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七章方花古础排九楹 2018-05-23 16:11 更新 | 4,047 字

萧摇独自坐在一角,看着这个豪奢的宴会,婢女纷纷俯身前来端上珍馐美味,觥筹交错间,贵族姑娘含羞浅笑,争相斗艳。敬尧与紫篁并肩坐在遥遥御座之上,俯瞰着底下的热闹的人群。

萧摇远离了琉璃灯下耀眼的光芒,在略显昏暗的角落中,她看着敬尧与紫篁并肩的身影,心底苦涩难耐。想起紫篁袖口处那抹药渍,直到至今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是敬尧指使的。她只告诉紫篁,药中剂量过为猛烈掺有毒素,需要时日慢慢化解。可是那种药却是慢慢损耗身体机能,常年累月最后油尽灯枯疲惫而死,看着紫篁现在身体的状况,服下这种药物以不是一年两年。

她心底酸痛,微微叹息。却看见前来请安的宦官,正自诧异,那小太监俯身行礼“萧姑娘,陛下要您去那休息。”小太监遥遥指着敬宸身旁的一席空座,萧摇不禁头痛,虽说这次宴会都是携着家眷而来,可是也没必要一定要坐在敬宸身旁,抬眼间却看到紫篁遥遥而望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过去。

萧摇起身,身上配饰玲叮作响,她小心迈着步子,以免踩到脚下繁缛的服饰。蓝色的宫服在灯光的晃映下透着一种出落凡尘的清丽。

敬宸看着萧摇缓缓落座他身侧,惊艳着她俊美的面庞,心底一颤,不想她竟是这般美丽。他轻抿一口酒水,指尖把玩着酒盏,无聊的撇了她一眼“丑八怪!”萧摇努力保持着大家风范,纤纤玉指小心拎起一粒葡萄放入口中,目不斜视的看着即将开始的宴会,绝美的面庞笑若春风“彼此彼此!”

满座的君史都是清俊豪杰,大殿内却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敬尧浅笑一声,沉稳威严的声音带着一丝喜悦“难得各位远道而来,需要尽兴才是。”随即敬尧冲着紫篁一笑“开始吧!”紫篁点头微笑,从殿两侧进入数名舞女,琵琶声缓缓奏起,舞女轻纱飞扬,柔弱的腰肢随着音乐轻轻摆动。

萧摇隔着纷飞的轻纱,看到红烛一袭火红的衣衫娇羞的倚在齐烜身侧,齐烜一手轻揽着她,令一手往她口中喂食物。红烛看到萧摇时,微微一怔,冲她摆手。

敬宸坐在紧挨敬尧的玉阶下,握着酒盏慵懒的看着枯燥的歌舞,萧摇在他右侧无聊吃着桌前的水果。

萧摇感觉到身边右侧的空位有人缓缓落座,她心想能坐在这个位置的一定位高权重。随即转头望去,却不想那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萧摇看到那褐色的瞳孔时,吓了一跳。那人依旧温煦如日的含笑,褐色的眸子带着温柔“姑娘今天很漂亮!”。

萧摇心底漏了半拍,心想真是倒霉透顶啊,左有狼右有虎。她牵强的点头致笑,然后转过脸去,不自觉的向敬宸方向挪了挪。

歌舞结束,舞姬缓缓退下。她趁着最后的几拍琵琶声,拽了拽敬宸暗黑的衣袖,指着右侧压低声音“那人是谁?”敬宸懒懒的一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倒满萧摇面前的酒杯“你喝了我就告诉你。”

此刻已有臣史上前奉上礼物,随着锦盒缓缓打开,一对黑白如意呈现眼前,黑如墨,白如脂,一看便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萧摇拿起酒杯,仰头缓缓饮下。却听到敬尧沉稳的话语“果然是好东西,不晓得有什么寓意?文丞相可知晓?”萧摇一听文丞相,缓缓咽着口中的酒水,竖起耳朵,四处打量想看看文丞相到底是何人。却瞥见身旁人缓缓起身,一袭暗褐色官服儒雅非凡,茶褐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谦逊,双手一拱弯腰行礼“臣在!”

