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进了宗家的别墅 2017-08-12

 
  自从宗呈川找过了夏旭以后,她的心里便一直惴惴不安,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就算不知道全部的过程,也知道和她有关系。
  这一次只是暂时应付过去了,那要是下一次,自己该如何脱身。
  夏旭的心里面很不踏实,即使宗呈川真的为了弥补对她的一点点愧疚,陪了她很多天,但是以夏旭的性格,她知道,仅仅利用宗呈川对自己的歉意不能长久地维持两个人的关系。
  斩草还需要除根。
  这一次,她要想一个万全之策,让陈恩夏永无翻身之日!
  宗呈川为了堵住悠悠众口,许久没有去陈恩夏的公寓看望,但是还是每天给阿姨打一个电话询问陈恩夏的情况,而名义上面只是说为了尽快让陈恩夏能够受孕,生下孩子便远走高飞。
  宗老夫人看到了宗呈川每天陪伴着夏旭,除了工作就是带夏旭出去。
  这倒是让她很是欣慰,看来,宗呈川这个孩子还是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事情,即使自己再怎么想要处理陈恩夏这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看在宗呈川的面子上,也就罢了,这也是宗呈川想要的结局。
  而陈恩夏在洛北跟自己说了关于宗呈川调查夏旭的事情,虽然表面上装得很是大度,觉得未婚妻难免做一些过激的事情,但一想到背后使手段害自己的工作丢了,还是有一些憋屈。
  陈恩夏有意无意地每天关注着送来的报纸,和网上的新闻,都没有看到关于宗呈川和夏旭闹不和的事情。
  难道洛北是故意这样说调侃自己?还是宗呈川即使知道也不会替她和宗老夫人解释,仍然站在夏旭那边。
  只是,陈恩夏现在全然不知道宗呈川为自己去找夏旭的这些事情,盯着报纸上面的新闻每天日新月异的变化,渐渐将自己之前的事情盖过去的时候,仍然期待着有关于宗呈川的报道出现。
  不是为了想要让两人闹不和,而是知道宗呈川很尊重自己,这就够了。
  陈恩夏烦躁的丢下了报纸,转身进了衣帽间换上了要出门的衣服。
  阿姨看到她有出门的打算,连忙询问,“恩夏小姐,你要去哪儿,最近宗总没有过来,你别出去以后再出什么事情。”
  陈恩夏心不在焉地搭着阿姨跟自己说的话,“啊,没事,好久没有出门了,最近新闻的风头也过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放心吧。”
  陈恩夏冲阿姨笑了笑,不等阿姨再想说些什么阻止的时候,便赶紧出了门。
  陈恩夏一个人走在路上,终于出了公寓,心里面积压的情绪也微微放松了许多。
  最近即使自己想要好好静下心来设计一些什么东西,但是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宗呈川的样子。
  他现在干什么?是不是为了应付宗老夫人而不能脱身,还是和夏旭在一起?陈恩夏胡思乱想地搞得自己心烦意乱,看了看手机上面的电话号码,想要给宗呈川打过去的时候,又灭了屏幕。
  反正他也是站在夏旭那边,给自己做的这些也就是为了能平安无事地救小轩吧,自己的道谢是不是有些刻意。
  想了又想,还是算了。
  陈恩夏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宗家大宅的门口,她抬头一看发现到了别墅的时候,不由得一愣,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刚想转身离开的时候,脑海里出现了小轩的模样。
  好久都没有见小轩了吧,扔不下工作,又被各种烦心事缠绕的她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好好看看他,也不知道最近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带着想念和关心,陈恩夏想要绕道宗家别墅的后面,这是自己唯一能够见小轩的方式。
  然而陈恩夏刚刚向前迈出步子,宗老夫人正好从大门走了出来。
  看到陈恩夏一副惊讶的样子,她怎么会来这里。
  陈恩夏看到宗老夫人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转身离开,怎么好巧不巧刚好碰到,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咄咄逼人,陈恩夏很想逃离这里。
  “站住。”陈恩夏刚刚转身,就被宗老夫人叫住了。
  陈恩夏的脸上很是尴尬,但还是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看着宗老夫人,“宗老夫人,好巧啊,您出门啊?”
