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客栈遇麟 2017-08-12

    这间客栈名叫“金玉缘”,在永安城的名气不大不小。

  它不是饭菜最好吃的一家,装饰也不是最豪奢的,但靠着店内时不时的些许特别活动,这里的生意总是经久不衰。

  云娇等人到这里时,放眼望去,人满嘈杂,已经没有可供落脚的空桌。

  走了一圈,毫无收获。有间流心正有另寻他家的意思。

  苏焱眼尖,忽然瞥见窗边有一桌只有一位蓝衣公子点了几叠小菜,独自饮酒,连忙道。

  “不如我们和那人拼桌吧?附近貌似没有比较临近的客栈了。”

  苏焱说话时顺便朝着蓝衣公子的方向指了一指,有间流心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很快明白了他说的是谁。

  “这……宝贝小徒儿,你意下如何?”

  直接离开或是委屈一下,有间流心犹豫不定,最终把选择权交给了云娇。

  “不就是拼桌吗?哪有这么难决定。”

  云娇有些无奈,语毕,率先朝着蓝衣公子那桌而去。走近桌前,开口询问。

  “我们有三个人,可以和你坐一桌吗?”

  蓝衣公子抬头,看清问话的人,神情有些惊讶,随即笑道。

  “自是可以。云小姐请对面坐,有什么想吃的菜吗?我让小二上过来。”

  “咦?你认识我?”

  “认得认得,鄙人蓝玉麟。那边的二位也快过来坐吧。”

  蓝玉麟招呼云娇入坐,介绍了自己的名姓,又唤来迟的有间流心与苏焱。

  三人皆入坐后,蓝玉麟当真唤来小二,又备了三副碗筷,点了几个小菜。他自始至终温和地笑,礼貌周到,很是惹人亲近。

  认识云娇,又如此大方,有间流心不由警惕起来,简单的交谈间上下打量蓝玉麟,瞧见他腰间的墨色玉牌,忽然想起了此人的家世。

  --永安城有四大镖局,其中规模最大,声誉最高的,则要数东城蓝家掌管的“墨鳞镖局”。墨鳞现任当家蓝海有二子,长子蓝明轩患有腿疾,次子蓝玉麟,则是其选定的继承者。

  “你真的要请我吃饭吗?可是我才刚认识你不久,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人情世故,云娇懂的不多,心里想到便问出了口。

  “小泼妇,你这么问出来,不被算计也要被算计了。真是傻瓜,坏人会告诉你自己是坏人吗?”

  听闻云娇的话,苏焱嘴里含着饭菜,不等咽下,便开口教训道。

  “就你懂得多!好好吃你的饭。”

  “我又没说错,你自己说话说话小心一点,得罪了人就不好了。我还没练成盖世武功,你要是惹事了,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好好保护你。”

  见云娇闷闷不乐,苏焱心里有些后悔,语气软了下来,但仍不改自己的话。

  “谁要你保护啊?我有哥哥就足够了,用不着你这个……诶?话说,我哥呢?”

  说着说着,云娇便感觉到不对,睁大眼睛看了又看,不见云沂源的身影,心中懊悔,面露急色。

  --她竟然把自家哥哥给忘记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在寻找他们。

  “咳……沂源应该会没事的,等我们吃好饭就去找他,这么大个人了,再不济也知道回家。”

  见云娇神色焦急地站起来,欲离座去寻云沂源,有间流心连忙将她拉住。

  踌躇片刻,云娇还是同意了有间流心的决定,重新坐下,面上还存着忧虑。

  “云小姐不用太担心了,云公子会没事的。”

  “叫我娇娇吧,大家都这么叫。”

  “好,娇娇。你刚才的问题以后不要这么问其他人了,我会如此,主要是我们镖局,受过你苦干叔叔的帮助,我父亲与你父亲有些交情。”

  蓝玉麟给云娇夹了一夹菜,笑着解释。

  当年镖局人手不足,却要护送一批重要的玉器。运送途中碰上劫匪,眼看就要保不住货物,恰逢苦干回永安,出手相助,保住了墨鳞的声誉,这才有了镖局之后的崛起。

  之后,蓝海曾带着蓝玉麟亲自登门道谢,与出生不久的云娇见过一面。

  云娇点点头,似懂非懂。

  忽听一声铜锣响,客栈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柜台处,那临时搭建的高台上已经被挂上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每个花灯上吊着一张书写着文字的宣纸。

  打锣的店小二左观右看,见大部分客人的目光自己被吸引了过来,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将铜锣放下,对着各个方向的客人一一抱拳,放声道。

  “各位客官,不论男女老少,只要能正确回答花灯上的谜语,便能取走相应的花灯。当然,越往高处,谜语的难度越高。”

  言罢,店小二又一抱拳,拿好铜锣回了后厨,露出守高台的老先生来。

  那老先生莫约半百年龄,花白头发,眯眼戴镜,身着藏黑长袍,端坐高台之下,颇有几分书生气质。那养的一搓长而好胡须也是白花花的,时不时捋上一捋。

  众人的目光已经从店小二身上转移到他身上,但他并不在意,左一看,右一观,见没人上前,眼睛眯地更小了,不曾说话,好似在养神。

  一白衣公子站了起来,特地引人注意似的,手中竹筷“啪”得一声按在桌上,信步至高台处。

  众人听不见他说话,但能瞧见老先生那不苟言笑的面,以及他摇了摇头。于是,唏嘘声便起了。

  白衣公子悻悻而下,回到座位,免不了要听同伴的一通笑语。

  有了“出头鸟”,陆陆续续,又有几人上去,有的得灯而归,有的无功而返。

  “宝贝小徒儿有看中的花灯吗?为师帮你去取回来。”

  有间流心胸有成竹,笑看云娇。心里想着,只要她说一声“想要”,他便飞身而去,取最好的一只回来。

  “不用了,我还是有些担心哥哥,而且如果要,我也得自己答出问题才是。”

  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云娇开口,拒绝了有间流心的好意。

  “那好吧。”

  后者有些沮丧,耷拉下头,一口一口扒着白饭。--他还想“大开杀戒”一展自己的才华,只可惜云娇不曾给他这个机会,而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了。

  今日是云傲给出的期限的最后一日,只不过他的宝贝小徒儿,似乎真的不想要他这个师父呢……

  一刻钟后,云娇三人与蓝玉麟于金玉缘客栈门前相互告别。

  “今夜的碧水河边美人众多,花灯无数,想必你们也要去吧,如若有缘,我们还能继续交流一下感情。”

  临走前,蓝玉麟温和地笑了笑,说出这一句,接着便继续自己的行程。

  而云娇三人,则决定先去碧水河寻找云沂源。

  “等会!我要借下茅厕,你们在那边等我一下。”

  走了没几步,苏焱忽然大喊一声,随手指了一处人少的地方,接着便急匆匆折回了金玉缘。

  “这个臭苏焱,怎么不早说?”

  这般抱怨一声,云娇还是与有间流心一同等在了路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