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十一节银云栉栉瑶殿明(一) 2018-05-23 16:11 更新 | 2,208 字

萧摇朦朦睁开眼睛,便扫见勾龙软帘旁敬尧颀长的身姿。敬尧觉察到她醒来,笑道“可有好些?御医说是急火攻心伤了心脉。”萧摇头酸脑涨,昏昏想起昏迷前的那莫名其妙的举动,皱眉不语。

门外有脚步声匆匆而来,随即听见侍从跪拜,转眼间敬宸以转身入屋,携了一身寒凉的气息,他见萧摇醒来,奇道“我说你是不是中邪了?拽着袖子叫我爹。”萧摇一怔,挑眉看着敬宸目光疑惑,小心重复了一句“爹?”随即那种钻心摄肺的感觉再次袭来,她一手捂着头,身子颤抖脑里却再也看不到先前那明黄的纸笺。敬宸急忙上前,握着她双肩剧烈摇晃着喊她“阿摇,阿摇别想了。”

萧摇脑目渐渐晴明,抬眼看着敬宸,目光清澈游离,看到身上被子绣着的暗纹,龙腾显赫,盘旋而上,问道“这是哪?”话一出口才觉察到自己的声音嘶哑干涸。敬宸轻揽着她,一手递过茶水“这是我的书房。”

萧摇轻咽了口水,看着敬尧“陛下”敬尧略微垂首,侧身坐在一旁的紫檀椅上,抬手阻断了她的话语“萧姑娘才艺双绝,文能附众。若非书香世家必也是名门之后。”他深思片刻“朕曾有一皇妹,封号文德,自小博学多才,文笔斐然。朕却也不知与萧姑娘相比你们谁能更胜一筹。”

萧摇颔首,侧目微垂“公主乃人中之凤,皇家翘楚,阿摇自是比不了的。”敬尧朗笑“文德虽然才学不错,却也抵不过萧姑娘笔锋中的凛然气魄。”敬尧记起那字帖之言,虽是寥寥数笔,却把用兵治国之道,写得顺理成章,嘴角含笑道“文德曾是朕御前女官,替朕拟诏批折,审批文献,却不知萧姑娘意下如何?”

敬宸一笑,朗朗的眉目下闪着精光“这个不错,我替你允了。”萧摇起身下床行礼额头磕地“阿摇,谢陛下厚爱。但恐怕阿摇托不起这重任。”敬宸俯身宽大的衣袖覆上她的背脊一手捏着她的肩膀将她了提起来,目光熠亮嘴角依旧牵着那抹笑“什么重不重任的,不懂的我交你。”萧摇嘴角一抽,转头怒瞪着他,敬宸却狠狠的捏了下她肩膀,笑嘻嘻的说“大哥日理万机哪有什么空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就这样定了。”然后冲着敬尧甩下头“是吧,大哥。”敬尧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无奈的一笑转身离开。

萧摇用力一拍敬宸揽着她肩的手,奇怪的看着他“你今天有病啊?”敬宸手没有挪开,却更大胆的勾着她的脖子,半个身子斜靠着她,动作里虽带了几分市井之气,却更显风流。

萧摇用力扳着他的胳膊却没有搬动,便听到敬宸滑里滑气的言语“阿摇我和你说,你要是当了女官好处太多了。”“你放手,我要出去。”“哎,等会儿,这第一啊,以后谁也不会欺负你了”“拽到我头发了,起来。”“以后你权大位高,还能照顾皇嫂”萧摇在敬宸怀中转了个身,奇怪的回头看着他。敬宸被她盯得一愣,竟说不出话来。萧摇的纤纤细指轻轻覆上他的额头,敬宸只感觉额迹清凉,她袖间弥着淡淡药香,清冷却华美。她的眼睛依旧那么亮,黑若星空白若灿日,她眉头轻挑,目光带着片刻疑惑,声音清丽如斯“挺正常的啊。”说罢拂开他搭在肩上的手,转身向外走去。

敬宸只感怀中一空,那清冷的药香渐渐泯灭,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拖住萧摇的袖子。萧摇怒道“干什么?我没时间和你玩。”敬宸把她拽到桌前,摁着她的肩膀把按到椅子上,随即抓了一把椅子坐到萧摇对面“阿摇我想好好和你说说话。”萧摇奇怪的看着他“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敬宸的脸上透着一丝魅惑,狭长的眼中是款款深情“你喜欢么?”萧摇只感觉脑中一热,敬宸眼中满满的柔情渐渐湿润了她的心底。她有一丝困倦,眼睛很沉,却舍不得他那柔情如水般的眸子,敬宸温柔的话语在耳畔响起“你喜欢对吗?”萧摇看着他的眼睛不语,心里却异常的平静,宁和。“你今天看到了什么?”萧摇眼睛微眯,似有深沉。“你看见你爹吗?”萧摇目光微倦,似睡似醒。敬宸奇怪的想着这幻术到底灵是不灵,于是又轻声问了一遍“告诉我,他怎么了?”萧摇依旧迷迷的看着他,敬宸想着她不是睡着了,起身刚要查看,便听见她浅细如蚊的声音“药盏。”敬宸眉头一皱,身子向前倾了一步“什么?”接着便听到萧摇清晰的吐出两个字“腰斩。”敬宸一愣,吃惊的看着她,她却微侧着头,更加清晰的一字一字吐出“罪,臣,沈,衍,腰,斩。”敬宸看着她脸色愈加苍白,额迹渗出丝丝冷汗,却更加清晰响亮的重复了一遍“罪臣沈衍腰斩。”敬宸看着她极见清明的瞳孔,知道这样下去非走火入魔不可,急忙厉声召回“看着我,看着我。”萧摇停顿,目光微微垂下,似醉似醒。敬宸脑子混乱,奇怪的问道“那你是谁。”“沈,沈”最后一个字轻呢浅淡,实在听不清,敬宸竖起耳朵,更加向前倾了倾。却感觉面前人一震,他转头看去,却只见萧摇眉目清朗,目光渐渐转明,她使劲甩了下脑袋,瞪着敬宸片刻,举起身侧的茶壶向他摔去。

敬宸侧身躲开,便看到萧摇怒瞪着他,青螺衣衫夹着清冷,目光明亮异常“臭小子,你竟敢对我使幻术。”接着卷起身侧的椅子向他砸去,敬宸伸手挡开,却突见萧摇捂着胸口,眼角已有泪珠。眸中有一丝疑惑却被更多的伤痛所替代,她的声音哽咽“你干什么了,我心里好难受。”说完,泪如雨下。她用袖子轻轻擦拭眼角却倍感伤痛,害怕敬宸嘲笑她,却止不住奔流而下的泪水,急忙用袖子掩着脸跑了出去。

敬宸呆望着那消失的身影,心底蓦的拧了一下。他用手紧捂着胸口,脑子一震,这个感觉如此熟悉,熟悉到似乎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午后,正华殿内他亲眼看着二皇叔握着那柄半人高的长弓,用弓弦生生将父皇勒死。弓身泛着金光,父皇扭曲的面庞历历在目。他同大哥一起躲在殿内的悬梁之上,屏住呼吸,紧紧的攥着拳头却不发出一点声响,那时心底便也是这样的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