萧摇一看,骇了一跳,口中的酒水生生呛了出来,转头抬袖遮住面庞“咳——咳——”全喷到敬宸的衣袖上。

敬宸瞪着眼睛一愣,看着被喷湿的衣袖,怒声道“你”,抬眼间看到萧摇被呛得通红的眼睛,注意到满殿的人都看着他俩,他才意识到自己失了态。萧摇拿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酒渍,使劲的眨了几下酸痛的眼睛,听见敬尧略带责备的声音问向敬宸“你又欺负她了?”萧摇这才看见满殿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她忙起身行礼,低头请罪“陛下,阿摇失礼了。”敬尧轻笑一声“不碍的,今日原本就是花酒宴会。”紫篁嘴角含笑“坐下吧,一会儿罚你。”

萧摇缓缓落座,随即听见右侧文丞相儒雅谦逊的声音“这苍宇冥玉,因产自苍峦山而闻名,古语有言,千金不及苍峦玉,苍峦田中苍宇尊,可见苍宇冥玉为玉中之王,黑如漆,白如雪”听着文丞相的凯凯而谈,萧摇心底一个哆嗦,原想文丞相定是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叟,不想竟是个如此风姿翩然的男子。想到自己偷换下的文折,她不禁抚额叹息,自己这是什么命啊,怎么都惹到这种人精,在这么下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萧摇瞥见敬宸紫黑的脸,她心里更是不悦“活该你不告诉我。”敬宸抬起湿漉漉的袖子,无奈的撇了她一眼。

齐烜携红烛上前献上一颗婴儿拳般大的夜明珠,剔透的绿色珠子泛着莹莹的清辉,紫篁笑看着红烛说“真是美珠配佳人,素闻红烛姑娘舞艺超群,今日不知可否开眼界。”红烛俯身行礼“谢娘娘抬爱。”

敬尧笑着说“曲相千金曲陵,不仅舞艺超群的琴技也是一绝,可一个节拍内可转换四种手法,不晓得配上红烛姑娘的舞步该是多么的美。”

那边的一个黄衣丽人缓缓起身,淡黄色的衣衫,清丽俊美。萧摇自认为对识人很有一套,看着那女孩虽漂亮却带着几丝张扬跋扈。那女孩行完礼后“陛下,陵儿可在一个节拍中转换六种舞步,很想与红烛姑娘一比高下。”

敬尧点头允诺却皱眉说“谁来抚琴呢?”红烛指着子华身后青衫碧螺的翎素“陛下要翎素姐姐抚琴吧!”曲陵却皱眉,冷冷的声音带着不屑“陵儿的舞步只能配上与之匹配的琴声,不是谁都能弹得来的。”

翎素浅笑“曲姑娘说的极是,奴婢的琴音配不上您舞步。”萧摇看着曲陵,心想这个姑娘虽然看着不怎么地,可这也忒不给人面子了吧。想到红烛那直上直下的性格,估计曲陵也得不到好果子。果然红烛冷笑一声“既然翎素姐姐都配不上你的舞步,烛儿也不自讨无趣了。”说完冲着殿上行了个礼,拽着齐烜走了下去。

曲陵却不理睬翎素与红烛的话语,笑着说“陛下,陵儿找到配得上我舞步的琴音。”随即,玉手一指,遥遥对着萧摇。

萧摇一个头两个大,看着曲陵指着自己的手,心想我刚刚还看戏,没招你惹你,你指我干屁。

敬尧的面庞带着几丝不悦,紫篁却温雅的说“摇儿的琴音怕赶不上你的步子。”曲陵冷笑“皇后娘娘对这个妹妹了解的还真多啊!”萧摇看着曲陵,心想你还没完没了了。

敬宸在她身侧缓缓开口道“皇嫂,萧姑娘的琴技不错,不防试试。”

萧摇眼角不禁抽搐,却见已有侍从将琴小心的摆在她面前,她抬眼看了眼紫篁,却扫到曲陵看向敬宸的目光,只是一瞬,曲陵眼中原本的跋扈却被女儿家的羞涩所填满。

萧摇低头手指无意的拨弄琴弦,心里叫苦连跌,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弹琴,却被这飞来的横醋砸个正着。

手指一扫,几声琴音泠泠而出。曲陵嘲讽的说道“姑娘可弹得慢些,不然陵儿跟不上您的琴音。”萧摇听着殿内响起的几声嘲笑,冷然幽幽的道“那可不一定。”心里却想臭小子你的追随者怎么这么没风度。

曲陵起身开舞,黄色的衣袖如游龙般轻轻飘起夹带着淡淡的茸芷清香。萧摇拨弄琴弦,似乎找到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心底暗暗祈祷,自己一定要会弹琴的,不然可丢死人了。

