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往事 2017-08-12

     萧胜霆心里有一丝刺痛,眼神变得阴冷。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上海,这个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城市,车水马龙,霓虹绚烂,也但总有人在夜里,不眠。

    苏檬拖着疲惫回到家里,苏苏跟着希子去参加派对去了,她安心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

    她简单冲洗了一下,娇小的身躯蜷缩在自己米色的大床上,本想着就这样睡去,可记忆就像激流的瀑布一

样一下子就充斥了苏檬的大脑。

    七年前:

    那时候,苏檬刚刚读完博,萧胜霆一毕业就筹备着和苏檬的婚礼。

    苏檬和萧胜霆的爱情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阻挡,萧胜霆的父母也没有因为苏檬是个孤儿的身世而阻碍他们的

爱情,反而很支持他们的结合,尤其是萧胜霆的母亲,对苏檬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爱有加。

     一切就像他们所期望的剧情一样顺利发展着,可是,就在结婚的前一个月,一切都开始偏离了轨道。太

过顺利的爱情往往最容不得半点沙子,就好像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受不得一点风吹雨打一样。

     苏檬早早地收到了萧家寄来的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和飞往美国的机票,还有萧胜霆亲笔写的一封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大致来说就是:

     苏檬,我其实没有爱过你,所以我不能和你结婚,这里是一百万,算是分手费。

     苏檬很认真的核对了每个字,没错,这是萧胜霆的字迹,字如其人的散发出那股桀骜不驯的气息。

     但苏檬还是不愿相信,没有梳洗就往萧家的别墅冲,正好碰到萧母出门。

     萧母为苏檬开了门,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小苏,一大早就往这里冲。”

     “阿姨,……萧胜霆,在家吗?”,苏檬的声音有些颤抖。

     “在啊在啊,估计这会儿还睡着呢。来,阿姨带你进他屋。”

      “我就在客厅等他就好。”

      “都是快要过门的人了,还害羞?”,萧母调侃道,苏檬有些难为情的低了低头。

       萧母领着苏檬推开了萧胜霆的房门,苏檬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画面。

      地板上女人的衣服、内衣内裤,还有男人的内裤和衣服杂乱地摆在地板上,床上两个全身赤裸的人相拥

在一起,触目惊心。

      萧母立马用身体挡住苏檬的视线。

       苏檬的身体一晃,有些站不住脚,踉跄了几步。

      “小苏,那个……你等等,我把胜霆叫起来给你解释好吗?”,语气满是着急。

       萧母唤了几声萧胜霆,可床上的人都没有回应,萧母作势要把萧胜霆床上的狐狸精揪出来,苏檬拦住

了她。

       “阿姨,不用了,你是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语气冷冷的,已没有半点感情。

        而且,萧胜霆已经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解释。

       事实就在眼前,支票和捉奸在床,即使苏檬对感情再迟钝,她也应该明白这意味这什么。就算是做 

戏,无非就是让自己主动离开他罢了。

       好,萧胜霆,我成全你。

      苏檬把萧胜霆的亲笔信交到萧母手里,萧母惊讶地捂住了嘴。苏檬冲着床上的萧胜霆说道:“萧胜霆,

你放心,美国,我会去,可即使你倾家荡产也买不到我苏檬的真心。”,然后把一百万的支票撕得粉碎,就像

把自己的心挫骨扬灰一样。

       孽缘终究是孽缘,他们在一起也许就是个错误。

      苏檬带着死灰般的心踏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自那以后,一别七年。

      夜色已深,苏檬伴着这份回忆入了梦,梦里,是当年那个泪流满面的自己。

      没想到,七年后再见,他们都变了性情,成了商战上的敌人。只能说,他们,比起爱人他们更适合做

敌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