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越狱(四) 2017-08-08

  女警其实姓陈, 单字一个倩字。心理学硕士, 主攻犯罪心理学,是个高手, 自然不会被刘芒简单看穿,刘芒想得也太简单了一点。

  油嘴滑舌,这是刘芒的伪装。为人小心谨慎,具有很深的城府。 做事讲究滴水不漏, 喜怒不形于色。为人说好听点叫坚韧不拔,说难听点就叫狠辣歹毒。是个乱世枭雄,不甘于平庸,拥有典型狮子男的强迫症。

  简简单单几句话,陈倩就给刘芒下了定义,小心谨慎是因为从他进来, 肩膀一直都没有放松,始终处于收发自如的状态,这是一种防御姿态,这种姿态很多人都会有,但是一般看到像她这样的美女,这样的姿态多少都会有点放松,可是这个家伙没有。

  喜怒不形于色,是因为这个家伙虽然一直在开着玩笑,但是眼睛却始终在四处游弋,时刻观察着周围的状况,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十分真诚。当他看到桌子上有一小块纸屑, 不自觉地将纸屑捏在手里, 不丢掉,也不放在兜里,一直都在捏着纸蛋儿,试图将它搓成完美的圆形。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

   这个人,不是现在看到的模样。

  “我来给你送烟。”

  “呦,这是个怎么说法?”刘芒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香烟,淡淡地说了一句。 

  非常有自制力,陈倩又在心里为刘芒添加了一个标签,因为她从刘芒的中指上看到有淡淡的黄色,这就是抽烟抽多的后果,所以可以肯定,这个刘芒肯定是个烟民。在这里有卖烟的,不过100一根,这是非常奢侈的开销,他只是个学生,应该是不能常常吸烟的。 

   但是他先问了问这烟的来历, 话比较含糊,但是意思到了。 

  “没什么,就是送给你的。”陈倩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大美女每天来看看我就行了,带什么礼物?我想抽烟,你以为在这里我就抽不到了么?”

  略微有点自恋,不过更多是自信。 

  “陈雪你认识吧,她是我表妹,她让我送来的。”

  “别开玩笑了阿SIR,陈雪哪来的表姐,我怎么没听过?”

  “你跟她很熟么?”

  刘芒一下不说话了,这确实为难他了,到学校还不足两个月,他也就是知道陈雪的名字身高和三围,家里的亲戚真是一个都不知道,不过陈雪假如真有一个这样的表姐, 她也不会过的那么艰难了。

  “随你,收不收我都放在这儿了。”

  陈倩说完就准备走了,刘芒又问了一句:“她怎么不亲自来? ”

  “你以为谁都能来?现在你是不允许探视的。想探视等你被判刑了以后吧。或者,你从这里走出去。”陈倩说完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谁能想到,就是因为这次送烟,让她差点丢了工作。

  刘芒将烟揣进怀里,回到了监狱中, 自己留下两盒,其他的都给了大彪子,大彪子简直乐开花了。在外面这东西不贵,可是在监狱里,这东西简直就是硬通货,尤其是在男监中。

  大家皆大欢喜,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睡不着,躺在床上想心事,时间已经快要过去一个星期,他不能再拖下去,时间不等人,那个黑天使不知道在谋划什么事情,他不想让自己出去, 那自己偏偏要出去,不能让他得逞。

  不过来了这里这么长时间,刘芒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漏洞能让他逃出去, 唯一的机会,可能就在做工的工厂里。工厂里守卫相对薄弱一点,而且在那里他们也比较有自由,工厂其实就是一个大车间,中途可以去厕所,不过厕所被建立在了房间内部,通过下水道排污。

  去厕所的时候, 就在电子门锁的旁边,可以在这段时间中, 对电子门锁动手脚,不过时间也很短暂,基本上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这五分钟内,必须让电子门锁可被自己控制, 这样的手段能不能办到?刘芒也没有信心,不过这种锁他倒是熟悉,现在最关键的是缺一部手机。

  电子门锁的芯片必须换成手机的主板,利用手机进行远程控制, 这么算下来,他需要两部手机,还需要有各种工具,最重要的是焊接工具和拆卸工具。利用这段时间,将电子门锁的主板换下来,换成手机的主板, 之后再远程控制,大开房门,趁着上厕所的时间逃出去。

  时间必须要选择好,中午有一段时间,所有的警察都会去吃饭, 吃饭的地点距离监狱有点远。但是门口会有一个警察,这个时候是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就算是警察往回赶也赶不过来,自己可以出了工厂之后,从工厂绕道后面,后面是一片旧城区,里面街道纵横凌乱,从哪里应该有道路可以走。

  不过,最关键的是打开电子门,这个电子门是国内领先的领英高科生产的尉迟恭-Ⅲ型电子锁,防盗性能非常好。其中最关键的是更换主板,可是更换主板不是一个小事情,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 而且还不能让人看到。

  更准确地说,也不是更换主板,而是将一个手机主板与电子门锁相连,让手机可以控制电子门锁。

  手机不好搞。进来之后,所有人的手机,钱都要上交,连收音机都不能带。

  自己已经考察了大彪子好几天,这个人可以信任。得找时间跟他说下这件事,不能再耽误下去。 

  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时间,刘芒跟大彪子又站到了栏杆处。刘芒看看四周没有人,问道:“老哥,能不能给我搞两部手机?”

