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暴怒 2018-04-10 14:11 更新 | 3,197 字

丹霞山脉,连绵不绝,最高处直冲云端,雾宛若雾蒙仙境那般,令人心旷神怡。

只不过,这样美丽的景色,在林锋的眼中,却没有半点值得留念。

他身形闪烁,朝着山脉出口奔去,眼睛不时瞥向手中的储物戒,脸上充满了喜意,储物戒当中放着的一株紫心花,是他刚刚从丹霞山脉深处,足足寻觅了半月之久,才从众多凶猛荒兽中偷夺而来过来的。

这紫心花乃是二品灵材,服用后可以大幅度提升修为,是所有武者境界修士梦寐以求的宝贝,更重要的是,这紫心花,是他送给柳倾城的礼物!

想象着柳倾城收到礼物时的娇美容颜,林锋全身的血液放佛加快燃烧了一般,令他恨不得立刻将紫心花送到她的面前。

想到这里,林锋无法压抑自己心中内心的喜悦,心中掠过柳倾城的曼妙倩影,便止不住的激动迫不及待的从山顶疾奔而下,朝着望龙书院的方向赶去。

山路崎岖,旖旎而下,便是一片姹紫嫣红的桃花林。

四周飘散的桃花香,揉捻着对于爱人的思念,衬托出如同梦境般的场景,令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高度紧绷的林锋,暮然一松,四肢百骸里疯狂用尽的元气,让他在不知不觉中,速度再次上升了几分。

曲径通幽,再往前,便是两人经常嬉戏的青石潭,离别时,那温言软语,犹然不绝于耳,令人心动神往,不能自拔。

“倾城,这次书院历练的时间是半个月,而半个月后,正巧就是你的生日,你记得在这里等着我,我一定会给你准备一份让你怎么都想不到的礼物!”

柔情似水,佳人如梦。

短短的半个月,便如同千百年般,教林锋牵肠挂肚,思念成痴,脚下倏然用力,向着那撒下山盟海誓的青石谭疾驰而去。

果然,青石潭上,侧身坐着一道婀娜多姿的倩影,那人嘴唇如樱桃般娇嫩,腰肢不足盈盈一握,小巧玲珑的玉足踩踏着下面的磨光了的石子,宝石般的双瞳,望向一个前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似乎在等候,却又像似在思索。

林锋止住步伐,嘴角微张,露出一抹温润的笑靥,蹑起脚步,正要从背后给予柳倾城一个惊喜,却被眼前一幕,惊得呆愣——

视野之中,居然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庞!

“倾城,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乖宝贝,想我了吗?”

声音不大,落在林锋耳中却是极为刺耳,更让他震惊的是,柳倾城脸上居然挽出一抹笑靥,然后身体微微向前,一把投入了那男子的怀抱!

嗤嗤嗤嗤!

林锋只觉得身体被千万个荆棘刺透了一般,那颗跳动着的心脏,也被刺的千疮百孔,喉咙艰难的蠕动着,抬眼细细的向那人看去。

一袭火红似晚霞的锦缎衣裳,上面缀着一头金色海龙,张牙舞爪的凶猛模样,让人不由的觉得心底十分沉闷,尤其是那一双狭长的眼眸,不时不时闪烁着淫荡的光辉。

这不正是雁峰城四大家族之一,金家的纨绔大少——金阳吗!

他的飞扬跋扈可是全城都出了名,仗着家大业大,肆意耍刁,无论在学院还是整个雁峰城,蛮横无理,横冲直撞惯了。

可他,怎么会和我的倾城在一起?

“金阳!放开你的脏手!”

林锋脸上愤慨不已,心潮涌动之下,更是有一股难以抚平的激流充斥在胸腔之中,当下便是抬脚一步,来到两人的面前,伸出手想要将柳倾城从金阳的怀抱当中拉过来。

柳倾城猛然起身,脸色惊异的看着林锋的突然归来,不是还有五天才回来的吗?怎么会突然提前了。

她眼呆呆地看着林锋,犹豫了半响,却是躲在了金阳的身后,冷声道:“应该拿开脏手的是你!不要碰我!”

不要碰我?

这句话如同雷击一般,击打在林锋的脑海当中,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心心相印的两人,变得如此陌生与苍白!

林锋伸在半空中的手,逐渐定格,迟缓的收了回来,满目质疑的望着柳倾城,说道:“倾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二十天的约定,我从山脉深处出来为你庆生,你看,这是我为你带来的生日礼物啊!”

林锋哆嗦着手,从绑在手腕上的储物戒里,拿出了散发着淡紫色光华的紫心花,这对于普通武者来说,简直就是炙手可热的宝物,而林锋并没有拿去换一笔金钱,一腔热忱,只为给爱人准备生日礼物!

