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 黄金系统 2018-05-07 17:59 更新 | 2,364 字

黄昏,枫大少耷拉着脑袋走在大街上一脸的沮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竟然一夜把所有的家产输光了,他这个富二代竟然成了穷二代,特么的是他心爱的女友李莉,也竟然无情的离他而去了。

泪奔,失望,充斥他的头脑。

妈的,可恶!他老爸在鸿阳集团拥有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也被合伙人刘大辉吞并了。

刘强,你个王八蛋,劳资知道李莉跑到你的身边了,你特么的阴谋终于得逞了。

刘强是刘大辉的公子,已经对李莉垂涎多日了。

“李莉,你个势利小女人,如果有一天劳资发达了,非让你看看劳资的威风不可!”路灯下,枫大少拖着长长的影子,失魂落魄地迈着无力的双腿,一边走一边这样想着。

他虽然大学毕业了,由于老爸是以前鸿阳集团的董事长,根本就不用参加工作的,他总是跑到酒吧,歌舞厅泡妞,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谁知道一夜之间他竟然变成了落水狗,尼玛的,许多人狗眼看人低,已经把他当做大街要饭的叫花子了。这不,今天他在外面找工作就特么的难,就连他老爸以前所谓的老朋友都往外赶,说他娇生惯养习惯了,公子爷用不起。

哎,穷到大街无人问,富到深山有远亲。这句话枫大少现在真的是体验到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进了公园里面。

“扑腾”

枫大少有气无力地躺在了长木椅上,也不管凉不凉了,走了一天的路了,累死了,休息一下是当务之急。

他老爸现在是个穷光蛋,就连那座朝夕相处豪华的宅子也卖了,昔日温暖的家也没有了,他必须适应冷桌子凉板凳了。

“呼噜呼噜”找了一天工作的枫大少就像一条半死不活的猪,躺在那里片刻就睡着了。

“吱哩”突然,一辆宝马车停到枫大少的不远处。

“啪嗒”车门打开了。

从宝马车里面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肥头大耳的刘强,另一个是美女李莉。这小妞不但是个势利的主,还特么是个风流的贱货,依仗她天生的丽质,谁有钱就跑到谁的怀抱。

“呵呵,这不是昔日大名鼎鼎的枫大少吗?想不到会有这样悲惨的日子!”刘强拉着李莉的纤纤玉手,来到长木椅跟前嘲笑说道。

尼玛的,劳资睡个觉也不能安生!枫大少被吵醒,慢慢睁开睡眼,借着灯光朦胧看到了刘强和李莉的模样。

枫大少的心里一阵难受,昔日他自己也曾经拥有过宝马车,拥有过眼前这个妖艳的美女,可是,现在……

枫大少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向了一边。

“我说枫大少啊,兄弟今天带着美女宝贝可是找你一天了,打电话你也不接,原来躺在公园的凉椅子上睡大觉呢,兄弟担心你这娇生惯养的身子骨受不起啊?!”刘强一脸狰狞地看着枫大少发飙。

李莉的美丽妩媚,让刘强早就垂涎三尺了,只是因为枫大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以前又是腰缠万贯的大少爷,李莉才主动拥抱枫大少,这让刘强很是嫉恨,积怨已久。如今枫家败落,李莉又主动靠近了刘强,呵呵呵,刘强正好羞鲁一番枫大少了。

“怎么样?这妞不错吧?!”刘强说着话故意把李莉搂在怀中。

“哼,劳资用过的二茬货你也当宝贝!”枫大少恨死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玛的,什么破玩意。

“呵呵,还有啊,你老爸真的聪明啊,竟然把鸿阳集团董事长这个位子让贤给我老爸了,特别是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也归我刘家了,你老爸真的是大度啊!”刘强洋洋得意说着风凉话,尼玛的,分明是要气死枫大少了。

“噌”枫大少突然坐了起来,用手指着刘强骂道,“你特么别逞能,你那狗老子刘大辉做事不仗义,早晚会得到报应!我们枫家失去的一切一定会夺回来的!”

枫大少双眼冒着愤怒的目光,刺的刘强急忙拉着李莉倒退了几步,刘强心里明白,尽管他肥胖如猪,体重很大,并不是枫大少的对手,以前为了争夺李莉,动过不少手,他刘强都是手下败将。

“啧啧啧!你现在落魄成这样子,那是你老爸工作失误造成的,你更不知道你老爸给鸿阳集团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俗话说,老子反动儿混蛋,刘强强词夺理的解释着。

“放你妈的狗臭屁!”枫大少怒火胸中烧,他虽然不知道家庭败落的细节,但是他相信老爸正大光明的为人处世,更知道刘大辉的阴险狡诈。

“好好好,不给你这条疯狗说了,走走走!”刘强心里明白,再说下去决定没有好果子吃,万一枫大少一巴掌打过来,他在美女面前的面子就丢尽了。

“嘭!”刘强一把拉着李莉就上了宝马车,用力关闭了车门。

“轰轰轰……”刘小强驾驶着宝马车就走了。本来他打算羞鲁一顿枫大少的,谁曾想枫大少还是那么的英雄,竟然把他臭骂了一顿,真是丢人败兴!

奶奶个熊的,人真是倒霉的时候,喝一口凉水都呲牙!枫大少骂了一句,又躺在了长木椅上。

“呼呼呼”突然,狂风大作,天上乌云密布,好像整个世界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尼玛,老天爷真是不争气,赶快回家。枫大少看天色不好,一下子就跳起来,撒腿就往家里跑。

“咔擦”突然一道闪电飞来,正好击中了枫大少的全身,整个身体绿了一下。

晕,一阵眩晕,枫大少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枫大少慢慢睁开了双眼。

卧槽,劳资不是被雷电击中了吗?幸亏还活着。

“恭喜宿主,你的大脑里面已经安装了黄金系统,你已经是鉴宝大师了!”突然,枫大少的脑海里有人说话了。

“尼玛的,还恭喜呢,老子没有被雷电击死就万幸了,还什么鉴宝大师呢!”枫大少颤颤悠悠地站了起来,刚才脑海里听到的那句话,以为就是神经错觉呢。

……

枫大少回到了家里,现在的家是老爸枫阳租来的六十平米的破地方,据说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也算是一厅二室,老爸老妈住在一个卧室,另一间卧室是小妹妹枫莹莹住着,她现在读初三,课程比较紧,所以,客厅的沙发便是枫大少的卧铺了。

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家人都睡了,枫大少悄悄拿出钥匙要开门,手指碰到了门面,突然脑海里又说话了,“木门,1979年大寨木器厂生产,绝对的黄花松。”

卧槽,这脑子是怎么回事?雷击过后出了毛病?

开门后,枫大少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旁,轻轻躺了下来。

“长虹牌沙发,1978年生产,烂木结构,是个假货!”突然,他脑海里又有人说话了。

卧槽尼玛的,看来劳资中了雷电,不是正常人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