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八章枝条楚楚耐严霜 2018-05-23 16:11 更新 | 4,326 字

酒过三旬,敬尧与紫篁已离席。还有少数各国君史在敬酒,萧摇瞥见红烛像她挥手,便起身离席,溜了出来。

红烛一袭火红的衣衫,在殿前的琉璃灯下如那灼热的火焰般艳美。她见萧摇出来,上前垮住萧摇的腕臂“阿摇今天很漂亮,怪不得将军都替你说话。”

萧摇看着她眉眼间的坏笑,前句还很中听,后面便不是滋味。扫了她的一身火红衣衫“比不上你和个大石榴似的。”红烛“”

红烛拽着萧摇,悄悄的向西边的坤离殿走“我们去找翎素姐姐,我看到她刚刚和华王陛下离席。”萧摇低声问“陈子华一国之君,怎么能让翎素姐姐那样的美人甘当一个侍衣呢?”红烛赞同的点头,然后惋惜的说“我也不知道,齐烜也不告诉我。”

两人皆是习武之人,且武艺都很高,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坤离殿前的侍卫。进了院内,却见陈子华的屋子前并无人把守。

两人小心憋气,躲在屋前的花丛中。看到屋内的灯火映到纸窗上影影绰绰的身影,翎素纤细的身姿正小心为陈子华更衣,更至身前时,翎素的身影猛的顿住,接着陈子华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怒气“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因透着纸窗,只看到隐约间仿佛陈子华握住翎素的手腕,翎素把脸撇到一边,然后屋内陷入持久的沉默。

萧摇感到身后一股陌生气息,她马上俯身翻了个跟头,堪堪躲开了齐烜要捂住她嘴的手。

齐烜的目光闪过一丝懊恼,他没想到萧摇能躲过。齐烜一手紧紧捂住红烛,红烛在他手中不断扑棱脑袋,他压低声音带着怒气“你俩不想活了是吧?”接着拖着红烛向外走去,冲着萧摇说“走!”红烛不断拍打他,却被齐烜紧紧揽在怀里不能动弹,一张小脸气的绯红。

齐烜看到萧摇仰着脖子往屋内看,不禁着急,又喊了遍“快走。”萧摇依旧蹲着没动弹。此刻却见到屋内,陈子华猛的一推,翎素踉跄的向后退去,陈子华的声音终于带着怒气“你都不愿恨我,是吗?”翎素依旧不言不语。

齐烜紧紧抱住红烛,他看到红烛此刻正使劲的往屋内瞅。知道抓不住萧摇,又急又恼“你等着我找将军来。”萧摇回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陈子华几步上前,握住翎素纤瘦的肩膀,目光带着愤恨“你忘不了他,还是忘不了他吗?”翎素转过头来看着他,清洌的眉目带着漠然,冰冷的声音如高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陛下我说忘记了,您会信吗?我说不忘记,您又能如何?”

“啪——”狠戾的响声响起,听得萧摇一个哆嗦。齐烜赶紧抱着红烛跳墙离去。

翎素扑倒在地,半张面颊涨红,她微微仰头五官精致绝伦,眉目却冷得慎人。陈子华颤抖的指着她,声音中透着深深的悲凉“我不能如何,我的确不能如何”

萧摇在窗外叹了口气,心想这华王却也是个可怜的人。

面前的窗子猛的弹开,一股杀气迎面扑来,萧摇转身抽出袖中的折扇,运力挡住陈子华的剑,陈子华手中的长剑在夜中泛着莹莹的杀气,萧摇手中的折扇不断飞转,化去那来势汹汹的剑法。

陈子华感觉鼻迹萦绕着淡淡的杜若芳香,萧摇头上的配饰叮叮作响,一袭蓝衣辗转舞动,在漆黑的夜色里却也是很明显。因为速度太快陈子华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到那柄玉扇晃动下,隐约而现的眸子甚是明亮。

陈子华的长剑破若长虹,夹着凛凛的杀气直袭萧摇的面门,萧摇侧身一躲,鬓间一抹青丝被剑的戾气削落,于此同时,手中的玉扇划过陈子华的手腕,接着折扇一抖,几枚青针从扇骨飞速射出。

陈子华挥剑一挡,青针落地,在抬眼时却不见那抹淡色身影。闻声而来的暗卫欲要起身去追。陈子华看着远处漆黑的夜色,目光透着一丝疑惑,微微抬手制住,眼睛扫过腕处浅淡的伤痕“罢了,她没有恶意。”

红烛使劲拽着齐烜不要他去找敬宸,齐烜带着怒气“我告诉你,要是华王发现了,你明天就给阿摇收尸吧。”红烛扯着齐烜的袖子不松手“不可能,你刚才都逮不到她呢!”齐烜嘴角一抖,欲试还往前走,红烛抬眼看见不远处敬宸的侍卫,她拖着齐烜忙收回刚才的话“我说,阿摇怎么也是皇后的妹妹,她不会有事的。”

齐烜不管她如何解释,只把她紧紧搂在怀中向里走去,恰巧此时敬宸也缓步走了出来。敬宸看到红烛时一愣,他看到萧摇与红烛一起鬼鬼祟祟的出去,于是奇怪的问“阿摇呢?”

