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魁老之死 2017-10-12


之前我并没有很仔细的察看石云霞的尸体,现在看来这具尸体当中确实有着古怪,她头顶插着的东西是阴魂针。
阴魂针刺天灵,天灵百汇一针通,天地通归神魂,神魂归身起尸身。阴魂针是一种镇物,用阴魂针刺入死者天灵之后,可以从很远的地方控制死者的灵魂,这就是石云霞的尸体能够自己起身与王耀阳结冥婚的原因。
看着手中的阴魂针,我的脑子当中乱成一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试着想一想,石云霞被骗来台州相亲,然后被李老鬼和那个神秘人给抓住,李老鬼妄图用石云霞的尸体炼成行尸,而那个神秘人则是直接要石云霞的心脏。
百灵曾经说过,石云霞的心脏是七窍玲珑心,举世罕见的一件东西,但是那个神秘人早就已经拿走了石云霞的心脏,为什么还要锁魂呢?
石云霞被锁魂之后,自己起来结了冥婚,这又是怎么一会儿事?事情为什么怎么蹊跷,想来想去我也想不明白,而此刻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魁老爷子。
魁老爷子作为八大阴阳家天珠算的掌门人,这么长时间以来,若是用心的话恐怕阴魂针锁魂这种事情一定是会做的,我仔细的理了理思路。
戴着鸭舌帽的神秘人只是想要夺走石云霞的七窍玲珑心,李老鬼只是想要得到石云霞的尸身,那么只可能是魁老爷子才会下了这个阴魂针。
想到这里,我基本上明白了什么,魁老爷子装无辜让我给王耀阳和石云霞结冥婚,其实他早就设好了陷阱给石云霞下了阴魂针,但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还是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还有石云霞的尸体,好端端的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啃了。
在魁家公馆这样戒备森严的地方,又会是什么东西做出这种事情呢?不用问,这个东西也只能是魁老爷子养的。
我大步往出走,要找魁老爷子问个清楚,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气冲冲的走进客厅之后,魁老爷子还保持着那个奇怪的动作坐在那个地方,他的姿势有点道教无心朝天的意思,只是此刻的我已经顾不上那么许多了。
“魁老爷子。”我站在他身前一米左右的距离冷冷的瞪着他,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这个老头竟然还坐的住,还装的这么纯洁,我真是大写的佩服,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都无法躲过我的眼睛,我看到的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我使劲的拍了魁老爷子一下,谁知道魁老爷子的身体竟然微微的向一侧外国去,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但是,下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魁老爷子似乎已经死了。
当我确定魁老爷子身死之后,直接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消瘦尖嘴猴腮,身穿一件黄大褂的男子从门口走进来,他冷冷的瞪着我,那双小眼睛当中闪出一道寒芒,此时此刻,当他盯着我的时候,我的后背有些发凉。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个野兽盯着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人的目光,我看到他盯着我的眼神,就像是要吃掉我身上的肉一样。
“魁老爷子让他杀死了。”这个人突然这么说,他的身后一大片人围了过来,有几个和魁老爷子十分亲近的人急速跑过来探老爷子的鼻息,然后起身将我围住。
“抓住他。”一身黄衣叫做黄二的这个人指着我道。
我身边,原本属于魁老爷子佣人的那几个彪形大汉顿时伸手将我控制住,而我则是出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我和白茜茜曾经数次出入客厅,当时魁老爷子一直在这里打坐,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魁老爷子会死在自己家中,现在看来,魁老爷子应该早就死了过去,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形。
而这个黄二,显然是贼喊抓贼,想必他就是罪魁祸首,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我认定黄二就是杀死魁老爷子的凶手,也没有办法洗脱自身的嫌疑了。
几个彪形大汉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他们把我按倒在地,将我的头撞在茶几上,为了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让这个罪名坐实,我一动不动的任由他们摆布,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茜茜和王耀阳几乎同时从不同的屋子里面冲了出来。
看到有人抓着我,白茜茜马上拔出了枪,王耀阳则是大喊着住手二字,火速来到我的身边,将那几个彪形大汉推开,此刻,那个叫做叫做黄二的人走过来道:“少爷,老爷是被他杀死的。”
说话的同时黄二狠狠的指着我,而王耀阳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老爹已经死了,他慢慢的扭过头去看着倒在沙发上的魁老爷子,颤抖着过去探了探老爷子的呼吸,然后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这种事情是我始料未及的,也可以说我根本就想不到魁老爷子这样一个人物会死在这个地方,会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看,这里有东西。”做过警察的白茜茜对案发现场勘查的比较仔细,她伸手指着沙发床上的一个东西道。
这是个略显黄色的沙发,上面是红色的字迹,在看过了魁老爷子那残破的手指之后,不难明白,这上面的字迹就是魁老爷子咬破手指用血写出来的。
我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字迹,有些看不太明白,上面的字迹并不是很清晰,而且是倒着写的,显然是魁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趁人不备用手指写出来的。
“上面写的什么?我看不太清楚。”由于我所站立的位置的关系,我只能看到倒着的字,那些字迹有很是模糊,所以我看不清楚。
这个时候白茜茜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七阴汇聚,敬天续命,一。”
白茜茜很认真的念出了上面的字,却让我更加疑惑了起来,沙发上写出的字显然是魁老爷子在危急关头,也就是临死之时写出来的,这种情况之下因该写到底是谁杀了她才对,可他偏偏写出了谶语般的东西,这显然不太正常。
“少爷,我亲眼看到杨石头杀死了老爷子,就是他杀死的老爷子。”黄二表情焦急,狠狠的指着我说道。
“不要吵。”一直匍匐在魁老爷子身前的王耀阳突然发飙道:“黄二,封锁现场,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要放出去。”
一个都不要放出去?我看着王耀阳,本来想跟他说些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王耀阳阴着一张脸,抱着魁老爷子的尸身去了卧室,而我和白茜茜被黄二手下的壮汉关在了另一间卧室当中。
白茜茜狠狠的跺脚骂王耀阳混蛋,她是肯定不会相信我杀了魁老爷子的,然而,此时此刻,王耀阳已经陷入巨大的悲痛当中,再没有搞清楚魁老爷子真正的死因之前,他是不会放过我和白茜茜的,即便是朋友也绝没有亲爹重要。
这种东西我十分理解,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之前发生的种种,我和白茜茜在结了冥婚之后,已经被石云霞的事情搞的脑子都乱掉了,我们出去的时候魁老爷子就在客厅坐着,我们回来之后他还在客厅坐着,然后就看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啃食石云霞的尸体和那个十分古怪的阴魂针,再然后老爷子突然死了。
这当中到底存在着什么秘密,这件事情又作何解释,老爷子怎么死的?一连串的问号在我的脑子里面回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