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名震青幽 第五十二章:匡义 2018-01-12

  元婴在远远地石台上小心翼翼的等候墨锋,许久发现墨锋竟然昏倒在了地上,心里顿时感觉被猫抓一般痒痒。
  “诶,这小子怎么就昏了,不会是死了吧?刚才一次操控这么多的灵物,会不会脑裂了?啧啧啧。”
  元婴在一旁唏嘘不已,忽然灵光一闪,极强的犹豫之色从眼底浮现。
  “这小子昏迷了,现在正是没有意识的时候,要不干脆趁机夺舍?!”
  “不行不行,要是这小子醒了,我该如何解释。”
  “妈的,怎么会才昏迷就突然醒了,要醒,那也是夺舍成功了再说了。”
  “你他妈傻啊,这小子怎么可能会发出伤到自己的东西,一定是他体内有什么大神坐阵,说不定一夺舍,就彻底死定了!”
  元婴心中好似两个天人打架,许久也没得出结论,让他去夺舍也不是,不去夺舍也不是。
  “匡义啊匡义,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愚蠢!要是再一个意外,恐怕就彻底的身死道消了。”
  下定决心,匡义猛的抬头,目露坚定之色。
  “哼!想诱惑小爷我去夺舍?不可能!小爷今天说不夺舍你就不夺舍你!”
  匡义眼中的坚定之色浓郁,干脆在空中打坐起来,不去看昏迷的墨锋一眼。
  一个时辰后,墨锋始终昏迷,王林也没有醒来。
  两个时辰后,墨锋还是昏迷,王林期间动了一下。
  ···
  五个时辰后,墨锋依然昏迷,王林也没有醒过来,不过颤动的次数加多了。
  匡义目露挣扎之色,体内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架了。
  “如今你再不去,恐怕就真的没机会了。”
  “放屁,都过了这么久了,保不定下一息就醒了,你要去找死?”
  “哼,富贵险中求,黄煜兮那娘们你难道这一辈子都不想了吗?现在去夺舍,修炼回境界,再去找那娘们报仇。”
  “妈的,还报仇呢,他若是醒了,就他妈彻底凉了。”
  “我呸,大不了真醒了用御兽灵卷的秘密要要挟他,管他的,万一成功了,岂不又能过上以前匡王爷的日子?”
  匡义又想到了黄煜兮那狠心的娘们,就是因为她,自己才落到这般地步,转念又一想,自己知晓御兽灵卷的秘密,不信那人会直接杀了自己。
  想到这些,匡义猛的一拍自己半透明的大腿,目露坚定,起身朝墨锋飞去。
  可真临近了,匡义又有点畏畏缩缩的感觉了。
  他看看自己快要消散的身体,目露出一丝犹豫。
  “要不···再等等?”
  随后又打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没用。
  “等个屁,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把握住还要看自己!看老子夺舍秘法,偷天换日诀!”
  匡义的两只透明小手一挥,顿时一个巨大的圆镜出现在自己身上,随后圆镜猛的一缩,分成了两半,一半朝自己飞去,一半朝墨锋的头部飞去。
  这时候,墨锋的身躯猛的一颤,顿时把匡义吓了个半死,运转好好的秘法也因此而被打断,自己受到秘法的反噬,本来就透明的身子眼下更加的透明了。
  “噗!”
  元婴吐出一大口元气,神色中有了一丝疲态。
  随后便看见墨锋只是颤抖了一下,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又连忙暗骂自己没用。
  “没用的废物,怪不得要被黄煜兮那娘们骗了,一个炼体境小子颤抖一下都把你吓的半死,真废物!”
  匡义连续喘了几口气,双手又是一挥动,嘴里低喝。
  “夺舍秘法,偷天换日诀,给我再起!”
  圆镜再次出现又想方才那样出现一个圆镜,圆镜迅速幻化,朝两人飞快的分离而去。
  这时候,墨锋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施法的匡义,面色一冷。
  匡义一惊,秘法再度背打断,整个身子再度被秘法反噬所伤,连吐几大口元气,身子已然快要到了消失的边缘。
  “我···我···我给你疗伤呢··”
  匡义连忙撒谎,神色要有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墨锋冷哼一声,一把抓住空中的小人,冷言道。
  “既然你还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匡义一惊,猛的挣扎起来,嘴上连忙大喝。
  “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元婴期高手,你···你小子···别···这旗是什么···我操,炼魂幡!”
  匡义看着墨锋从储物袋里拿出的东西后猛的一颤,神色中露出了诸多的恐惧,好似被才到尾巴的兔子,连忙尖叫。
  “别··别··别啊,臭小子,你敢这么对你小爷,小心小爷···报复你!”