红烛使劲扯着齐烜的衣服不要他说出口,却见齐烜根本没理她张口就要像敬宸告状,红烛一急踮起脚尖,揽着齐烜的脖子,张口吻了过去。齐烜一怔,心里哭笑不得,看着敬宸微微摇头含笑的神色,齐烜有一丝尴尬,他一手轻轻揽上红烛的腰。眼睛却像坤离殿的方向扫去,给敬宸使了个眼色。

萧摇翻出墙后,急速向大殿跑去,此时宴会已要结束。萧摇躲在一块假山后面,确定后面没有人追来时,才拿着扇柄轻敲着胸口喘着粗气。

夹着夜晚凉凉的清风,耳畔传来浅淡的笑声。萧摇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却见文丞相的目光款款的注视着她。

文丞相只是儒雅的含笑,一袭华服在月光照耀下如芝兰玉树般温雅“姑娘不仅琴弹的好,武功也是不错。”萧摇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此刻她可没有那个心情听他夸赞,心里那个苦啊,心想他们不是一伙的吧?这个好像打不过了。

文丞相看到她勉为其难的神情,面上闪过一丝酸痛。

萧摇小心向外挪了挪脚步,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宴会,笑着提醒“丞相大人,宴会好像结束了。”文丞相此刻却闭嘴不语,片刻后他略带伤痛的问道“烨有一事不明?”萧摇仰头长叹,他还是要问奏折的事么?

文丞相转到她面前,茶褐色的瞳孔里带着点点心伤“姑娘为何对烨避之若猛虎?”萧摇一怔,不想他竟问这个,沉默片刻她还不知怎么回答,便听文丞相接着道“难道是因为烨奉命为皇后娘娘开出那样的药方?”萧摇连忙俯身行礼“是阿摇鲁莽,一时为了私心,偷换了大人的文折,还在文折里参奏了大人一笔。”

他想起今晨被她偷换的文折,原本以为只是参奏敬宸的折子,却不想后面也列出自己的几条寥寥“罪行”。

他蹲下身子,一手轻扶着萧摇的臂弯,眉眼间带着柔和“姑娘应该知晓,本丞相姓文单字烨,唤我文烨可好?”萧摇抬眼看着他,心里却清明的很,心想我虽然跟你有点恩怨,可也不想卷入你们权利的漩涡。

文烨看着她湛亮明澈的眸子,突然有些不习惯,心底深处的那份伪装微微松动。

转瞬间,萧摇嘿嘿的笑了两声,伴着晚间冰冷的夜风她的笑声显得格外清朗。她大咧咧的拍了拍文烨的手,然后站起身来,眉眼间写满了清澈的笑意“好啊,文烨你叫我阿摇就好。”

文烨虽然被她这突然转变的态度一惊,但面上却依旧那种含蓄的谦笑。萧摇看着外面渐渐少了的人群,她有些焦急的对文烨说“我要回凤鸾殿了,不然紫篁姐姐会着急的。”

文烨看着萧摇远远而去的身影,原本柔和的褐色瞳孔却渡上一层冷意。

萧摇匆匆往凤鸾殿方向回走,想起文烨看似温和谦逊的面庞,心想,这样也好,你利用我,我利用你。

猛然间,砰的撞到一面“墙”。她揉着微微发酸的鼻子“大半夜的出来装鬼吓人!”敬宸看着她冷哼一声“总比你去偷听人家墙角好。”萧摇勾起了原本的好奇心,向敬宸靠近一些“你说,翎素姐姐和华王到底有什么渊源?”敬宸鄙夷的看了她一眼“我都怀疑你偷听到了什么,还险些被抓住。”萧摇冷着脸问“谁险些被抓住了?”敬宸拿出一根银针在她眼前晃晃,萧摇扬眉奇怪“咦?这是什么?”敬宸冷笑“不知谁,每次拿这样的银针偷袭我,都不成功。”