可这样的宝物,放在四大家族之一的金家来说,简直是苍白的可笑。

金阳闪电般的出手,在林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把紫心花捏在手中,把玩起来,脸色越发的轻蔑,冷笑道:“就这样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拿得出手?岂不知像这样的东西,在本少爷的家中要多少有多少,居然却拿出来给倾城当生日礼物,真是太过于寒酸了!”

说完,毫不在意的扔到了林锋的脚下,脸色嗤笑非常,当着林锋的面,将柳倾城搂在怀中,那一双狭长的眼,直勾勾的望着他,充满了嘲讽味道。

神情嚣张,挑衅意味十足。

此情此景,激得林锋目眦欲裂,血脉喷张之下,也顾不得什么身世显赫的大家族子弟,暴喝道:“混蛋!我要杀了你!”

话音未落,身体如同发怒的狮子,打横那坚如磐石的拳头,向着金阳的脸捅了过去。

金阳一阵冷哼,在灰色的羽翼披肩下,掏出一条如同蛇皮一般的锁链,在空中怪异的扭动着,闪烁着绿色的光彩,骤然向林锋急射过去。

林锋双目一正,那平常灵动如同迅豹一般的身躯,此刻放佛是一柄锁合在一起的巨锁一般,周围的空间急剧的抽动着,压迫着,只觉得胸前一闷,那灵蛇一般的绿色锁链,已然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胸前。

一口鲜血喷射出来,他抚胸后退了四步,才停了下来。

林锋满脸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金阳,这,难道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废物!”金阳不屑的耻笑道:“大我两岁却低我两星,就凭你,还想夺走我的倾城?”

“可恶!”林峰双目赤红,体内所剩不多的元气开始聚集,猛烈的金色光芒在双拳闪现,那光芒吞吐不定,几欲择人而噬!

“狗贼!纳命来!”林峰怒吼一声,挺出双拳猛地飞身打向金阳。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狗屁金锋拳,今天老子这六星武者就要见识见识你这拳法的厉害!”金阳大吼着,浑身绿光闪烁,整个人如同一棵青梢大白菜一般不避不挡的挺身面对着迎面而来的金锋拳。

“碰”的一声巨响,林峰倒飞出去十几米,躺倒在地,口中狂喷鲜血。反观金阳,却如同没事人一般呆在那团狰狞的绿光中,他身后的柳倾城更是没有收到丝毫的波及。

这是多么令人恐惧的实力!林峰的目光有些涣散,虽然体内元气已近谷底,但自己这含恨的全力一击,威力足以秒杀一头行者级的灵兽了,但对面的金阳甚至都没有格挡,就那么用身体挡下了自己的最强攻击!

“姓林的,你现在知道咱们之间的差距了吧?”金阳那张邪气纵横的脸上满是小人得志般的诡笑,“今天就让老子了结你吧,省的以后打扰我和倾城的幸福生活!”说着,右手绿光大盛,那锁链腾空而起,瞬间就瞄准了倒在地上的林峰。

“金阳!”柳倾城一下子从刚刚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一把攥住了金阳的手说道:“没有人能打扰咱们的幸福生活啊,他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就别再浪费力气了。”

“嗯….”金阳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是我家倾城好,真是体贴,那就让这条狗自生自灭吧,哈哈哈哈哈….”说着,挽着柳倾城的腰踱着八字步离开了。

林峰听到柳倾城的话,再次猛地突出一口鲜血。

他呆呆的望着地面,脑海里嗡嗡嗡的回荡着那句“没人能打扰咱们的幸福生活”,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脑海中过去甜蜜的往事所组成的画面一幕幕飞速的闪过,最后,他的眼光落到了地上被金阳随手扔掉的紫心花上。

“我要变强!”林峰将紫心花一把抓在手里,低声怒吼着:“我要把你抢回来!”然后将整株紫心花囫囵吞下。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猛地从丹田传来,没有给林峰任何的思考时间,那股如同脱缰野马一般的疼痛就肆虐了整个身体各个角落。

“怎么会…这样…”丝丝鲜血从林峰的五官流了出来,此时的林峰如同一只水煮的大虾,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弓形,他的身体疯狂的扭动和抽搐,但那股疼痛越来越狠、越来越凶猛。

“我..要死..了…吗…”疼痛已侵蚀到了林峰的灵台,他不甘的低吼着:“怎么…会…这样…我..不能死!”可那种撕裂骨肉的疼痛却没有因为一丝一毫的减轻,反而迅速的侵蚀了他的灵台!

“倾城!”林峰拼劲全力仰头大喊了一声,然后晕了过去。此时一道闪电劈过,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云层中一道墨舞般的黑影在天空盘旋了几圈之后,顺势猛地冲下,直冲到林峰的身体里。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