀在她头顶嘎的大叫一声,便自后庭处飞去,红烛定睛看去,便瞧见两个黑衣大汉簇拥着一女子向外走去。暗叹一声不好,纵身而起掠过庭院。

那女子一看,起身欲去拦截,却抵不过萧摇手中飞转的玉扇。萧摇瞧出事有蹊跷,急唤红烛“快跑。”

红烛使劲抖落锦囊中的粉末,一手劈开那几名挟持女子的大汉。

萧摇手中折扇压着女子部腕,扇柄一震,震退女子数步。萧摇冷冷看她一眼,起身一跃,愈去追逐红烛,却被斜来的一道身影截住去路。那人身姿颀长如松,宽大的袖摆随着袖间涌出的内力摄得翻卷飞扬,萧摇红袖轻舞,袖间冉起的焰蝶妖冶凄美。

来人那股劲力看似和煦温软,却震得她五脏跌宕。萧摇纵身跃于房檐峭陡之巅,身姿轻荡。那人声音随着夜风遥遥传来,不带丝毫温度“姑娘何故夜袭我府邸?”萧摇不语,红袖轻扬,扇面啪的展开,几枚银针破空而出。

身后有人袭来,白衣女子,手中换了一柄长剑,剑尖高挑,欲要揭开她挂与面部的绫纱。萧摇用扇子隔着剑刃,迎着狠戾的剑锋,几个兜转折身,剑尖划开束腰的绫带。手中扇柄也随之压住女子握刀的手,剑刃顺势卡着女子脖颈。萧摇原本打算,挟着女子,先逃出这座院落,却感觉面部一阵暖风袭来,颊上的菱纱随之飘落。萧摇一愣,回手顶了下女子肩骨,将女子击退数杖。

一手回身推掌而去,手腕被人攥握手中,那人手心温润淡热“阿摇?”萧摇一怔,抬眸看去,袖间焰蝶丛生,透着焰火光辉,文烨儒雅的面颊映入眼帘。他琥珀色的眼中带着一丝疑惑“怎么是你?”萧摇早被他内力震得七荤八素,她搭着文烨的手臂,使劲的咳嗽两声,此时她才感觉自己早已双腿发软,全身重力都依附着他。她轻轻摇了下脑袋,刚想接着说什么,却见文烨猛的一呵“玉儿,住手。”随之身子一轻,文烨一手穿过腋下,将她揽入怀中,她的脸猛的撞在文烨胸膛,闻到了淡淡的月光,那是霜冷二月,岭上梅花笼罩月光的气息。与之同时,背部刺痛难忍,似有利器刺入白骨。他听到文烨在她头顶冷吸一声。身后有金属落地。

文烨揽着她落于院内。她手轻按着他的腰际,欲要起身,却感到背后的手掌紧紧的抚住她的肩胛,抬起头来,跃进那褐色温润的眸中。文烨轻握着她的肩胛,眸色担忧,一手越过肩胛,便要查看她的伤势。院内伫立家仆侍卫,肃静无声。

萧摇急忙推开他,尴尬笑了笑。文烨一愣,目色微愠,皱眉无奈,扶着她向院外走去“下去把伤口处理一下。”萧摇心虚,又担心红烛“我没事,这么晚打搅了你,多有不便”文烨声音淡淡“去把伤口处理一下。”“我是大夫,真没事。”文烨冷笑“大夫?会在乎治伤之嫌。”

萧摇挑了挑眉毛欲随文烨而行,却被面前一记白影挡住。那女子,扑的跪在两人身前。萧摇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在跪她。女子嘴角微颤,文烨扫了她一眼,止住她的话语“随我来。”

萧摇坐在软榻上,身后的婢女小心为她伤口上药。文烨在她身侧,白衣女子直跪面前,清冽的眉目紧紧拧在一起“属下该死,误伤主上。”文烨左手拿着金疮药,将药粉撒与右臂伤口上,大量涌出的血液冲散了粉末,文烨面色冷淡,狠劲点住臂上的止血穴。