  墨锋冷哼,他若是能报复自己干嘛还等到现在,灵力灌入魂幡,将炼魂幡打开后,一把将匡义丢了进去,只有他的惨叫还在这石壁内回荡。
  炼魂幡,顾名思义,自然是炼魂的作用,匡义在其内辱骂墨锋许久,也不见有任何反应,索性也就安静下来,谁知道忽然一记鞭子打了过来,将这透明的元婴又打消散了几分,匡义哇哇大叫,又开始了怒骂,修炼多年来知晓的所有骂人的词汇都纷纷用了出来,但···除了让鞭子打得更勤快一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辱骂中,猛的又是一鞭子打了过来,匡义一惊,他早就做好了准备,鞭子几乎刚一从他身体背后出现,他就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立马开始马不停蹄的奔跑起来。
  “哼!想打你匡王爷,也不看看匡王爷我是谁?!妈的,墨锋,刚才还没说完,你不得好死,生儿子没屁眼······”
  又骂了许久,饶是他元婴之躯也不由的感到了一丝疲惫,才停下来休息一会,正好鞭子也好似停止了抽打,正好可以安心休息。
  “咦?!”
  匡义看着前方突然冒出的身影,轻咦一声,连忙走上去查看。
  近了,才猛的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眼前,是一个老妪的真魂,身上鞭伤累累,看起来在这地方已经存在了许久了,但老妪的神色没有半点颓废,反而十分兴奋的看着匡义的到来,嘴里貌似还在念叨着什么。
  “···又来了一个残魂,哈哈哈,很好很好,离攻破这个地方的几率又大了几分。”
  听老妪的话中,匡义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婆子居然想控制墨锋收来的残魂器灵合击攻破这炼魂幡逃离,匡义不由的暗自点头,这老婆子,倒还挺聪明的。
  “种魂印,来来来,一个都逃不了姥姥的控制,到时候出去了就把你们全都变成大娃,二娃···”
  匡义面露古怪之色,看着老妪双手一挥,一道黑气在空中构成一道印记向自己飞来才大喝一声。
  “嘿!疯婆子,你在想什么呢?看见本王爷,不下跪就算了,居然还想在本王爷身上种魂印!”
  老妪显示怔了一下,随后面色大变,深吸一口气,这才发现她面前的不是什么残魂,而是一个元婴!
  老妪的嘴都不由的哆嗦起来“你···你是元婴境的强者?!!”
  匡义本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见状自然是头高高抬起,鼻子冷哼一声。
  “青州西山匡王爷,正是在下,怎么?”
  老妪更是一惊,但脑海中苦苦思索也不知西山有个叫匡王爷的人,但毕竟对方是元婴境的强者,自然不可能将疑惑露在表面。
  老妪看着匡王爷的眼神,渐渐衰落,随即发出一声苦叹,伸手欲要散尽魂印。
  “唉,罢了罢了,连元婴境的强者都被那小子收了,我还破了此地干什么,真是白费一片心机,没想到···居然会有成长的如此之快的人。”
  匡义见她要散尽魂印,连忙咳嗽几声。
  “咳咳,放屁,老子怎么会是被他收复,只不过是被那小子捡了个便宜罢了,你这魂印留着吧,到时候出去了,本王爷重重有赏!”
  老妪闻言,眼中又露出了希望这色。“真···真的?这么说来还是有机会出去!”
  匡义始终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哼中转过身。
  “本王还会骗你不成,乏了,本王先去休息了,没什么事别来打扰本王。”
  老妪连忙低头称是,转身带路前往一处炼魂幡内天然的洞府。逮匡义进去后,又仔细的大理了一下周围,才连忙钻入旁边一个较小的石室内。
  匡义在洞府中呼出一口气,右手衬着下巴,最后苦叹一声。
  “这老婆子如今可以种出魂印,那也不错,好好的利用她一番,倒是靠这个方法倒也不是出不去,哎呀,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舍得那些灵玉,若是我直接花重金在尸魁宗买个好点的肉身,到现在也不会是这个衰样,哎呀,人生呐,该舍得的时候还是得舍得啊。”
  殊不知,老妪钻进洞府后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无知王爷,居然还有元婴的修为,若不是被那墨家小子所打扰,恐怕如今老身也是元婴了,真是该死!既然如此,看来是天不亡我,好好的利用一下这傻王爷,到时候出去说不定还能用他来做挡箭牌,哼哼,拼心机,终究是太年轻了啊。”
  炼魂幡中,两人的心里各怀着鬼胎,就此休息去了,匡义睡梦中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又回到了西山,黄煜兮乖巧的在自己怀中对自己言听从计。
  匡义的元婴还甜蜜的说了几句梦话。
  “哼,小娘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