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楔子 2018-05-16 10:23 更新 | 2,830 字

楔子

世人皆知诗仙李白揽月溺水而亡,却不晓得他早已超脱世间,得玉鼎真人亲传问道修仙去也。

李白虽已得道,却仍爱游走世间。那西岳华山以雄奇险峻著称,长空栈道紧贴峰壁上的花岗岩。

放眼望去,满目都是高耸的云峰和缭绕的仙雾。偶有几声鹤唳刺破长空,顺着鹤鸣声,在那狭长的栈道之上,遥遥的看见一个身影款款前行。

只见他头上系了一块破旧的青布方巾,饱满的天庭下,有两撇剑眉毛斜飞入鬓,眉下的一双眸子略有笑意,挺拔的山根好似这挺拔的华山。

一张四方阔口,念念有词。手里捧了酒葫芦,三尺青锋别在腰间,这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鼎鼎大名的诗仙李白了。只是修仙过后,这俗世之名已少有人提起,只号酒鬼子逍遥纵世。

粗犷高昂的歌响彻在这华山之巅:

大爷人称酒鬼子,纵横欢场千百载,见惯了世人冷眼,看透了俗事纠缠。

吃过那未臭的朱门酒肉,亦曾随着那苦寒子弟,一同餐风饮露。

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而今儿个酒鬼心事谁知晓。

长歌一曲,在这悄无人烟的群山之间,好似有一万个人同时放歌。

他举起酒葫芦,爽快的大饮了一口。饮罢,先是哈哈一笑,接着冷声道:“阁下既然来我华山,何不以真面目现身,藏头露尾的,岂不是让酒鬼子看了笑话?”

“桀桀,酒鬼子。我家圣主有意请你一叙,不知可否赏脸?我们那里,可是有数不尽的美酒哦。”只见一团黑气凝成了一张人脸,那张脸生得狰狞而可怖,却是竭力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显然,他对酒鬼子颇为了解,所以以美酒相诱。

李白人在俗世之时,就有诗云:“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可见他对酒的嗜好,入了仙道之后对这杯中物更是爱不释手。

李白酷爱饮酒狂欢,为人飞扬跋扈然,不受世间拘束,但是对于礼待自己之人,他也会还之以礼。只是对于这畏畏缩缩的魑魅魍魉之辈,他倒是颇为厌恶,哪怕是对方以美酒为饵。

美酒虽好,有福去享才好。

李白袖袍一挥,冷声道:“你家圣主算得什么狗屁东西,你这般模样,他也必然不是什么善类,若执意相见,不如让他来我华山好了!”

黑气人脸听了又是一阵桀桀怪笑。

“我家圣主身受重创,非道友不能相救,所以我才不远虚空万里,降临此地,特来相请!”黑气人脸故意把请字加重了读音。

只见他怪笑一声,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顿时黑云密布,雷声滚滚。谈笑间,天地色变!

滔天黑气冲着酒鬼子涌来。

酒鬼子心中大惊,手向腰间的酒葫芦摸去。

该死!这黑气恐怕至少有着准圣的实力。

酒鬼子嘴里呢喃咒骂。

“酒里乾坤,吞纳天地!”

只见他手里的酒葫芦骤然变大数百倍,葫芦口中源源不断喷洒出晶莹剔透的玉液琼浆。而这本应有净化之力的酒水,对这黑气竟然不起丝毫作用。

李白转势将酒葫芦收在手中,大喝一声:“收!”

那空中弥漫的黑气却变得更为凝练!

“哈哈,这等雕虫小技,也好拿来献丑?”黑气人脸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黑袍中年人的模样,目光里流转着纵横捭阖的绝世傲气。

颇为轻蔑的看了酒鬼子一眼:“若非圣主需要你这具酒灵圣体的身躯,老夫早就将你灭杀在此!既然敬酒不吃,那你就该尝尝罚酒的滋味。”

漫天黑气收拢,化为无数黑影,诸多黑影手持束仙绳,须臾间,一张张由束仙绳编织而成天罗地网席卷而来。

酒鬼子大脑飞速流转,任凭他如何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世间竟然还有此号魔头。

今日,自己绝非敌手!