  “巧?我看你是专门过来的吧,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宗老夫人头扬得高高的,这个女人恐怕是来找宗呈川的吧。
  宗呈川几天都陪着夏旭,这个女人也终于坐不住了,还敢主动找上门来。
  不过正好,看看她想出什么幺蛾子。
  “嗯……”陈恩夏并不是来找她的,只是想要看看小轩,但是这件事情肯定不能和她说啊。
  陈恩夏支支吾吾的样子,让宗老夫人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面的猜测,冷笑了一声。
  “呈川去陪小旭逛街了,没什么事情啊就不要来这里了,呈川不是给你安排了公寓吗?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宗老夫人更加看不起了这样看似唯唯诺诺,但其实藏着一肚子坏水的女孩儿。
  看来宗老夫人是以为自己来找宗呈川的,虽然自己很想了解他的近况,但是也不会如此冲动找到这里来。
  陈恩夏连忙摆了摆手,“宗老夫人,您误会了,我不是来找宗呈川的。”
  尽管陈恩夏听到宗老夫人故意告诉自己宗呈川和夏旭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很不舒服,但是碍于在她的面前,也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哦?是吗?那你是来干什么,别跟我说是想来看看我的吧。”宗老夫人显然不相信陈恩夏的鬼话。
  本来自己在国外的时候只是听闻陈恩夏一些负面的新闻,然而没有想到自己回国以后又被挖出来了,这让自己想不相信都做不到。
  宗老夫人一想到她表里不一的浪荡样子,就是满眼的嫌弃。
  陈恩夏直了直背部,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卑微,脸上依然是挂着笑容。
  现在显然不能够得罪这位宗老夫人,也不能说自己的来看小轩,既然这样,就顺水推舟拜访宗老夫人,说不定还能见见小轩。
  想到这儿,陈恩夏走上前了一步,好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显得诚恳一些。
  “宗老夫人,上次的见面太唐突了,我也说了,以后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如果您现在没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让我兑现这个承诺吧。”陈恩夏脸上的笑容让宗老夫人分辨不清真假。
  自己其实没有理由要让她兑现什么诺言,但出于好奇心,宗老夫人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宗老夫人没有接话,但是转身返回了大门。
  陈恩夏一看这番场景,连忙跟了上去。
  这是自己第一次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了进来,房子比想象中的还要气派。
  陈恩夏忍不住环视着房间的构造,这番样子倒是让宗老夫人更是嘲讽。
  “好了,别看了,记得换鞋。”宗老夫人进了门,径直走到了沙发上面坐下。
  陈恩夏听到宗老夫人的话,连忙收起了目光,换鞋跟了进去。
  “看望长辈也不知道拎点东西,真不知道家里面是怎么教的。”宗老夫人的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还是让陈恩夏听到了。
  陈恩夏转眼一想,连忙解释道,“宗老夫人,您误会了本来我是想要给您带点什么的,无奈,能够匹配上您的东西我实在负担不起,所以专门去学了一些按摩的手法,您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帮您按一按。”陈恩夏笑眯眯的神态让宗老夫人将信将疑。
  “是吗?”宗老夫人移了移身子,带着怀疑的眼神又确认了一下,犹豫地说,“那试试吧,暂且相信你。”
  陈恩夏一听宗老夫人应允了,连忙上去帮宗老夫人按摩。
  其实自己哪有学过什么按摩,是自己的妈妈腰椎不好,请中医来看的时候,为了平时也能给妈妈按摩,专门偷偷学了两招。
  没想到,现在还能派上用场。
  按着宗老夫人的肩膀,陈恩夏想到了自己妈妈,不由地有些伤感。
  陈恩夏娴熟的手法让宗老夫人的肩膀得到了放松,陈恩夏的讨好得到了一点点的回报。
  宗老夫人忍不住夸了两句,“看来真有两下子。”
  陈恩夏听到这话,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力道也微微加重了。
  “谢谢宗老夫人夸奖。”
  宗老夫人的心里始终不愿意承认陈恩夏的好,嘴上刚说了两句好听的,立马又开始刁难陈恩夏,“听说你是搞设计的,那你现在的工作丢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在宗老夫人的心里,陈恩夏找工作无非是为了能够让自己代孕的事情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见不得人,装模作样罢了,能有什么真的本事。
  陈恩夏确实还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能去哪儿?
  “现在,想要把小轩的病治好,之后的事情再说吧。”陈恩夏努力把话题引到了小轩的身上,好从宗老夫人的嘴里面多套一些关于小轩的事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