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决胜局 2017-11-14


“小硕,记住我刚才的话。”
韩飞语重深长的拍了拍韩硕肩膀,后者眼中则是闪过一抹冷笑。
“请二伯放心,这一场,我肯定让他输的一败涂地!”
离开办公室后韩硕便是一脸意气风发的走到前台。
前台休息区,徐长青一脸无奈的坐在沙发上,而洛琉璃却是一脸好奇宝宝的扒在他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徐长青,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从比试结束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缠着徐长青,揪住后者是怎么学会孙老独门阵法的问题不放。
“大姐,我都说了,我是跟着韩硕学的,你怎么就不信呢。”
“不可能!”
洛琉璃冷哼一声,一手叉腰,一手把玩着自己秀发。
“那阵法可是孙老多年的心得,难度岂止一般。韩硕也是苦心钻研了许久方才掌握一些门道,台上那么几分钟你就能学会?少框我,说,是不是孙老私下给你开小灶了?”
闻言,徐长青摇头失笑。
“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
言罢起身离开,留下一脸深思的洛琉璃。
“难不成……这家伙的学习能力当真如此恐怖?”
如果徐长青的话是真的,那就说明方才前者只是在台上看了一眼韩硕的手法,然后就可以独立进行行针。
这样的天赋……洛琉璃一想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长青,你过来一下。”
孙老招呼着徐长青到了后台。
“老师,找我什么事?”
“我之前可曾教过你行针或是其他针灸方面的东西?”
比试结束之后孙老暗自思索了许久,也不记得自己有教过徐长青任何关于针灸方面的东西。
虽说之前也猜过徐长青是现学现用,可方才独自一人思考了许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那套行针手法是他多年心得,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行针的难度。
韩硕只是学了些皮毛,经过这两三年的钻研方才勉强有些火候。
而徐长青刚才在台上充其量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老师,如果学生没有记错的话。我这几天都是在跟您学习医药和攻读一些医药名籍,不曾学习过针灸。”
“那方才的比试……”
闻言,徐长青摇头苦笑,若是洛琉璃一人就算了,现在连孙老都对是这番表现。
看来他之前的表现还真是有些太高调了。
“老师,当时的行针手法,我确实是跟着韩硕学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始终会比他慢上一阵的原因。”
徐长青亲口承认对孙老的冲击力可谓不小,他连连苦笑。
“想我成命到现在,唯一拿的出手的便是这独门的针灸之术,为此我苦心钻研学习了数十年。没想到,长青你竟然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唉,你这份天赋,就连老师我都要有些眼红了。”
孙老玩笑一句,看向徐长青的眼神中满是赞赏。后者却是微微欠身,回道。
“老师谬赞了,学生这不过是旁门左道。这番草率下学到的只能是皮毛,只有像您这样经过苦心研究的才是正统。”
只要是人就喜欢听好话,孙老自然也不例外,一张老脸都堆起了皱纹。
“好好,还有最后一轮,万不能掉以轻心。真要是放跑了你这个学生,怕是我会后悔一辈子。”
徐长青答应一句便是回到了离开了后台。
随着观众和评委逐渐入场,最后一路终于是拉开帷幕。
“各位,上一轮比试的是中医基础。这最后一轮,考验的就是西医实践。”
随即主持人便是将比赛规则详细描述了出来。
大致就是徐长青和韩硕两人各自挑选一个病人,自行拟定治疗方案,然后主导并完成手术。
这全部过程都会被直播在会议室内的LED上。
“哼!这不公平,肯定是那个韩飞搞的鬼!”
洛琉璃冷哼一声,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琉璃,淡定一些,长青未必会输。”孙老好言安慰,心里却是有些打起了鼓。
他一心沉溺于华夏医术多年,虽说主流是中西合璧,但在西医上他算不得如何擅长。
可韩硕在留学时攻读的便是中西医专业,在两方领域都有些建树。
更何况,西医中的手术难度实在巨大。
“徐长青,这不是儿戏。你根本没有碰过手术刀,会弄出人命的!”
虽然两个病人已经事先签好了生死书,但如果真的弄出人命,那对于医院和徐长青来说,都是一个无法磨灭的污点。
闻言,徐长青倒是一脸无谓,怂了怂肩膀。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不上的话,他们只会借题发挥。”
“这……”
洛琉璃一时语塞,却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
“长青,如果真的不行,你可以选择放弃。你放心,老师会尽力保住你。”
孙老脸色凝重,虽然知道徐长青很神秘,可能真的有办法应对这一轮。
但他实在不敢,一旦徐长青手中发生医疗事故,那对医学生涯可是毁灭性的打击。
“老师,学生心中有数,如果真的不行,我自然不会硬撑。但希望,您能给我一次机会,起码让我证明给韩硕,也证明给所有人看,老师的选择没有错。”
闻言,孙老眸子一红,险些是落下一把老泪,忙的揉了揉眼睛。
“好,长青,你放手去做。有什么后果,老师替你担着。”
徐长青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这才抬脚走上台。
台中,徐长青和韩硕两人对面而站。
“徐长青啊徐长青,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能坚持到现在,可惜,到此为止了。”
“你废话很多。”
徐长青冷冷回了一句,抬脚走向两个病人。
见状,韩硕脸色阴沉,冷笑一声跟了上去。
“两位,请开始挑选你们的病人。”
两位病人都是脸色苍白,看起来俨然只是半条命的存在。
徐长青眼中闪过一道莫名光芒,看清两人的状况后不由得冷笑一声。
这最后一场比试果然没有那么简单,这个韩硕和韩飞,果然做了手脚。
“我先来!”
韩硕忙的说道,徐长青本想争取优先权,可当他目光再次看向一患者时,眸中却是闪过一抹异样。
“好,让你先来。”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