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畅读旗下)

第二十章 改变 2017-05-04 10:04 更新 | 1,065 字

宋浮光的这句话,让云小深第三次有了想打他的冲动,因为对方明显地隐瞒了自己的武功。

云小深曾经私下里与宋浮光较量过,当时他的水平,确实还比不上读懂秘籍之前的马上风,也正是凭此,云小深才断定自己即将脱掉厢房里武功最差这个不太光彩的大帽子。

但这个帽子最终还是稳稳地扣到了自己头上,而且,帽子本身,比原来的还要厚,还要重,因为,四个人里的最差,要比三个人里的最差,更差。

云小深对于这件事情很不理解,按理说一个差点被赶出云灵荒院的人,不应该有这么好的武功。但事实证明,三年前进来的那拨人比他们这边要厉害太多了,那里的武艺倒数之人,到了这里,都能稳稳占据个中等。

由此,云小深很认同宋浮光说过的一句话,三年,并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它也许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除了自己的烦恼,云小深发现,厢房里的另外两个人,黄大牛与杨厉,也在这次比武后,平添了各自新的烦恼。

黄大牛的烦恼源自他拿了第一名,为此,云灵荒院给了他一定的嘉奖:十两银子。

为了这么一笔钱,黄大牛好生烦恼了几日,因为他实在找不到一个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去安置它们。最后,还是云小深给他出了主意,让他把银子埋在厢房里的一个花盆中。

花盆底部,本就是个隐秘的地方,加上它的重量不小,一个成年人都很难搬得动,所以,黄大牛很赞成这个建议。

建议虽好,但藏银子的过程稍显费力。云小深与黄大牛,先要把盆里的花草毫发未伤的弄出来,把银子埋好,再将花草种进去。

当时,他们对待花草的态度绝对是小心翼翼温柔体贴,但没过多久,花和草还是不幸得出现了枯萎的现象,而当负责给花草浇水的大娘发现这个情况后,就把花盆给换了。

这本是大娘的份内之事,但却害苦了黄大牛。

当黄大牛看到崭新的花盆和生机勃勃的花草时,云小深就在他身边,那时候的黄大牛,脸部扭曲,比与施恩大战三百回合时的表情还要难看。除了脸型出现变化,脸色也急剧由浅黑色变为紫色。浅黑色是黄大牛的正常脸色,但这种有些吓人的紫色,云小深还是第一次看到。

当然,银子最终被找了回来,黄大牛也再没有为找不到安全之处而烦恼,他一狠心,把银子存放在了云灵皇院里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专门为大家存放贵重物品以及银两,安全可靠,唯一的缺点是,需要收取费用,费用问题让黄大牛很不舒服,为此,云小深专门开导他说,出一小部分钱是为了保全大部分的钱,值得。

听此有道理的分析,黄大牛也就释然了。

相比于黄大牛的幸福烦恼,杨厉的烦恼就抑郁了许多。原因当然也是跟黄大牛拿了第一名有关。

下一章>>