配着曲陵夭夭的舞身,萧摇的琴音渐渐连贯起来,清泠泠的琴音透着一股空旷的凛然,如那万里江皋上狂扫而过的烈风,绵长却大气。

紫篁暗舒了口气。

敬宸微眯着双眼看着她抚琴的素手,心底嗤笑,呵,原来她会弹琴。

曲陵冷然轻盈的脚步渐渐加快,一个琴音中掠过三种步伐。萧摇垂眸抚动琴弦,一个余音后转了四种手法,才堪堪跟得上曲陵的舞步。曲陵冷笑,姣美的眸子里闪过嘲弄,长长的袖子微微摆动,金莲般的玉足却如生风般转了八步。

全场都为曲陵那轻若乳燕的舞姿深深折服,萧摇似乎找到了抚琴的灵感,一个长长的划音陡然而起,余音绕梁带着入耳清冷的美妙,接着在划音的缠绵中十二种不同的声色齐齐而响,曲陵一愣心底一沉,舞步微微凌乱却也踏过十二种步伐,可心底却被淤血积压而感到不适。

萧摇浅笑,泠泠的琴音如泉水般叮咚作响,十八种手法在一个勾音中款款而出,全场震惊不已。曲陵舞步杂乱,衣带纷飞间却只踩住十四种舞步,心口处的热血向上涌来。

敬宸握着酒盏的手微微一荡,清冽的酒水些许洒了出来,他震惊的看到萧摇纤细的手如轻采朱华般扫过琴身,青葱玉指玉影重重,二十四种手法陡然而出。

曲陵砰的扑到在地,口中吐出鲜血。

萧摇缓缓抬眸,冰冷的目光对上曲陵怨恨却震惊的眸子。

身侧文丞相的声音带着赞赏不缓不慢的响起“昔年听闻前朝皇后垂暮之年曾以一音而十八种手法冠绝天下,而今不想却有幸目睹这二十四种手法的旷世绝音,光是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萧摇看着自己的手指,并没有多少震惊,心想要不是曲陵这么一闹腾,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抚琴。

敬尧面庞也带着喜色,赞许的点了点头“的确不错。”

曲相上前磕头请罪,侍从扶着曲陵退下。敬宸借机俯身靠前“鞭子耍的不怎么地,琴弹的倒凑合。”萧摇冷冷撇了他一眼“哪比得上你,一群狂蜂浪蝶趋之若鹜。”

紫篁略带不愠,有些恼怒的说“要你弹琴配奏,何苦伤了人家。”随即眼神扫了眼曲相,萧摇赶忙起身要向曲相赔罪,却被敬宸一手按住,敬宸慵懒的目光带着柔和,温和的看着她,然后转向曲泰道“曲相又不会与你计较,是吧?”曲泰老脸一红,低声含笑附和“女孩家的玩闹,哪能当真。”

萧摇看着敬宸温柔目光下的那抹嘲弄,不禁苦笑。

一个粉雕似的小人摇摇晃晃扑向敬宸的怀里,敬宸把她抱在怀中,朗声笑道“沁和回来喽!”萧摇歪头看着那粉嫩的三五岁小孩,眨眼逗她。

小孩儿扑在敬宸的肩头,向她张开手臂“姐姐,姐姐漂亮!”萧摇笑着摸了摸她肥嫩的脸颊,却听到敬尧的浅笑言语“沁和,这不是姐姐,是你母后的妹妹,该叫姨娘。”

萧摇一愣,紫篁姐姐的女儿?于是心底越发怜悯,想要把她抱过来。敬宸却把沁和放在地上,抬眼示意殿上,于是沁和遥遥晃晃的上前请安。

萧摇看到紫篁眼中闪过忧伤,正自奇怪。却听身侧文丞相小声道“沁和公主不是皇后娘娘嫡生。”萧摇顿悟,却依旧不解“之前也没听说陛下有过子嗣。”文丞相浅笑“陛下膝下只有公主,公主母妃去的早,公主便也一直没留在宫中。”

萧摇更是奇怪,既然母亲都不在了,为什么还把公主扔在外面?

紫篁爱怜的抚了抚沁和的头“沁和这次回来,就留在母后的宫中作伴吧。”敬尧抱着沁和,浅笑着说“还是回芎州吧,她外公外婆也寂寞。”紫篁微微垂眸,萧摇看不到她的神情。

萧摇转头还想问文丞相,却只见文丞相低头品酒,不在多语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