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精神攻击 2017-08-12


    “无妨!”冥弦开口温和,声音温润,月光晒在他的脸上,却是一脸讥讽嘲笑。

    他伸手扶起单膝半跪在地上的龙尘栖,起身的瞬间,本就衣着单薄的龙尘栖一边肩上的衣裳滑落,在月光的照耀下,香肩半掩,胸口若隐若现。

    龙尘栖赶紧掩了掩,虽说她现在不过才十三岁的年纪,这身子也不过才刚开始发育,可以说还未发育,这样也是不好。

    冥弦对这样的小孩子也是没什么意思,奇怪的是灼息,冥弦活了千年,灼息出现也有好几百年了,也是在今天,冥弦才知道,内心的魔,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刚才竟然还怕吵到龙尘栖,连痛苦都是隐忍的。

    喜欢??爱情?像青鸾对他的父亲么??

    可笑!

    倒是龙尘栖首先忍无可忍了,她转身拿过床头的外衣披在身上,走到门口,回头朝着里面脸上阴晴不定的冥弦做了个你请便的姿势,转身走出房门。

    院子里可以月光撒下一地的银辉,龙尘栖将身上的衣服整理穿好,坐在院里的大树枝桠上,准备在这里将就一晚,大树对面就是客栈的房间,冥弦站在窗口冷冷望着她。

    龙尘栖瞪了他一眼,闭上眼睡觉。

    一早,龙尘栖没有回客栈,直接自己一个人偷偷就去比试大会门口,旁边的告示栏上贴着大红纸,黑字写着一连串的人名,虽然没有队伍分配,名字的前后顺序都是排列的很好。

    一队伍五个人,一个药师,一个剑士,召唤师,魔法师,四个人,然后可以由队长去选一个实力排后一些的队友,职业不定。

    这个规则就给龙尘栖很大的困难,五十个孩子,龙尘栖数了数,在榜上的只有二十一个,除去苏良尘与何临,连采……

    恩……这两天就不回去流云宗了。

    他们身处玄岑学院,只要龙尘栖在玄岑学院周围徘徊,一定能无声无息除掉几个。

    半响,龙尘栖朝着阳光下那因为反光而刺眼的红纸露出一个笑容,虽然隐藏在面纱下,但是有风吹过,撩起面纱的一角,露出一处勾起诡异笑意的嘴角。

    “有人跟踪你!“漂浮在耳边的小妖轻声说道。

    龙尘栖皱眉,不动声色往小巷子里面去,身后的人勾起一抹冷笑,心道,去了小巷子更好解决,看她怎么跑。

    在拐角处,龙尘栖蓦然转身,令身后的人一个猝不及防,龙尘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残影,紧接着就是匕首刺入肉体的声音。

    一般来说,龙尘栖只会用匕首抵住人的脖子,很显然,眼前这个人没什么用。

    匕首刺入胸口,那人惊骇欲绝看着龙尘栖,龙尘栖反手一拧,匕首同时抽出来,一股血喷涌而出染红了龙尘栖的衣角,那人等着惊骇的双眼沿着墙倒下去。

    龙尘栖挑了挑眼角,墙角死去的人衣着粗布,职业是剑士,胸口口袋里露出来一角一个牌子,佣兵!

    谁杀她不重要,谁要杀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杀的了她!

    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龙尘栖闭上眼,释放精神力出去,眼前一道像一根透明的针的东西正指着自己的脑袋,龙尘栖心下一凌。

    精神里在面前形成一个护盾,那根细针撞在护盾上,蓦然消散,龙尘栖也吐出了一口血,脑子剧痛。

    “怎么回事?恪修……你不是说……你不是说,大陆没有摄魂师了?我不会看错,那是攻击型的精神力!”龙尘栖跪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希望痛苦能缓解一点,说话都说不完全了。

    她恼怒地想问个究竟,要是恪修一直在骗她!!

    “那不是摄魂师,就是精神力强大的人,可以用精神力探索,攻击,却没法像摄魂师一样蛊惑,控制。”

    恪修也感受到了龙尘栖的情况紧急,放缓声音蛊惑道:“去杀人!去杀人!去杀人!”

