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2018-01-09

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让你感到温暖的人,
记住,不要伤害她。
因为你感受到了多少温暖,
她,就曾遭受到多少寒冷。
白河镇是一个现代型落后小镇。由于白河镇的支柱企业是煤矿,故而白河镇又被称之为白河矿。
说是白河,但其实这里所有的水却都是黑色的。白河矿的河水是黑色的,因为一家洗煤厂在日以继夜地排放污水;白河矿公用洗澡堂泡澡池的水是黑色的,因为满身煤灰的挖煤工人们总是喜欢在这里浸泡他们的梦想;就连白河矿的自来水都是“黑色”的,因为不仅水费高昂,而且交上去的水费还不知了去向。
所有小镇上的人都想离开这里,在他们的心中,都有着一个美好的梦想。
梦想,是这个小镇上唯一洁白的东西。
王烨是个热心人,经常帮邻里做些杂事。下雨了,他会帮人家收衣服;谁家置办了家具,他会帮着搬;谁家买了越冬用的煤,他也会跟着运。镇上的人都很喜欢他。
但是他有个致命的缺陷,他的头脑有时会犯浑。他清醒的时候,非常精明,有时还会说两句英语,有时还能捉弄别人一下子。但他不清醒的时候,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时会对他的妻子大打出手,有时会被别人捉弄。
他的妻子叫刘姿群,是从贵州当地乡下嫁过来的,性格内向,能吃苦,大家都尊称她为刘大姐。由于她时常会被王烨欺负,因此镇上的人都很同情她。可同情归同情,镇上的人还是觉得她的名字太难听了。
关于王烨头脑有时会犯浑的原因,王烨的母亲赵小云解释说:“王烨这样子是因为他小的时候摔坏了脑袋。当时吧,我在山上当家属工,他爸爸也在生产队里头上班,就留他一个人在炕上玩儿。可这孩子有点儿奇怪。别的小孩儿在床上都是朝前爬,他却往后爬。结果有一天我们回去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后脑勺被摔坏了。后来有个路过的老头说他本是观音座前的童子,一时玩得高兴,就忘记回去了,结果不小心投了胎。说他之所以往后爬,是因为菩萨要他回去了,用手在后面拽他。我倒是不相信那老头的话,只是这多少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赵小云和她的丈夫王大志都是东北人,因为要帮助西部建设,所以就被调到了贵州省的六盘水市,几经辗转,就来到了六盘水的白河镇。赵小云虽然出生于建国前,但她的学历却很高,是师范出身。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鬼神。她很有能力,虽然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没能当上老师,但是她却凭她的努力,先后帮王大志在六盘水开了三个小型的煤矿。她上山砸过石子,装过煤,卸过车,很累,但是她认为,一个要强的人是没资格抱怨累的。镇上的人都很尊敬她。
说来也巧,王大志在赵小云的协助下前后开了三次煤矿,可不论他如何进行防范,每一次都会出事故,每一次都会把煤矿赔进去。连他自己都不由感慨自己没有那个发财命。但是他的传奇故事也不少。据赵小云说,他曾经一个人打晕过三个小偷,扳手腕比赛的时候掰折过一个人的手腕,甚至还和一群狼周旋并最终平安回家过。镇上的人都有点怕他。
这天晚上,王烨下班回到家里,对她的妻子说:“你二姐今天既然来了,你就和她睡在床上吧,我在沙发上对付一宿就行。”
与王烨的东北话不同,刘姿群操着一口浓重的贵州方言回答道:“们(那)你明天上班朗办嘞(怎么办呢)?”
王烨笑了:“得了吧你。咱家沙发虽然很宽,但也搁不下你们两个大肚婆呀。要是把我儿子挤掉了,我可饶不了你。”说着,王烨就走到客厅,跟二姐一起看电视去了。
刘姿群心下一甜,站着愣了一会,心想丈夫上班也挺累的,不如给他做点夜宵,也算是个心意。于是便挽起了袖子,开始了准备。
刘姿群做的,是贵州的特色菜之一——油炸土豆片。将事先浸过盐水后晒干的土豆片丢入半锅滚油中,只需几秒,即可炸出一盘比肯德基还要好吃得多的薯片。
可没过多久,一阵声响突然从厨房传来。
王烨和二姐一惊,快步冲到厨房,发现刘姿群自小腿以下,溅满了滚烫的菜油!
见此情景,王烨立马犯了病。
他冲上前去,发疯似的打起了刘姿群,口中还不断地念叨着:“自己都不知道保护自己,要你何用!不如我打死你好了!”