萧摇瞪了敬宸一眼,捂嘴打了个哈欠,转身向殿内走去。

敬宸冷冷的声音不在如刚才的调笑“你要是想拿回昆仑镜,就老老实实的。”萧摇走至殿前伸了个懒腰,轻拍了拍打着哈欠的嘴,湛亮的眼睛带着朦胧的倦意,微微转头向着敬宸的方向望去,然后似自言自语道“哪里来的野鬼,半夜吵得人不得安生。”——

冰冷隐秘的密室中,敬尧硬朗的眉宇笼罩着忧愁,敬宸站在他身侧,目光带着一丝焦急与期望。

白发苍苍的老者,面上带着震惊,颤抖的手指轻轻抚过昆仑镜冰冷的镜面,他抬头望着站在那里的敬尧与敬宸“这的确是上古神器昆仑镜。”片刻后,老者微微摇头,看着昆仑镜,阴翳的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的震惊“想不到,世间竟真是有着如此秘术,可化腐朽为神奇。”老者看着敬宸眼中急切不安的目光,叹了口气,面上带着悲凉“即便真的可以成功,可是这代价却是太大了。”敬宸皱眉“什么代价?”老者摇头苦笑“世间竟有这等痴情,却不知是喜还是悲。”

敬宸一急,刚想继续追问,却见敬尧沉稳坚定的眼神。老者抬头看着敬宸,历经沧桑的眼中不知闪烁而过什么情绪“这种乱了天地罡气,妄想逆天而为,你说要付出什么代价。”敬宸一愣,身子猛的一顿。敬尧坚实的手稳稳按住他的肩膀。

老者抬眼,目中带着安抚“受术者不会有丝毫影响。不过生死人肉白骨,终究有违天伦,那些该承担的恩与债,一样也逃脱不了。”

清晨的空气中,带着早春特有的微凉。

敬宸缓步走进凤鸾殿后的偏院中,抬眼就看到萧摇的一袭藕色衣衫,她微微侧着头,似是细心听什么,狭长的眼睛依旧那么明澈清亮。她嘴角微微一扬,带着从来都清动的明艳,修长的身子却凌空一转,生生躲开了身后袭来的红色长绫,红绫却陡然卷起如那秋叶帷幕遮挡住那抹纤细的藕色身姿。

敬宸眉头微皱,看着消失眼前的那抹身影,心里不知怎地却是一痛。眨眼间,红绫上握上一只纤纤素手,萧摇姣美的面庞在绫后跃出,她嘴角含笑,手却握着红绫一抖一拽,红绫那边传来求饶的叫声“阿摇,是我是我。”话音刚落,红烛摇摇晃晃狼狈的身影被萧摇拽了出来。

萧摇上前,握着手中的红绫,敲了下她的脑袋“一大早晨,不好好伺候你家相公,过来偷袭我干嘛。”红烛嘟着嘴,一边往袖口收红绫,一边委屈的回说“人家还不是担心你。”萧摇撇了她一眼,表示不相信。红烛笑嘻嘻的向前“昨天你又偷听到了什么?”萧摇摇头“我叹了口气,泻了真气,华王发现了我,险些没被抓到。”红烛瞪她“好好的叹什么气。”

“参见将军。”听着绿雀的声音,萧摇红烛扭头,齐齐向院前望去。敬宸有一丝尴尬,他轻扫了眼绿雀,微愠“下去吧。”绿雀低头捡起从萧摇房内整理出的衣物,匆匆退下。

敬宸缓缓走近,从来冰冷的心此刻却被恐惧所包围。他痴痴的看着萧摇俊美清秀的面庞,老者的话语依晰在耳边回荡,他心底一颤,她原已是枯骨了吗?她早已在这世上消失了吗?敬宸紧紧的盯着她,如若真的是那样,她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该怎么办?

萧摇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听到红烛在一旁低低的笑声,萧摇使劲的咳嗽了一声。

敬宸肿怔,回过神来,对自己刚才莫名的心痛很是气愤,她离不离开关自己什么事,不知怎地一想到这里就异常烦闷,怒声冲萧摇吼“咳嗽什么?”

萧摇一诧眼睛瞪的溜圆,吃惊的打量着他,从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她也不气恼,上上下下打量他,然后小心的问“你怎么了?”萧摇看着敬宸依旧恍惚的神情,从来深邃的眼睛里竟带着深深的痛楚。萧摇恍然大悟,轻轻用胳膊撞了撞他“是不是相中了哪家姑娘,人家没答应你?”

萧摇看着敬宸猛然清朗的瞳孔,敬宸怒瞪她一眼,转身拂袖离去。却依旧听到身后传来的窃窃细语。“哦!看来真是啊!”红烛疑惑道“我一直以为,将军看上你了。”萧摇推了她一下“去,我哪有那福气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