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把你身体‘做’松了,我才满意 2017-08-31

  “唔,疼--”
  身体被毫无前戏的攻入,叶欢颜痛的叫出声来。
  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这已经是今夜第五次了。
  本该睡在她身侧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冰冷的手指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像是故意撩她一样,然后没过几秒他就翻了身,直接的闯了进来。
  随着他进进出出的动作,她感觉疼痛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反而有些享受。
  叶欢颜五指紧紧的扯着身下的被褥,贝齿中发出‘嗯嗯呀呀’的声音。
  静谧的空间中,伴随着床板发出的‘吱呀’声,男人的动作也更加狂野。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运动才渐渐消停下来。
  她试图抓住蚕丝被遮挡住赤。裸的身子,凌寒偏不如她所愿,先一步的将被褥丢在一旁,双臂撑在她的身侧,饶有一番兴趣的盯着她的脸,“怎么,害羞了?”
  她不敢和他直视。
  “刚才不是还很享受的么?装这么清纯给谁看?”凌寒一点点的沉下身,逐渐逼近她巴掌大的脸颊,玫色的唇弯出了一个微妙的弧线,像是故意要摧垮她心中的堡垒似的,“别忘了,我可是说过,直到把你的身体‘做’松了,我才会满意。我满意了,才会放过你。”
  他刻意的加重了‘做’字,然后满意的欣赏着她脸上的窘态,那浮现出来的红晕,还有她紧攥着床单的细长手指,无不让他的心情大好起来。
  半晌,他冷‘呵’了口气,翻身下床,拾了一条白浴巾裹住腹部以下的位置,懒洋洋的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吃药对身体不好,记得抠出来,可别怀了孩子去和我奶奶打感情牌,我不吃这套。”
  清脆的关门声之后,浴室里的水流哗啦啦的传来,彻底隔绝了凌寒的话音。
  叶欢颜睁开眼,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随着她脸上的红晕一点点的褪去,浮现出来的是一抹苍白。
  呵……抠出来。
  她自嘲一笑,仿佛已经习惯了男人这样的口气。
  是啊,他恨她入骨,怎么可能留下那个东西在她体内,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
  叶欢颜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身旁空落的位置冰冰凉凉。
  她拖着酸痛的身子,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子,将凌乱的秀发盘好,换上一身宝蓝色的长裙,又涂抹了一点粉底在脖子上的淤紫上,遮掩住一颗颗的小草莓。
  楼下,几名佣人围站在餐桌旁侍奉,凌寒和没骨头似的靠在主椅上,手中的刀叉一抬一放,优雅又高贵。
  目光留意到她站在楼梯口,他手中的刀叉顿了顿,漫不经心的道,“刚才奶奶打电话来,让我周六带你回老宅。”
  说着,他又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入嘴中。
  “回……老宅?”叶欢颜有些迟疑,她磨蹭的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巴掌大的脸蛋上满是纠结,“奶奶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么?”
  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叫他们回去?
  可这话听在陵寒的耳中,却愈发的刺耳,眸光不知觉的阴郁下来,‘哐当’一声,刀叉和碗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