这可把二姐吓坏了。
只是她拉又拉不住,劝又劝不听,只能在一旁急得直跺脚。
赵小云和王大志听到声响,也急急忙忙地从卧室跑出来。
赵小云只看了一眼,心下就已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冲将上去,对着王烨就是一耳光。
不知怎的,王烨对自己这位雷厉风行的母亲似乎总是很畏惧。这一耳光直接将他搧得转了半圈,他迅速地安静了下来。
“咋吵地!自个儿媳妇儿被烫了,还打她,你咋这么不是个东西呢?”此时的赵小云像一只盛怒的狮子,娇小的身躯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威压,“滚!”赵小云一声大吼,把王烨吓得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赵小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急忙转身查看刘姿群的伤势,口中埋怨道:“你也是,都快生了,还挺着个大肚子瞎折腾啥……咦?你这脚咋一点事儿都没有啊?不红不肿也不起泡的?”
其实,赵小云打王烨是有原因的。如果让王大志动手的话,凭他一挑三的怪力,别说王烨的身子会被打得转多少圈了,可能光他的脖子就要转上个三圈不止。
刘姿群尴尬地说:“可能四(是)我嘞(的)手脚太冰咯。我手脚一年到头都冰得很。”
赵小云长舒一口气:“没事儿就好,那我和你爸先回去休息了。以后加小心点儿,别再那么迷糊了。”赵小云和王大志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嘱咐道,“你自己先睡了吧,他自己有钥匙。省得他回来又发什么疯。”
刘姿群默默地点了点头。
刘姿群也感到奇怪。之前她怀第一胎的时候,经常受伤,后来还莫名其妙的流了产。但是自从怀了第二胎后,她就再也没受过伤。有一次,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不但腹中的胎儿没什么事,而且自己的身上甚至连一丝淤青都没有。每次发生这样的事,她都不敢让婆婆知道,她不希望婆婆说她迷信,更不希望婆婆说她迷糊。
这天晚上,刘姿群做了个梦。
她梦到她和二姐回到了娘家。她们两人站在村边上正说着各自的家长里短。突然,一位老者手持桃木剑,身形矫健地向着二人而来。而在这位老者前方,两条蟒蛇正在飞速地逃窜。
两条蟒蛇看到刘姿群二人后,似是欢喜异常,更加迅速地向着二人冲了过来。
这可把刘姿群吓了个够呛。如果是在平时,她肯定早就被吓醒了。但是不知怎地,她此刻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是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梦中那老者突然看到前方有两个女人,显是吃了一惊,但随即便看到两条妖蛇向着两个女人冲了过去。那老者顿时大怒,手中桃木剑黄芒大涨,口中怒喝:“破!”只见一道剑光向着冲向二姐的那条蛇飞去,瞬间便将其钉在了地上。
而另一条蛇却在老者这短暂的施法瞬间,飞速缠上了刘姿群的腰间,一圈一圈,直将刘姿群的大肚子都盖住了。
正当刘姿群吓得要不顾一切地放声大叫时,那缠在她肚子上的蟒蛇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刘姿群无法做出反应,只得愣在当场。
那老者也甚是震惊,口中喃喃道:“你们这又是何苦?一直羡慕人的修炼潜质,想借此修炼,飞升成龙。我不过是想抓你们回去正经地修炼,你们却一路潜逃至此。方才我看你们突起向二位施主发难,还以为你们终是耐不住邪法诱惑,想要伤人性命,这才……诶……没想到你们只是想投胎做人呐……”
老者一挥袖袍,将已死的那条蛇和桃木剑都收了去。
老者一脸悲恸地对刘姿群道:“你的丈夫是观音座前的童子转世,祖上又有龙气积聚,现在蛇族的蛇皇更是投作你的灵儿,想要借此飞升成龙,也不知是祸是福。你可去寻一个叫做刘复之的道人,以他的威能,应该足以化祸成福。倒是我,得想个办法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了……”
说完,老者像是有些懊悔似的,一路叹息着去了。
黑暗的卧室中,突然有金芒闪过,随即王烨的身形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两位熟睡的孕妇旁边。
只听他轻轻地道:“我这具身体的魂魄十去其九,这些年也委屈你了。如今又遇到蛇灵投胎……”
一声叹息从黑暗中响起,金光再闪,王烨的身形突兀地消失,一切又归于平静。
奇异的梦境来得快,去得更快。只觉一阵尖锐的疼痛突然传来,刘姿群“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醒了。但是疼痛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过不多时,只听得旁边的二姐也是一声痛呼,疼醒了过来。
这对姐妹,竟是同时要生产了!
整个王家再次变得鸡飞狗跳。
为了避免意外出现,王家人没有在镇上停留,而是手忙脚乱地将两人直接送到了市医院。
一个小时后,传来了两个消息。
一个是婴儿的一声啼哭。
一个是,剖腹产取出的,是死婴。
而这一天,是农历七月十四,也就是民间的鬼节。
至此,一个继承了父亲的神之气息、先祖积聚的龙气以及蛇皇灵魄的孩子,终于降生在了三界之中的人间界……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