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荒凉的阴谋 2017-10-30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悲惨的故事,也从不缺少神秘的传说。当一时的声色犬马酝酿的是终极的毁灭,当正在路途中的人们,突然遭遇从天而降的灾祸。当极致的痛苦终于开始席卷这个世界的时候,芸芸众生又将如何面对这一切?
庞贝古城,一个消失于火山爆发中的古城。那里曾经极尽繁华,可是所有的繁华都在一瞬间失落了,定格了。当所有人都被锁在了传说之中,他们的灵魂是否能够冲破那个枷锁呢。一条来自庞贝古城的项链,就静静的沉睡在原始森林中,等待着最后来人的开启。
很久以前,有一户姓宋的人家,世代经商,家财万贯。但是在奢华的背后,他们却也有为人所不知的苦楚,为了解决这痛苦的折磨,他们的族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样宝物。相传有了那样宝物,他们的家族就会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拥有无人可企及的财势和权利……
“我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昏暗的房间里传了出来。她的声音听起来远远的,好像来自于山的那边一个。同时,她的声音听起来又空空的,仿佛在空中漂浮一样。虽然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平淡而无感情,而在默立在外面的人,却还是寒毛全都树立了起来。
“恩,有线索了。”好像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不会让房屋中的那个老人家满意一样,这个回答的年轻人好像并没有多少底气。他的声音小小的,弱弱的,让人怀疑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在年轻人说话之后,房间里的人迟迟都没有回应。她在思考?她在生气?屋外的年轻人有些慌张的猜测着房间内老人家的意思,然而他好像天生就欠缺这种揣摩人的能力,所以最后只能无力的等待着,等待着最后审判的到来。
“呵呵呵呵呵呵,有线索了,接下来我要不要问问你这线索是什么呢?”终于,在年轻人等待了整整一刻钟之后,屋里面的老人家终于发话了。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愠怒,然而要比年轻人想象中的平静许多。
其实,在愠怒之外,年轻人还在老人家的声音中听出来一些其它的东西。这些东西让人太过于诧异,以至于他不敢相信,甚至怀疑那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因为他觉得,那种东西是不可能从老人家的情绪中传递出来的。她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怎么会有悲伤的时间呢?然而,就是如此真真切切的,那年轻人在老人家的声音里听出了悲伤。
“或许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带回让您满意的答案的。”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本来已经决定不做垂死挣扎的年轻人忽然想要争取一把,在老人家那里争取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他甚至不是为自己争取的,而是不忍心看老人家悲伤难过而已。
房间里面的人没有很快的回答屋外的这个年轻人,她又陷入了沉默或者是思索之中。她长长的指甲一下一下的叩击着实木的座椅,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房屋外年轻人的灵魂。该不该给他这个机会呢?忽然间,那老人家又呵呵的笑了起来。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笑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从来都只有别人给她机会,而没有她给别人机会的道理。
然而为了维持住一个尊者的威严,她还是开口了:“去吧,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这次你不能把最后的答案带回来,那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她把话说的决绝,年轻人也回答的干脆,随着年轻人的远去,那老人家也从阴影处走到了阳光下。黑色的斗篷,褐色的皮肤,深深的皱纹沟壑,因为衰老而退化的身体,还有那浑浊的眼球和长长的指甲,似乎这老人家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宣示着这个人的不一般。对于世界来说,她是如此的不一般,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分明就是一个妖怪般的存在。
