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厨神归来 2018-05-02 16:27 更新 | 2,046 字

秦默做了一辈子厨子,被人们称为厨神,最后却死在了自己做的一道菜上。

由于他的厨艺到了一个瓶颈,便重新拿起这本诡异菜谱研究,希望厨艺能够再有精进,当他准备好食材,精心烹制出来品尝了一口,结果就一命呜呼了!

这死得也太快了,食物中毒也没这么快就挂了,倒像是被人下了烈性毒药,可这些食材都是经过严格检查,亲自监督的,不应该有毒的,可此时他浑身抽搐,嘴唇发黑,口吐白沫的秦默倒在了厨房的地板上。

他清楚的感觉到肠胃的疼痛消失,意识开始飘忽,无边的困意袭来,想要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可当他迷离的目光看到桌上害人的菜谱,眼睛陡然睁大,并伸手去抓,可还没等够到,身体一僵,身体和手落地,彻底挂了!

死了之后,他的眼睛还是圆睁的,死不瞑目!

“喂,醒醒,再不醒我就给你人工呼吸了。”

朦胧中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秦默睁开眼,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撅着嘴亲过来,吓得他立马坐了起来。

“你干什么?”

秦默惊恐的躲过一亲,打量着要亲自己的男人,他是一个黑不溜秋的精瘦男人,留着八字胡,满嘴黄牙,长相挺恶心人,顿时菊花一紧,感觉他像大灰狼,自己是小白兔,他在占自己便宜一样。

精瘦中年人露出满嘴黄牙笑了笑,不笑还好,笑起来还渗人,语气却很温和的说道:

“你昏倒了,我救的你。”

“是吗……谢谢啦!”

秦默环视一圈,发现围观的人俱是点头。

也就在这时,旁边一个长相清秀,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一下子扑到了秦默怀里,吓了他一跳,说出的话更是让秦默半天没有回过神。

“哥哥,你终于醒了!”

哥哥?

在秦默的印象中,他一直是家里的独身子女,怎么突然多出一个亲人来?

“我是你哥哥?”

秦默手指着自己不确定道。

“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喊饿了,可千万不要丢下我呀!”

说着小姑娘眼泪就要往下掉,可怜模样惹人心疼。

“没有说不要你,乖听话,不哭,我们不哭!”

秦默帮她擦了擦眼泪,又摸了摸她的头,安慰了几句。

“嗯,我不哭……哈哈哈哈!”

小女孩顿时破涕为笑,情绪转化之快堪比川剧变脸,让秦默都有种被耍的错觉。

这时,一个歪戴着厨师帽的胖子走了过来,将一张古朴的菜谱摔在秦默的脸上,冷笑着道:“你这哪是菜谱,分明就是毒药,这上面的食材都是相克的,混在一起做出来,吃了会出人命的,你说你年纪轻轻不学好,学害人,你要是直接讨要,我还能看在小姑娘可怜的份上,施舍你们一点馒头,可你拿这东西来坑人,别说馒头了,连粒米饭都不给,赶紧滚,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胖厨师的一席话让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指责秦默的不是,认为这么年轻不学好,假装清高,不乞求别人施舍,却拿了个坑人的菜谱去卖,这是人品有问题呀!

“这年轻人太不厚道,怎么能做这么阴险的事呢?”

“真是不像话,这样就该关进大牢,一个乞讨的不仅不感恩,还想着害人,真是该死!”

“就是,要不我们一起送他去警察局吧?”

……

看着群情激愤,秦默再不出声就来不及反抗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是这么多的围观群众,当即大喊一声:

“停!别听他胡说,菜谱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绝不会有假,我可以对天发誓……”

“我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厨师,什么样的菜不能混在一起炒,什么样的可以做最好的搭配,这里有谁能比我精通?我可是龙凤楼的顶级厨师长,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他这张菜谱绝对是假的,毋庸置疑,相信我的一起将他扭送警察局去……”

胖厨师直接扇动群众。

围观群众纷纷上前去抓秦默,吓得小女孩哇哇大哭,秦默怕她被人群波及,将她护在怀中,就在所有人都踢他,打他的时候,一个响亮的铁锅砸在了他的头上。

咣!

秦默倒在了地上,群众停下了,往后退围成一个圈,全都看向胖厨师手里的铁锅,他也怕出人命,立马上前察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活着,心里松了口气,但是下这么大的手,他也不好撒手就走,就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扔在地上。

“这是给你的医药费,拿着钱快滚!”

秦默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只是本能的抱着头,此时他的脑海中疯狂的涌入了许多陌生的记忆,根本就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所有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陌生的记忆碎片上。

“以前的我挂了,现在是重生的我!”

几分钟过后,秦默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拉过哭得跟泪人似的妹妹,抱在怀里。

原来这个小女孩是自己搁垃圾桶捡来的,当时她就已经记事会说话了,带回家后给他买吃的,买喝的,时间长了,就管秦默叫哥哥,秦默也拿她当亲妹妹一样照顾。

女孩只记得小名叫雪儿,由于只有秦默一个熟人了,就跟他一个姓了,叫秦雪儿,这身体的前生一个人能吃饱饭都不容易,还要养着妹妹,经常是有一餐没一餐的活着,就在前两天家里一粒粮食也没有了,这样下去非得饿死。于是,从床底下找出一张家传的菜谱,想要卖了维持家里生计,等找到工作赚钱了再赎回来。

来到这江城最有名的龙凤高档酒店换点钱。结果,被判定这是一张毒菜谱,不仅被厨师长辱骂,还被店伙计打了出来,悲愤交加之际,血气上涌,猝死当场,机缘巧合之下却让秦默附了身。

“雪儿别哭,哥哥没事了。”

“哥哥,他们都是坏人,我们快走吧,不然他们又要打你了!”

雪儿很懂事的扶秦默起来。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