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厉叔我想和你睡 2017-11-22

 K市深夜。 
   “轰隆隆--”几阵雷声,像一头奔腾咆哮的野马,倨傲妄为,伴随着雷声震耳,暴雨倾盆而来。
  在深林深处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城堡,它具有欧式风格,豪华奢侈、富丽堂皇。而这一切都象征着这座城堡主人的尊贵…
  骤雨袭来,激烈的敲打着门窗,霎那间,就惊醒睡梦中的小人儿,她环顾黑漆漆的卧室,下意识攥紧被褥,害怕的整个人直哆嗦。
  “呜呜…”
  女孩哭着从床上爬起,她身穿宽松睡衣也遮盖不住玲珑身躯,赤着双脚匆匆跑出房间,来到隔壁,推开那扇紧闭富丽的大门。
  “厉叔,我怕…”她娇惯的喊一声,就委屈的爬上男人的床。
  “心儿,又怕打雷了?”男人的声音邪肆低沉,他一把揽过女孩的身躯,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两人躺在暖和和的被窝里。
  “厉叔,心儿想和你睡,不想一个人…”殷心的声音透着害怕的颤抖,她双手死死的搂住男人的脖颈,说话的气息扑在他的脸颊上。
  “心儿,你现在长大了,不能总是黏着厉叔!要习惯一个人睡。”男人的声音在隐忍着粗喘,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小女孩就穿个单薄的睡衣裹在他怀里,想思想纯洁点都不行。
  “不,心儿不要长大,就想永远和厉叔睡在一起,我怕…”殷心慌的搂的更紧,她的唇若有似无的碰到男人的肌肤。
  “乖,外面不打雷了!听话,回去睡觉。”厉司夜轻言轻语的哄着,他贴心的伸手摖了摖怀中女孩的眼泪。
  “厉叔,求你了,别赶我走,我就想和你睡在一起。”殷心撒娇的把头埋入男人的胸膛里,她死活也不松手。
  “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半年后就该是你十八岁的生辰,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回去睡觉,快点!”男人的声音蕴含着命令。
  “可我现在还没过十八岁,就不算成年,还是小孩儿,心儿就想和你睡。”殷心下决心,无论怎样都不会再一个人回到黑屋里睡觉。
  “心儿,厉叔是个男人,男女有别,你懂吗?”厉司夜抓紧怀中女孩的小手,郑重的声明道。
  “厉叔是男人,可也是心儿的叔叔,你是我最大的依靠,我怕一个人睡,求求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殷心的小手反握住厉司夜,她楚楚可怜的恳请他批准。
  “臭丫头,赶快睡觉吧,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厉司夜暗叹一口气,他没再赶走这丫头,反而搂紧小人儿,闭上眼眸。
  “我就知道,厉叔最疼心儿了。”殷心乖巧点头,她在男人的怀中蹭了蹭。
  ……
  除了夜里的沥沥细雨,就只能听见女孩均匀的呼吸声,厉司夜难受的喘着粗气,这个丫头自从婷婷玉立后,就总能折磨的他满头大汗。
  一夜无梦。
  次日,殷心从睡梦中醒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眸,打了个哈欠,就从床上爬起,粗略的扫视一眼房间,发现厉叔已经走了。
  “心儿小姐,早餐为您准备好了,今天星期天,您不用去学校,先生特地交代,让您去钢琴房练练琴。”
  碎碎妈推门而入,谦和的传达完先生的命令,就又恭敬的为殷心准备洗漱用品。
  “厉叔去哪里了?”殷心哀怨的问了一句,厉叔怎么连个招呼都不和她打?
  “先生去公司了,大概中午会回来。”碎碎妈将毛巾递给殷心,她清楚先生一早离开城堡,小姐肯定会心情烦躁。
  “不用你们伺候了!我自己可以洗。”
  殷心非常不满的进入浴室,她皱着眉头将凌乱的头发梳理整齐,刷牙洗脸,一系列的洗漱事情,她是从怨气中结束的。
  “小姐,先生嘱咐过了,让您去琴房练琴。”碎碎妈虽然知道现在重复先生的交代,肯定是碰钉子,可这是先生的命令,不得违抗。
  “我不去!讨厌钢琴。”一听又要弹钢琴,殷心的怒火瞬间就爆发而出。
  “臭丫头,谁给你的胆子敢反抗我的命令,嗯?”
  突然间,响起厉司夜的声音,惊的殷心张大嘴巴,她又惊又喜的望着门口的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