    人血能治愈精神力,龙尘栖本来就是精神力受损,刚才与精神力强大的人精神力碰撞,情况十分不好了。

    “你闭嘴!”龙尘栖厉声喝道,恪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听“铛!”的一声,激射而来的小飞刀朝着龙尘栖的面门射来,被小妖挡了一下,又朝着射来的人弹了回去。

    龙尘栖听到动静,粗喘着,想要缓解脑袋里面的痛苦,目光森然地看着墙头跃下来的一男一女。

    墙角丧命的佣兵应该只是个探路的,刚才的精神力,应该是这个女的发出来的,因为她的脸色也是有些苍白,龙尘栖也能感受到了她身上的精神力。

    那个年轻女人脸色冷峻,她的状况显然要比龙尘栖好上很多,完全在暗处再使用一次精神力绝对可以弄死龙尘栖。

    两人现在出来,他们是确定龙尘栖必死无疑,也不愿意再浪费精神力。

    龙尘栖下意识去看他们胸口是不是佣兵,有没有象征佣兵的那块牌子,找寻结果是无果。

    男的是魔法师,女的看不出什么职业,难道专攻精神力?

    龙尘栖脑子飞快转动,精神力受损的刺痛还可以勉强缓和,龙尘栖眼眸一凌,人血是吧?那你们两就来得正好!!

    两人没有废话,想着速战速决,不想在龙尘栖这里浪费太多时间,那魔法师挥动魔法挥动魔法手杖,地上顿时无数条藤蔓破土而出,疯狂生长,不多时,这条小巷都快成了“森林”。

    藤蔓疯狂延伸,像是一条条绿色的触手一般朝着龙尘栖快速袭来。

    之前在奇月森林与木系魔法师交过手,很显然,那名魔法师没有眼前这个那么强大。

    龙尘栖急速后退了两步,右手上的匕首飞快挥动,刷刷刷,那些就快碰触到龙尘栖的滕蔓都被砍断,砍断的藤蔓跌落在地,像蛇一般蠕动了几下,便消失吹散在风中。

    虽然被砍去一节,后面的还在不断涌来,龙尘栖释放出火球,点燃藤蔓,顿时便烧去大半。

    龙尘栖不退反近,看准没有藤蔓或者藤蔓虚弱的地方,欺身而上,手中匕首挥动,将挡路的藤蔓不断砍断,渐渐的一些藤蔓仿佛有生命思维一般,不断往回缩。

    随着龙尘栖的不断靠近,那名魔法师显然有些慌乱,龙尘栖面前举着火盾,没有之前那么密藤蔓挡路,火
球直接砸向男女两人。

    魔法师赶紧催动魔法力,织就了一张藤网为女人挡住了两颗火球,火球消散,藤网也被燃烧殆尽。

    边上的女人见这魔法师势头渐败,肯定会想要使用精神力,龙尘栖必须速战速决。

    “冰!”

    龙尘栖冷喝一声,冰块一寸一寸由女人的脚上往上结上去,龙尘栖必须拖延时间阻止女人使用后精神力。

    出乎龙尘栖意外的魔法师似乎把这个女人看得比自己重要很多,因为关心女人的安危,顿时撤回了攻击龙尘栖的魔法力去替女人破除身上的冰块。

    前面挡路的藤蔓都是魔法力的残留,龙尘栖轻而易举破开。

    女人身上的冰应声碎裂,魔法师刚要松一口气,却只见一个火球迎面砸来,身体顿时被火球砸飞出去。

    女人立即闭上眼,龙尘栖冷笑一声,匕首飞郑出去,女人仓惶一躲,精神力被打断,匕首划过女人的脖子,鲜血流淌下来,惊惧地女人一阵后怕。

    魔法师趁着龙尘栖对付女人的空挡,从地上爬起来,吟唱咒语,他们两人面前便筑起一道藤墙,将龙尘栖隔开。

    龙尘栖低喝一声:“小妖。”

    原本扎在墙上的匕首微微颤动,便从墙里抽身出来回到了龙尘栖手中。

    不容他们两喘息,火球穿透藤墙的同时,冰再次将女人迅速冰封,龙尘栖瞬间消失在原地,匕首抵在魔法师脖子上,魔法师目光惊骇:“你竟然是火,冰双休,还会战士技能。“

    “冰山一角而已!“

    龙尘栖手指一动,匕首划过魔法师的脖子,血液磁出来,龙尘栖微微皱眉,俯身用舌头敛了敛脖子磁出来的血柱上面的鲜血,头上的痛苦慢慢缓和下去。

    背后传来破冰的声音,龙尘栖大口吞下了两口血液,手臂一挥,原本将魔法师抵在墙上的手松开,魔法师瞪着大眼顺着墙滑落下去,还有一地的鲜血。

    龙尘栖回头的瞬间,女人一脸愤恨,那根精神力的细针也抵达了龙尘栖的额头,女人红着双眼,脚上还被冰封,她就首先释放了精神力。

    龙尘栖将匕首举起来,舌头缓缓舔过匕首上的血液,脸上挑衅的笑意印在女人眼里十分刺眼。

    但是龙尘栖的精神护罩她却是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无声地展示她那怨毒的目光。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