可是在惊吓过后,倘若有人愿意上前将人看清楚一番,就会知道。这位老人的灵魂是继续得到救赎的,这位老者的悲伤比那位年轻人领会到的还要多上许多。孤独的、痛苦的、无可奈何的,属于她的形容词就是这样的寥寥可数。
那是在一个现代文明还没有入侵的年代,神秘的老人家生活在一个深宅大院里。这是在外人看来极其恢宏的一座建筑群,门口高高悬挂的牌匾上写着“宋宅”两个字。两个字所能宣示出的威严似乎有很大,以至于外面有平民百姓路过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绕着走。
他们都怕这所宅子所散发出来的威严,同时也竭尽全力的在躲避这所房子传递出来的晦气。里面到底死过多少人他们不知道,但是里面时时刻刻的都有人在死亡。也是为了对抗那种死亡,他们在拼命的娶妻招贤納婿,有些人进去了就富贵了,有些人进去了就再也不能出来了。在恐惧与向往之中,这座镇子里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愿意挤进这座神秘又神奇的院落中去。
住在院落最角落里的那位老者,是最早进入到这座宅子中的外来人。也正因为她和这所宅子没有宿命的牵扯,所以她才能够存活至今,成为最后的那个还有精力想方设法的去救赎这个家族的那个人。哪怕她从一进门就知道这个家族陷入到了神秘的诅咒之中,哪怕她在痛苦之后也想过要对那神秘的力量妥协。
可是她不服气,她是热爱这里的,她的热爱给予了她力量。
那个年轻人并没有如他所承诺的那样,会早一些回来,会带回完美的答案。在漫长的等待之中,老人家已经等了那个年轻人三个月。不过她并不着急,毕竟她已经等了将近七十年了。如果再等十年她就能够等来那个答案的话,那么她也愿意努力的活下去。
如她所料,那个善良的年轻人到最后都没有回来,可是他的承诺却回来了一半。通过飞鸽传书的方式,他把最后的答案给老人家传递回来了。没有人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去了那里,甚至在老人家获得答案之后,那只功劳很大的鸽子也因为长途跋涉而累死过去。他或许是离开了,或许是躲了起来,或者干脆已经死了……
尽管老人家以及宋宅里面的所有族人都对那个年轻人心怀感激,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寻找他了。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有了一个新的搜寻任务,便是寻找年轻人信中说到的那片丛林,从那片丛林中取回救命的宝物。
尽管如此,可是宋家人派去找寻宝物的人却是让人无比诧异的。因为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居住在宋宅最角落里那位神秘的老人家。她看上去是那样的苍老,好像已经快要一百岁了。她走路甚至都要依凭着拐杖,可是最后的任务却还是落在了她的头上。
可是旁人都不知道,甚至那些差遣她的人都不曾知道,这位老人家是心甘情愿的前往的。在漫长的等待中,在极致的痛苦中,在她已经厌倦了的岁月里,这次要去做的事情俨然已经成了她新的追求。她会去做,并且会拼尽全力的去做。只有成功,没有失败,这是她对自己的交代,也是她对这一整个家族的交代。
在所有人的目送中,那位老人家上路了,并最终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那片神秘而破败的丛林之中。那里长着奇怪的树木,好像一瞬间便能够长出魔爪来一样。那里有许多奇怪的动物,仿佛每一只都虎视眈眈着她这苍老的生命。然而在恐怖之外,这却又是一个无比奇妙的地方。因为就在老人家还没有到达的丛林深处,有一片天空已经被蓝色照亮。在看到蓝色光亮的那一刻,老人家的心彻底的踏实了,她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没有人知道那个长满了青苔的盒子在这里等待了多少年,而青苔覆盖之下的已经定格在木头之上的火山灰似乎又在告诉世人,它到来的那个远方是多么的遥远。而就在此刻,这盒子即将等来自己一直盼望的那个人。
老人家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泛着蓝光的盒子,而是那具年轻的腐败的尸体。那是自己派遣出去的那个年轻人,也许拼尽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为自己飞鸽传书的那个年轻人。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便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离去了。轻轻的覆上年轻人的眼睛,老人家将那宝盒抱了起来。
以为盒子会很重,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轻。她怀着不可抑制的激动的心情打开盒子,一条蓝宝石项链正在里面泛着冰冷的蓝色光芒。苍老的手将那条项链从盒子里面拿出来,拾起生的希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