“哈哈,也罢也罢。我纵横人世千余载,虽不曾像师兄那般,光耀师门,却也饮酒赋诗快活无比,又得以悬壶济世,积下了不少阴德,到了阎王那里,想来也是能讨杯美酒一尝。”哪怕是不敌,李白也是毫无畏惧,决不肯变节屈从与他。

“阴德?阎王?愚蠢!”黑袍中年人淡淡一笑。

黑气萦绕了整座华山,滚滚雷云在天空之中翻腾着。

西方,一抹金黄突破这黑气包裹的天地。

“该死!欢伯,你竟能察觉我的行踪?”原本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黑袍中年人,此刻却是无比怨毒的看着西方。

他心中明白,此行恐怕是要无果而终了

酒鬼子只觉得一股无比亲切的气息飘荡在天地,那种气息就好像天宫里的琼浆玉露,沁人心脾。

黑袍人心有不甘,化成一道黑气直接扑向酒鬼子。

忽的北方一道刺目的玄光极速冲来,直射黑气而去。

“天眼!师兄来了。”酒鬼子心中暗喜。

接着一道银光乍现,那是一个仪容清俊相貌堂堂的仙人。他手持着三尖两刃刀,左奔右突间,三两下的就将黑影刀枪手一扫而空。

此人正是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杨戬。

看得来人勇猛,又瞥了一眼西方的金光。黑袍中年人冷哼一声。

“老夫今日姑且认栽,他日再来过!”

见他作势要逃,杨戬怎肯这般轻易放任他离开:“魔头,哪里走?”

“桀桀,老夫要走谁能留得?”

“盘古幡”

那声音仿佛是天正在开口说话一般,整个世界都在回荡着这三个字。

那盘古幡上的符文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看得此幡,酒鬼子心中大定:师祖!

酒鬼子万万没有料到,元始天尊竟然会亲临。

那黑袍中年人,好似遇到了天敌。黑气在盘古幡的影响下,不断地淡化开来,他开始极速聚拢外放的黑气,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不消盏茶功夫,华山又恢复了一片澈明。

“桀桀,没想到这小小地球,竟也有这样的绝世宝物。哈哈……”黑袍中年人在他自己的大笑中化为了乌有。

酒鬼子这才长吁一口浊气。

“弟子拜见师祖!”酒鬼子、杨戬齐声道。

“敢问师祖,这魔头是何来路?”酒鬼子心中疑惑,也不讲什么礼数,直接上前一步连忙问道。

元始天尊微微颔首淡笑不语,遥遥的望向西方天空的那一抹金光。

“道友,借贵界酒灵圣体一用,解我酒旗世界之危机。”酒鬼子和杨戬皆是觉得有人说话,而耳朵却偏偏没有听到声音,只觉得有人在心里和自己对话。

“位面错综,十方阎罗并非亦与之辈,我等虽有通天彻底之能。却也无法左右位面间地府之事。”

元始天尊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语气和缓的提出问题所在。

他不光认识欢伯,也清楚那个位面正在经历的浩劫。

“我自有方法,道友只管答应就是,一切由关节由老朽打点。”又是那种声音在心底响起。

元始天尊大骇,这欢伯竟然已经修炼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能够带旁人穿梭位面。然而他表面却是不露丝毫。

继而和煦的说道:“酒鬼子,你便随道友去那酒旗世界走上一遭,历一番磨难,归来后我还你个正果金身。”

“杨戬愿陪师弟前往异世。”他们师兄弟素来交好,杨戬很是喜欢酒鬼子那放任豪纵的江湖气,更欢喜那“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潇洒姿态,和他“听诏不听宣”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不太放心他只身涉险,所以主动请缨。

“此行万分凶险,稍有不慎就会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元始天尊正色道。

杨戬一听,心中犹豫。

“既然是非我酒鬼子不可,想必师兄去与不去效果不大,我一人足矣!”

“老朽只能让酒灵圣体转世,其他人,我做不到。”

杨戬望向酒鬼子,心中颇有不舍。额上玄光大起:“师弟,这天眼神通我印刻在你灵魂,去了异世它定能助你,并且或许我能够凭此跨越位面去寻你。”

酒鬼子的双眼也是变得温润,这天眼神通是师兄的看家本领。如今慷慨相赠,酒鬼子也没有推辞。以两人情谊,自然知道师兄是真心相赠。

元始天尊之声犹如天籁:“前往异世,任重道远,吾玉虚门下以你而荣光。”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