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一章 大力金刚腿 2018-01-08 15:32 更新 | 3,256 字

春城的八月,天空澄碧,纤尘不染。一个男子垂着头从小区门口走出。徐长青,华夏医学世家徐家子嗣。徐家世代为医,徐长青却是不顾亲属反对,毅然参军,这一去就是六年。临走前和大伯定下六年之约,待褪去军装之日,便是肩负起传承徐家医术之时。“晓晓,你到底在哪……”徐长青看着手中的照片,自顾嘟囔。如今的徐家已然搬离这座城市,唯有这位女孩儿还在独自坚守在这座城市,守着他们徐家数百年来的心血。他整理好思绪,抬脚继续前行,却是看到前方的一片骚乱。一辆黑色常务车前围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女。车内,一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低声啜泣。“小李,还没好吗?”“不行啊洛医生,车胎已经完全爆了,必须换轮胎。可是……车上没有专用工具。”被称作小李的男子蹲在车前,额头已然见了汗。“该死,时间来不及了。半小时之内病人必须马上手术!”“你好,需要帮忙吗?”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洛琉璃一愣,抬头便是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满怀希冀的说道。“先生,能不能借你的车一用?这里有一个病人急需抢救,人命关天,请你一定要帮忙!”借车?徐长青无辜的抓了抓头发,耸耸肩。“抱歉,借车的话,爱莫能助。不过修车,我应该能帮个忙。”话说此时的小李正手忙脚乱的按着轮胎,就在他急的满头大汗时,一双修长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朋友,我来吧。”“先生,没有工具的话……”见徐长青似是打算徒手进行维修,小李不由得善意提醒道,谁知前者竟然是对着车胎就是狠狠的一脚。“砰!”一声闷响,轮胎中心处的螺丝被死死的踹了进去,整个车身都剧烈晃动。小李眼睛珠子险些瞪了出来。“这……这!大力金刚腿?!”徐长青蹲下身子在轮胎上一阵敲打后方才站起身来,拍拍手。“好了,搞定。”他回头看见两人钻进车内,忙的上前递过去张纸条。“请问,你知道祥和小区拆迁后的地址吗?”此时的洛琉璃心里一团糟,哪里有功夫顾得上回答这般无聊的问题,不由得语气有些不耐烦。“不知道。”一旁的小李却是楞了楞,回道。“我家就住在祥和小区。离我们医院不远……”“太好了,朋友,能不能带我过去,我要找人。”“小李!不要忘了我们还有病人。”洛琉璃愤愤瞪了小李一眼,后者悻悻缩了缩脖子。“紧急播报,新城区第九大道发生严重交通堵塞,请各位驾车市民尽量规避堵塞路段。”听得电台中的播报,洛琉璃银牙一咬。“该死!竟然在这个时候堵车!”徐长青目光一转看到了那脸色苍白的女子,在看看洛琉璃的一身白大褂,当即也猜出个七七八八。他紧了紧行囊走到正驾驶外,打开车门。“下车。”小李一愣,总觉得自己被眼前这双眸子盯住的时候全然没有任何反驳的念头,弱弱的下车。见徐长青竟然是坐上了驾驶位置,洛琉璃脸色一变,沉声呵斥。“你干什么?没看到我们正在……”她话只说到一般就被徐长青平淡的语气打断。“除非有直升机,不然你们连前面的十字路口都过不去。”洛琉璃一时语塞,却是找不到丝毫理由反驳。只见徐长青探出头看了看小李。“喂,你说祥和小区就在你们医院附近是吗?”“啊?嗯……对。”“上车。”徐长青缓缓发动车子,一旁的洛琉璃秀眉紧颦。“喂,前面车流量那么大,过不去的。”就在洛琉璃满腹怀疑的时候,徐长青脚下猛的一踩油门。“轰!”低沉的引擎声侯然炸响,车胎在地面剧烈摩擦出阵阵白烟,而后如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喂!你疯了!快停车!”洛琉璃脸色惨白,面前就是车流量巨大的十字路口,以这样的速度冲过去绝对是车毁人亡的下场。谁知徐长青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随意撇了一眼导航,双手飞快变化着档位。从外看去,黑色商务车宛若一只花蝴蝶般在车水马龙中飞快穿梭。车内不时传来几声男子和女子高亢的尖叫。……十五分钟后。春城第一医院外,一辆黑色常务车划出一道完美弧度停在门口。徐长青从小李手中接过一张简易的手绘地图,道了声谢正欲离开。“等一下。”见洛琉璃跑到自己面前,徐长青剑眉一挑,之前还真是没有发现这女人竟生的如此倾城。青丝如墨,螓首蛾眉,凝脂般的肌肤上点缀着堪称完美的五官。“刚才的事,谢谢。”闻言,徐长青紧了紧背后的行囊,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谢就免了,快去救人吧,再见。”言罢,倒也潇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身后的洛琉璃楞在原地,很是复杂的看着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告别洛琉璃后,徐长青一路脚步飞快的朝着目的地前行。几番周折,终于是找到了祥和小区搬迁地。他徒步行走在小区外的小型步行街,看着周围全然陌生的环境,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悲凉。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步行街较为偏僻的地带,目光不经意间却是看到那路边的一间小医馆。这一看,徐长青身子便是剧烈的颤抖一下,眼中闪过波动,喉头上下翻滚。青砖碧瓦已不再,但那老旧的牌匾却犹如印记般刻在他的灵魂中。“麻衣救世……”正在他陷入回忆时,医馆内却是传来一道女子的娇喝。“你们这些无赖!”徐长青剑眉一皱,从这声音中他能捕捉一丝熟悉。抬脚走向医馆,伸手推开木门。“嘎吱。”门开,医馆内站着四个男子,头发染得花俏,穿的不伦不类,俨然是街头混子。一容貌秀丽的女孩儿和四人对峙,似是在捍卫什么东西。徐长青眸子扫动,无数回忆在眼前浮现,记忆中女孩儿稚嫩的面庞跟眼前人逐渐融合。六年光阴,无数次梦中呢喃终于是化作口中这一句话。“晓晓,我回来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