萧摇瞪大眼睛,看着那深可见骨的伤口,猛的向前一动“你也受伤了?”身后婢女,惊呼“姑娘小心。”因动作过大牵动了伤口,她吸了口冷气,额迹渗出冷汗。文烨皱眉看着她“若不是我把你了拽过来,你恐怕”说着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女子“恐怕被劈成两半。”萧摇想起自己偷偷摸摸爬人家墙头,默默坐在回一边,不言语。

白衣女子墨发垂地,苍白的面上英姿俊雅。文烨声音淡淡“霓玉,可知哪里之罪?”女子微颤,咬着嘴唇“属下误伤主上与姑娘,罪该万死。”文烨声音冰冷“萧姑娘有意放你,你为何还要下狠手。”那被唤作霓玉的女子一颤,转身面向萧摇“姑娘,霓玉无意冒犯,还请恕罪。”萧摇看着霓玉,这个女孩狠辣聪明,能屈能伸着实厉害,却婉言“是我的不对,半夜爬墙头,不被当贼才怪了。”

霓玉面无表情,低头无声。文烨淡淡道“下去领罚,自省三日。”霓玉漠然俯身扣礼,身姿清冷淡凉缓缓离去。

萧摇小声对文烨说“霓玉姑娘也是无意,况且是阿摇不对。”文烨看了看臂上的伤痕“玉儿自小跟在我身边,那孩子性子中总带几分狠辣。如今也是该教训教训。”

萧摇缄默不语,心里却担忧红烛。文烨“红烛姑娘,劫了我府中的马车,想必现在应该回了宫中。”萧摇一愣,心虚不已,小声“丞相为何不问阿摇,为什么要半夜突入府中。”文烨淡淡一笑,眉目疏朗“阿摇难道不奇怪,霓玉为何刚刚称呼我为主上?”萧摇侧头“那是你的事。”文烨淡笑“不错。就像我知道你是受了刘锐所托来救青音,竟然青音被红烛姑娘带走。那接下来如何便是你的事了。”萧摇一哆嗦“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文烨眸光温和看着萧摇“青音原叫沁音,我若说她同霓玉都是我所调养的杀手你可信?”萧摇一颤,记起霓玉冷厉狠绝的刀风,淡冷无情的眸光,不是自刀剑中行走磨练而出的铁血杀手,又是什么。她看着文烨“我信,但,你为何与我说这些?”文烨“因为你一定会奇怪青音为何在我这里。”萧摇不语。文烨接着笑了笑“走吧,我送你回宫。”

红烛携着青音匆匆赶车入宫,一路畅通无阻竟是出奇的顺利。她偷偷跃进萧摇的书房,却见绿雀侧身低头站与一旁,红烛看了眼床上“人呢?”绿雀低头小声不敢作答。红烛急道“人呢?”绿雀弱弱答“死了。”“什么?”红烛瞪大眼睛。身后青音一震险些跌倒。红烛不可置信的扫了扫床,却并无发现异常。却听见渐渐徇近的脚步声,敬宸立于门畔,身侧站着一袭锦袍的齐烜。

红烛眨了眨眼睛,袖口轻扬,携着翩翩焰蝶转身展袖,身姿轻挪曼妙,行至齐烜身前揽着他的脖子笑道“怎样?我刚与阿摇编排的舞蹈。”齐烜轻揽着她的腰,挑眉“不错。”红烛看着敬宸“一会儿待阿摇回来跳给将军看可好?”敬宸敲着扇子“好是好,倒是,你都回来了,那个笨蛋莫不是被抓住了。”红烛干干一笑,佯装奇怪问向绿雀“你主人呢?”绿雀一愣不知如何作答,却见红烛自导自演道“唉!那个丫头又去哪里玩了?告诉她我先走了。”说罢拽着齐烜溜走。

敬宸扫了眼低头立于桌畔的青衫女子“你便是青音?”那女子呆呆望着空空的床畔,并没回话。敬宸声音冰冷“抬起头来。”女子一颤,缓缓抬头,轻垂发髻下是一张浅淡素净的面庞,眼中寂凉无神。敬宸轻声重复“青音?”女子声音清凉,带着颤抖“妾是青音。”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