  大彪子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寻常,不过他仍旧笑着, 像是跟刘芒在平时聊天:“你要手机干嘛?”

   “我要越狱。”

   大彪子哈哈大笑起来,摇了几下刘芒的肩膀,说道:“别告诉我, 你是在打那个电子门锁的主意。”

  刘芒略微有点诧异,不过很快意识过来, 大彪子说道:“你进来的半年前,有人打过, 几乎都要越狱成功了, 但是从那里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绕道翻墙进入旧城区,那里早就有数十人埋伏着,翻墙出去之后, 你会发现你落入了另外一个圈套。”

  刘芒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是这么回事。幸好先跟大彪子聊聊, 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没有办法?”

  “晚上到的宿舍里,我跟你指条路,能不能出去,那得看你自己。”

  晚上,吃过晚饭刘芒走到了大彪子的宿舍,这里他们可以串门,但是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老哥什么办法?”

  大彪子看看没人,悄悄说道:“你知道咱们织的毛衣最后都去了哪里么?”

  这个刘芒倒是真没想过,不过听大彪子一问,这才忽然想到,这些毛衣肯定是售卖了,或者是其他什么, 这东西毕竟没法在监狱里消费。

  “93347!出来。”

  刘芒正要详细问下去,却听到有人在叫他的编号,愣了一下, 大彪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让刘芒说话,他去门口悄悄看了看,发现外面站了不止是一个狱警, 有很多。

  “兄弟,这次真像是出大事了。”回来大彪子忧心忡忡地对刘芒说道。

  刘芒也看到了,心里嘀咕道:最近一直都很安分守己,这是怎么了?

  “兄弟你出去吧,记住,我会想办法让你去送货,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了。 ”

   刘芒点点头,走了出去。

  “走!”一个狱警带着刘芒出去,同时给他戴上了脚镣和手铐。

  “去哪?”

  “把你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

  刘芒被带着头套, 送上了囚车,有四个人一同看守他。他闭着眼,没有去管这边的任何事,安分地坐在椅子上,男子里极力记住所走过的路。 

  车子在市区里走了一会, 好像是上了高速,从风声和车速能判断出来。 连续行走了两个小时, 车子速度慢了下来。等刘芒的头套被摘下来,发现他们到达了一座山上。 

  这里到底是哪,他还真不知道,不过从路程来看, 这里距离海东市并不算远。只是他想不通,为什么现在要将他调离那个看守所?按照程序,他也只是个嫌疑人而已,嫌疑人自然是呆在看守所里。

  “走!”狱警说道,在前面带路,刘芒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周围的环境,由于是黑夜,所以什么都看不清,不过因为这里有探照灯,所以他还是看到这里的部分情景。

  四周是高高的墙, 足足有5-6米高,上面有人站岗,而且有铁丝网,在灯光的作用下闪闪发光,看着瘆人。这里很多人荷枪实弹地在站岗,几乎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 

  刘芒走在最中间的位置,前后都有拿枪的警察,穿过大门, 一路往里面走去。最终在一个楼房前停了下来。这里看起来就是监狱,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

  之后就是办理手续, 首先到医务室进行简单的检查, 检查完毕之后,又是各种询问,询问结束后, 各种表格签字,各种按指纹。刘芒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些,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途,但是他决定遵守这些规矩,看起来前面的种种规划已经完全没用了,需要重新思考。

  刘芒被安排在四楼,后面没有窗子,看不到外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听着风声,没有任何车流的声音,刘芒知道自己肯定到了深山之中 。

  折腾到现在已经晚上12点钟,刘芒一夜里遇到了三波巡逻的,每个都会检查一下房间内, 不过是站在门外张望一下,看到里面有人就完事。

  房间里有一张床,一米左右宽,还有个马桶和洗脸用的水龙头,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手巾统一配发, 牙刷和牙膏也都是配发的。

  刘芒睡不着, 心烦意乱,如果有机会让他去送货,那么他肯定有办法逃走,甚至只要他有机会离开,那么他就能逃脱。但是现在机会肯定是没有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