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需要危机公关 2018-01-09

楔子:
无数辆大大小小的车堵住所有的通道,警笛声、喧闹声响彻整个宁静的夜空。
几个警察拉开安全线,焦急的等待着救护车和消防车的到来,无数的记者站在警戒线外,举着照相机,摄影机拍摄着眼前这座不久将化为灰烬的豪宅…
熊熊的烈焰无休无止的蔓延,肆无忌惮的吞噬着这座如古堡般华丽的大宅。
白色的海棠花在火舌般的烈火上无情的绽放,带着死神的微笑,舔舐生命,无数的花瓣在绚烂的黑夜里簌簌下落,如同大雪般漫天飞舞,却扑不灭旺盛的火焰…
“艾帆…出去…出去…”
男人歇斯底里的呼喊,却无法传进她的耳膜…
小小的顾艾帆站在烈火即将扑面而来的白色镂花大门边,不知是被即将到来的死亡吓到,还是被弥漫在烈火中的海棠花香晕厥了脑袋,她站在那里,似雕塑般一动不动…
漆黑的瞳孔明亮如山涧流淌的溪流,映射着眼前悲痛欲绝的一幕:
一个满脸是血看不清五官的男人抱着一个身着婚纱的女人,洁白的婚纱被鲜红的液体染成骇人的红,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女人腹部插着那柄钢刀映射着熊熊的烈火,反射到女孩儿的眼睛里,刺的灼灼发痛,但她无法闭眼。
她看着那无情的烈焰吞噬着男人和她怀里的女人,男人的衬衫也被鲜血染红了,与那个女人一起,如同盛开在地狱彼岸的两株曼陀罗,如此美丽,如此灿烂,如此耀眼…
“爸爸…”
女孩儿终于喊了出来,张开双臂像蝴蝶一样奔向那烈焰灼灼的大火。
却被一只坚实有力的小手硬生生的拉走,幸运的躲过倒在她眼前的那扇火门,穿过那警戒线和拥挤的人群。
她挣扎,使劲的拍打着眼前这个与她齐高的男孩儿,打翻了男孩儿手中已经半化的冰激凌。
融化的冰激凌流成了一条小河,一直流到了顾艾帆没有穿鞋的小脚上,最后,她哭了,哭得痛彻心扉,昏天黑地…
一向爱哭的宁睿出奇的宁静,他也看着自己的妈妈和顾叔叔被大火吞噬,却又如一瞬间长大了般,没哭没闹。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顾艾帆哭泣,直到她的眼泪都哭干了,它才开口,稚嫩的声音却冷如梦魇中的寒潭:
“顾艾帆,你再也不是我朋友了…”
她的爸爸杀了她母亲,与他母亲同归于尽,所以,她不再是他朋友了。
顾艾帆擦干眼泪,看着眼前白瓷娃娃般美丽的男孩儿,白嫩的小脸上沾上了脏兮兮的灰尘,幽黑的瞳孔里落满星光,宛若一片浩瀚的宇宙,虚无缥缈,却挡不住满满的恨意…
“宁睿,你也不是我的朋友了…”她也说话了,声音淡定的出奇,宛若空山新雨后的春笋,澄澈,空灵。
她的父亲不是凶手,可是全世界都不相信,就连他也不相信,所以,他不再是她的朋友了。
二十年后
A市
最豪华的摩登大楼上,四张巨型海报格外吸引眼球,海报上立着四个头戴皇冠的年轻男子,他们有着风华绝代的外貌,高大挺拔的身材,身着相似的黑皮风衣,凌冽霸气的眼神,仿若真正的王者,但美中不足的是最中间的海报被人用惹眼的红漆写着骇人的三个大字"暴力狂",使原本的和谐美变得如此突兀,而这四个男子就是当红男子组合Miracle,中间被人写上"暴力狂"大字的就是Miracle的队长权席墨。
娱乐圈的"话题制造者",据说他出道三年已经换了七个经纪人,号称"经纪人终结者",这次他又因为暴打第一任经纪人Karry闹得不可开交。
楼下,从昨晚都已坐满了全副武装的记者,拿着照相机,不停的对那张海报拍照。
九十九楼总裁办公室。
明星日报,蓝色周刊,世界一周,娱乐风云……各色娱乐报纸,杂志依次而放。
而每份报纸头条,杂志封面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标题——权席墨再创"奇迹":经纪人Karry被暴打住院!!!
一个齐耳时尚黑色短发,二十几岁的美貌女人,望着桌上的新闻,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安总,怎么办?!权席墨是Miracle的队长,而Miracle又是我们公司的灵魂组合,他暴打Karry住院的新闻,对我们公司很不利!"年轻的秘书急的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被称作安总的女人就是可瑞法新上任不久的年轻女总裁——安杍彤。
她沉吟了许久,将目光从报纸上收回,开口,声音清冷,平静。
"司礼,先让你弟弟盯紧权席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叉子!"
"司文?!"司礼有些为难,"恐怕不行吧?!司文这小子的性格我清楚,他哪能驾驭的了权席墨!当务之急,是赶紧给他找个经纪人,至少要先把外面的媒体应付过去…"
"所以我让司文盯着他!"安杍彤声音高了几分,手指敲了敲桌子,似乎在暗示司礼什么。
司礼的目光落在她桌上的一张照片上,是四个女人搂在一起的亲密合影,其中有冷总,有她的妹妹冷安琪,有国民妖精韩婉婷,还有…可瑞法经纪人顾乐!
司礼的黯淡无光的眸中渐渐有了神采,"对了!您是想找乐姐,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顾乐,是可瑞法十大金牌经纪人之一,在娱乐圈四年,经她手的艺人不多但个个大红大紫,若是她还在,对这件事绝对有办法,但问题是她半年前就辞职去了美国。
想到这里,司礼兴奋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来,"安总…您忘了吗?乐姐半年前就跟您递了辞职信,她已经不归属可瑞法,尽管…你们交情再好,她恐怖也不会…"司礼注视到冷杍彤的面色有些变化,不敢再往下说。
"司礼,你留在我身边的日子也不短,我想做的事什么时候失败过?!"冷杍彤站起身,双手抱肩,冷冽的姿态不容小觑。
司礼犹豫了,面露难色,"安总,可是…"
"好了!你什么都别说!"安杍彤利落的打断他,"让外面的媒体进来,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司礼咽了咽口水,硬是将心里的顾虑吞了进去,他的老板向来是雷厉风行,容不得半点儿讨价还价,即使对那向来不走寻常路的顾乐也是如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